紅楓不見了。

    冰室後方的走廊全長十米,尾端後門連接後巷,中間是廚房的入口。通道徑直沒有多餘拐角彎路,牆上沒有氣窗。
    
    事情過於詭異,在作出揣測之前,祐嘉馬上通知廚房。廚房裡只見昌姐,她聲稱沒有見到紅楓,可以排除她從後門離開的可能性。

    換言之,紅楓在防煙門和廚房入口之間的六米範圍裡人間蒸發。
    
    祐嘉馬上聯想到,消失事件可能是監視者所為。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她馬上喚來知曉監視者存在的初秋。她們和昌姐三人在通道交代了現況,初秋平時笑瞇瞇的那張貓臉也繃緊起來,收起貓聲貓氣切換成認真語調:
    




    「高腳七,大小姐在那裡?」
    
    意外的發問方向,但祐嘉也在意這一點,「昌姐,事情不用通知大小姐嗎?廚房不見她的身影,倒是看到拉起了帆布。」
    
    「大小姐身體不適,需要時間靜養。不要勞煩大小姐,先試著自己解決問題。」
    
    明顯在耍官腔,她刻意隱瞞甚麼。
    
    一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的嘴臉。昌姐討厭紅楓是本人親口承認的事實,現在眼中釘消失了,她是要樂上天了吧。
    




    祐嘉拍打臉頰,把腦中的負面想法強制終止。
    
    昌姐不就的站在面前嗎?不是在廚房裡隨便打發她們,而是實實在在和她們一起解決問題。昌姐的心思必以大小姐為中心,不明威脅會危及大小姐人身安全。可以肯定,昌姐一定會傾力協助她們。
    
    把私人感情放一邊,現在要拿出她最在行的理性思考。

    環顧四周,最顯而易見的線索是地上的烤魚。
    
    「盤子沒有打翻,而是安穩地平放在地上,證明紅楓不是受到襲擊後被強行帶走,反而是自願離開的。」
    




    「方向正確,麻花麻花。」
    
    「一般是不會把食物放在地上的。我猜,她當時遇到某種緊急狀況,迫不得已只能把盤子放在地上便走。」祐嘉看向牆邊的架子,上面堆著滿滿的能量飲品。
    
    「昌姐,架子之前不是放碗碟的嗎?」
    
    「都被你們打翻了。反正是用不到的東西,我全部都扔到後巷裡了。」
    
    架子上的能量飲品整齊得令人髮指,依照顏色和種類排列,罐上的招牌都朝向同一角度,無須刻意量度,祐嘉肯定每行罐子的間距都一模一樣。
    
    「我想,昌姐有強迫症,連丁點不規則也忍受不了。」祐嘉說。
    
    「不否認,所以現在架子的狀態讓我十分不適。」
    
    擺滿能量飲品的架子上,唯獨缺了一角,為數六罐能量飲品不翼而飛。




    
    「帶著那麼多能量飲品,她要出遠門嗎?」初秋說。
    
    「非也,我可以肯定,這兒曾出現了另一個我們不認識的陌生人,而紅楓正和那個人待在一起。」
    
    「另一個人?為何你能如此肯定?」
    
    「紅楓的力量受系統限制,她只能拿起約三罐能量飲品的重量。換言之,能量飲品是陌生人取走的。」

    「不合理,」昌姐說,「對方的目標是能量飲品?依你的推測,那個人的行為不具強烈敵意,而且紅楓自願跟他走。難道事情不是監視者所為?」
    
    「想不通,越想下去謎團反而越多。我們需要更多線索。」祐嘉說。
    
    初秋跪下來,伸手摸索地面,「一個人會人間蒸發的唯一合理理由,果然是那個經典的橋段吧。推理劇的傳統情節,按下便會出現隱藏通道的機關之類的。」
    




    「架子後的牆上甚麼都沒有,這點我可以非常確定。」昌姐說。
    
    祐嘉後退,將整個環境納入視線之中。像偵探小說般,隱藏通道一定會留下蛛絲馬跡,現在最需要的是用心觀察,不能放過任何細節……
    
    「等等,那是甚麼?」祐嘉伸手到半空。
    
    初秋抬頭,往手指方向望去,沒看到值得注意的地方,「怎麼了?有甚麼不對勁?」
    
    祐嘉向前,手指著牆,「那東西太常見了,反而難以為意。但細心去想,出現在這裡是完全不合理的。」
    
    『EXIT出口』
    
    「一般而言出口指示燈是設在門上的吧。然而,空無一物的牆壁卻標示著出口。」
    
    「完全沒有注意到!」初秋走近牆壁,握拳敲了兩下,牆後傳來空洞音,「Bingo!」她伸手上下摸索,像問答比賽的正確音效一樣,『喀嚓』牆被推開了。




    
    門後是無盡頭的黑暗。
    
    「居然在這種地方有暗道。」昌姐說。
    
    「紅楓和陌生人是由這裡離開的。」祐嘉蹲下來,指著門後的混凝土地面,「我認得這個鞋印是紅楓的,她常常說穿不慣平底鞋。旁邊這個運動鞋的鞋印從未見過,應該是屬於陌生人的。」
    
    「偵探遊戲玩得不錯,麻花麻花。勞煩你再繼續角色扮演一會兒。」初秋錯身踏入黑暗,掏出手電筒,光圈照進黑暗,照出通往下層的樓梯,「好樣的,居然是地下通道。」
    
    初秋回頭,祐嘉的瞳仁在眼眶發抖,裙擺在手中握成兩個布團。
    
    「交給我吧,我會把你的好朋友帶回來。」
    
    初秋要走,祐嘉拉住她的手腕,鏡片後的眼睛閃動決心,「我也去。」
    




    初秋淺笑,給祐嘉鼓勵的點頭。
    
    「要時刻保持警惕,覺得情況不對就馬上逃跑。」昌姐將平板遞給祐嘉,「平板跟我有連結,危急時用SOS功能,我會立即知道。初秋,不準讓祐嘉落單。」
    
    「知道了,長氣。」初秋煩厭的揮手。
    
    「多帶補給,記住預留回程的份量。」昌姐邊說邊把能量飲品塞進她們懷中。
    
    「喂!太多了!這樣不好走路!」
    
    「說得對,你們先在這兒等著,我去拿袋子。以防萬一,也帶上哨子用來求救。」
    
    「你是給遠足的小學生做準備的老媽子嗎!?」初秋把能量飲品放回架上,「剛才吃了很多烤魚,電池已經充滿了,所以拿一罐就夠!」
    
    「她們應該還走不遠,追上去不會費太多電力。」祐嘉說。
    
    「好了,走囉,爭取時間。」初秋逃跑似的竄進黑暗裡。
    
    向昌姐點頭後,祐嘉也急步跟上。
    
    「我會在門邊守候,情況緊急就大喊吧。」昌姐一直苦口婆心的嘮叨著。漸漸,聲音遠去,二人走到昌姐的聲音到達不了的深處。
    
    這裡就如電影中的秘密通道,牆壁是冰冷無生氣的混凝土,前後各往黑暗延伸,像無邊無界似的。

    未幾,她們遇到分歧路,一邊往左,一邊往右。右邊的地上放著綠色的螢光棒,明顯是用作認路的標記。
    
    她們走右路前進,不久又遇上分歧。果然,每個分歧點都發現到螢光棒。她們追著標記小跑步,空氣傳來隱約的說話聲,她們快要追上目標了。
    
    紅楓的身影慢慢在黑暗中浮現,懷中抱著三罐能量飲品,轉頭望向她們。
    
    「找到你了!還好嗎?有沒有受傷?」祐嘉以自己都嚇到的急躁聲音道。
    
    紅楓沒有即時回話,她豎起食指點住唇邊示意安靜,徐徐指向身後。
    
    心亂如麻的祐嘉才發現黑暗中有人,不遠處螢光棒微弱的綠光照出了兩個女生的輪廓,較年長的背靠牆坐著;較年輕的跪在跟前唸唸有詞。
    
    兩個長髮女生頭上長著尖三角形的狐狸耳朵,是初秋和智賀同類的獸耳女孩。
    
    「媚影,我們得救了。」年輕的小狐狸對她的同伴說。
    
    年長的大狐狸沒有反應,眼睛如舞台降下帷幕。
    
    小狐狸拉開能量飲品的易拉環,罐子貼近一動不動的嘴邊,她輕抬她的下巴,飲料由嘴角流出。
    
    「哇哇哇哇哇哇哇啊啊啊啊啊啊!!!!」
    
    小狐狸歇斯底里嚎哭,抱住同伴不停呼喊她的名字。初秋輕步接近,蹲在身旁,摟住小狐狸的肩膀,在耳邊柔聲細語。
    
    另一邊廂,祐嘉打量紅楓,確定她的身體完好,然後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隨即,一打『為甚麼』在腦中彈出,「到底發生甚麼事了?」
    
    「你大概都猜到了吧,暗門打開,跑出小狐狸求救,我跟著跑,一會兒後你們追上。」紅楓平腔直調的說。
    
    「真是的,走之前說一聲啊。我以為你被監視者抓了。」祐嘉不自覺地握住紅楓的臂膀,像要確認她是真實存在而不是幻覺一樣。
    
    紅楓望著她,神情似看到電腦彈出了未見過的視窗,「難道,你在擔心我嗎?」
    
    「是啊!請不要再一聲不吭地消失了!」
    
    「對不起,因為情況太緊急,沒有交帶事情就行動了,害你替我白擔心。」
    
    「總之,沒事就好。」
    
    「麻花麻花,養得累。」初秋在小狐狸身邊向二人招手,「過來這邊。」
    
    「養得累是叫我嗎?」
    
    二人步近初秋,小狐狸在她身邊哆嗦,兩手交替狼狽的嘗試抹乾眼淚。紅楓刻意在數步外停步,她一直與小狐狸保持距離,她沒有忘記自己走太近會觸發警報這件事。
    
    「剛剛介紹了,我是初秋。被你帶來的這位是紅——葉,旁邊的是祐嘉。」報上紅楓的名字時初秋頓了一下,還是不要報上真名嚇到她為好,「可以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嗎?」
    
    「奎奈……」小狐狸淚聲說,「她叫媚影。我們從島的另一邊過來。」
    
    「島的另一邊?難道島上還有其他仿真人?」祐嘉突然意識到現在不是尋根究底的時候,「先別說話,快點補充電力。」
    
    奎奈搖頭,推開祐嘉遞來的能量飲品。她掀開上衣,展示下腹一個難看的空洞。祐嘉禁不住尖叫,初秋也下意識的掩住嘴巴。
    
    「我已經沒有時間了,就讓我娓娓道來吧。」
    
    奎奈深吸口氣,空洞像是回應似的閃出火花。她說:
    
    「我們總共有二十人,四個高等仿真人,其餘都是仿真情人。起初來到島上時陷入了大混亂,之後有一位高等仿真人站出來當領袖,大家才稍為安定下來。

    「我們在第二天發現林裡有廢墟城市,同時也找到能量飲品。可是,領袖在當時斷電停機了,那時才得知我們的電池有缺陷,儲電量低,電量顯示也是錯誤的。換言之,我們是廢棄物,不會有救援人員來救我們。
    
    「之後,狀況無與倫比的惡化,領袖停機後,作為助手的兩個高等仿真人意見不合,轉眼所有人便分裂成兩派,分別佔據廢墟的東面和西面。大家為爭奪資源而爆發衝突,有兩人在衝突中……被…殺死了……不,應該說是被破壞至停止運作……抱歉,讓我喘口氣……」

    聽到這裡,祐嘉不禁寒毛直豎。她望著自己的手臂,像透視了人工皮膚,直視底下的金屬骨架。仿真人義體的強度對比人體可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換句話說,要將仿真人破壞至停機,下手者必須鐵了心要殺死對方才能辦到。

    一根鐵棒朝頭部毆打兩至三次就能殺人。那麼,對仿真人要毆打多少次才會停機呢?

    雖然仿真人不會痛,也不會昏厥,但要眼白白看著自己的身體被重創;被解體,就算求饒也沒用,絕望地等待死亡。
    
    奎奈繼續說:「到第三天,已經沒有人再聽令那兩個高等仿真人,其他仿真情人開始聯合起來。剛才提到還有第四個高等仿真人,她精通機械工程,原型是那個界別的專家。其他人看上了她的技術,迫她將停機的仿真人解體,把電池拆下來裝到別人身上。然後,我們遭到獵殺……」
    
    淚水再次決堤,奎奈強忍悲傷硬是說下去:
    
    「我們逃進地下通道,在黑暗中奔波,最後耗盡物資,同伴一個接一個停機,剩下我一個……」
    
    奎奈止不住淚水,初秋安慰地輕輕拍背,祐嘉也為她遞上手帕。
    
    「想不到島的另一邊有其他人,你們,活得好嗎?」奎奈說。
    
    「驚多過險,日子還過得去。」初秋說。
    
    「那就,太好了。」她微弱的笑著,「看來是我們倒霉了一點,才會碰上這種事。」奎奈望向祐嘉,好奇的打量她,「你是尤加里嗎?」
    
    祐嘉不置可否的搖頭,對方的發問讓她糊塗。
    
    「對不起,我的腦子不好使了。我們當中有個叫尤加里的女孩,感覺你的神態和語氣都跟她好像。該不會,你們是同一靈魂倒模的姊妹?」
    
    初秋的嘴像貓一樣笑,「那個孩子是性格內斂老實,頭腦很好,而且喜歡女孩子的嗎?」

    「初秋!最後那句是多餘的!」
    
    「對,全中。」奎奈破涕為笑,「想不到還能再次見面,謝謝你,尤加里。」奎奈眨動眼睛,「不,現在是祐嘉才對。」
    
    心情很奇怪,好像被讚賞了,卻又不全然,有種搔不到癢處的彆扭。
    
    「那麼,你們之中有叫Hina……」祐嘉想了想,捏住五指掩嘴,「一個會這樣笑的女孩。」
    
    奎奈的眼睛閃亮光芒,「是Yuki呢,外向的陽光女孩,和尤加里是好朋友。」
    
    祐嘉的嘴角沾沾朝上,心口湧起一陣暖意,「縱使環境不同,我們也能成為朋友呢。」
    
    「不好意思,打擾一下。」紅楓舉手如敲碎了好氣氛,「既然地道通向島的另一邊,即是那邊的人都可能會跑過來。這可是比任何東西都危險,真實存在的惡意。」
    
    奎奈抬頭向紅楓,動作慢得像很費力,「她們無法過來。」她的聲音越來越小,「一路上通道不斷發生崩塌,瓦礫和洪水堵住了那邊的道路。你們也快點離開吧,這裡可能也會跟著崩塌。」
    
    「關於島上的人造設施,你們知道多小?」初秋說。
    
    「對不起,我沒有力了。」奎奈抖著手指向通道另一端,「順著螢光棒走,那兒有一個房間,你們可以找到想要的答案。」
    
    奎奈抱住同伴安靜的軀體,枕在她的身上,「最後還能遇到好事,你說是吧,媚影。」
    
    隨著呼氣,氣力一同離開了奎奈。
    
    初秋為二人梳理瀏海整理儀容,使外觀不至於太不堪。完成後她雙手合十,低頭闔眼。
    
    祐嘉也跟著低頭合十,紅楓亦然。祐嘉沒有宗教信仰,也不認為存在讓仿真人歸去的世界。但此時,她需要抒發悲傷。需要儀式的不是逝者。
    
    短暫的默哀時間結束,初秋站起來,朝向遠方。
    
    「走吧,去尋找真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