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姐,呢舊pizza大塊啲,讓俾你食吖!」
 
「家姐,天文台話晏就會落雨,你拎把遮出門口!」
 
「家姐,我煲咗薑粥俾你,食完個感冒會好啲!」
 
「家姐!家姐!家姐!家姐!」
 
「呀!」熟睡中的凱晴突然被夢驚醒了。
 


凱晴睡眼惺忪說著:「原來係發夢……點解發夢見到佢……」沒有把話說完,又重回了夢鄉。
 
凱晴醒來時,已經日上三竿。
 
拿起手機看時間「三點半喇,唔知阿魚佢哋搞唔搞得掂間咖啡店?一陣番去睇睇先。」再住下看,凱晴發現有數十則未接來電「邊個嚟㗎?」她沒有當一回事,按了一下清除按鈕,將所有通知信息全都刪除,便走去浴室梳洗準備回咖啡店。
 
當她經過大廳的飯枱,發現枱上擺放了一杯玫瑰薄荷茶,旁邊貼了一張memo紙,寫著「玫瑰薄荷茶可以消除疲勞,你起身嗰陣記住整返熱先好飲 ! 細佬上」
 
凱晴沒有理會弟弟沖的玫瑰薄荷茶,便去了浴室,將骯髒的衣物放進衣物籃後,便進了淋浴間洗澡。
 


凱晴洗完澡化好妝後,正當她準備出門口並打開大門時,便見到弟弟氣喘吁吁,汗流夾背,烏低了身子張大了嘴,站在鐵閘前不斷透氣。
 
凱晴打開鐵閘,沒有理會弟弟,便走到了電梯大堂。
 
「家姐,你返去咖啡店睇舖 ? 今晚大約幾點返嚟 ?」弟弟大聲問道。
 
而凱晴還是沒有理會他。
 
 
 


 
 
 
 
凱晴在太子下車後,便步行到咖啡店,沿途撞見一名地產從業員帶著相信是客人的物體在大南街看舖。
 
那名地產從業員非常殷勤地推銷:「陳先生,而家呢條街都發展緊,你見到周圍都開晒coffee shop就知!」
 
「但係呢度係舊區,個價錢有啲貴。」那位肥先生用質疑的目光瞪着路牌。
 
「陳先生,唔貴,雖然呢度係舊區,但之後成條街會發展成文青街,到時人流又多咗,產品價錢買貴啲都冇問題啦!」地產從業員出盡奶力地說服。
 
凱晴聽到那番說話後,笑而不語,靜靜地走過。
 
 


 
 
 
 
凱晴一踏入咖啡店門口,職員阿魚便衝了過去並細細聲說:「老板娘,嗰邊有男人話嚟搵你,仲話今日一定要見到你喎,如果唔係唔走,我哋搞佢唔掂吖。」
 
「好,你去做嘢先,我會去處理! 」
 
凱晴走到那男士我面前,用親切的語氣問道:「先生你好,我係呢間咖啡店嘅老舊,請問有咩幫到你 ? 」
 
男士馬上抬起了頭並大聲說道:「係我吖,Ken吖,你男朋友吖! 」
 
凱晴不慌不忙地回答:「你好Ken先生! 呀! 唔係,係前男朋友先生! 呀! 都唔係,係前男朋友Ken先生! 請問有咩幫到你?」
 
「李凱晴,你係咩玩嘢 ? 」阿Ken臉色通紅了起來。


 
「係! 」凱晴亳不留情地說。
 
「我唔同你玩,我有嘢問你,點解唔聽我電話? 打咗十幾次都唔聽。」阿Ken問。
 
凱晴翹起雙手說:「唔好意思,我唔知係你電話嚟,同埋係你唔係打咗十幾次,係幾十次! 麻煩你搞清楚。」
 
「唔知? 點解會唔知? 我係你男朋友嚟㗎! 」阿Ken繼續追問下去。
 
凱晴目無表情答:「因為係前男朋友囉! 點解要set陌生人電話number ?」
 
「我哋先一齊咗幾日咋喎,點解……」阿Ken面容已經變得非常難看,像個忍著不哭的小孩。
 
凱晴直接說出:「冇咗Feel! 就係咁簡單。」
 


「吓? 有冇搞錯 ?」阿Ken心心不忿地說。
 
「冇搞錯。冇乜嘢嘅話,我就番去做嘢先,同埋多謝你幫襯我間咖啡店,仲有熟人冇折扣優惠,更何我哋唔熟。」凱晴說完就回去了工作。
 
阿Ken喝完那杯Cappuccino,也就走了。
 
阿魚走了過來問凱晴:「老板娘,你冇事吖嘛? 個男人好似好嬲咁。」
 
「冇事,你都快啲去做嘢啦!」凱晴微笑說道。
 
「收到。」阿魚便回到水吧了。
 
 
 
 


 
 
 
 
凱晴打理完咖啡店的大小事務,回到家時已經是凌晨一點了。
 
凱晴關上大門,發現大廳的燈亮著,浴室還傳來水聲。「佢咁夜都未瞓? 仲要而家先沖涼?」她沒有為意,入房卸妝,等到弟弟洗完澡後,先走進了浴室。
 
凱晴洗完澡後,眼見衣物籃的衣服十分滿,於是順手放入洗衣機。
 
凱晴將衣服一件一件放入洗衣機:「又會咁多衫嘅。」直到取出自己的那條黑色蕾絲內褲「點解條底褲咁濕嘅? 」凱晴反轉內褲一看,發現在遮蓋陰唇的那位置有一大灘未乾的精液。
 
「佢用我條褲打丁? 仲射咁多出嚟。」
 
飢渴已久的凱晴見到後,下體開始滲出淫水,她將那條充滿弟弟精液的內褲放到鼻前聞:「好濃嘅腥臭味,好想試下佢嘅精液 !」手慢慢地伸進內褲,撫摸著自己的陰部,低聲呻吟著,呼吸亦變得急速,雙腿也在發抖:「下面好痕吖,好想除晒啲衫捽碟吖!」凱晴沒有多想,拿著那條內褲衝了入房間。
 
凱晴進入房間後,坐在床上,掀起自己的那條蕾絲睡裙,並用口咬著衣角防止睡裙掉下來,露出了性感的小腹和邪惡的南半球,然後脫去自己的內褲,對著房間裏的全身鏡,張開雙腿。
 
在鏡中能清楚看見那粉嫩而白滑的小穴正流出清新的愛液,凱晴淫蕩地說:「個穴穴有好多水流緊出嚟,好濕吖!」話音未落,她的手已經左右來回搓擦著自己的小穴,那兩片肉肉的陰唇也跟著左右左右地搖擺,另一隻便手拿起那條內褲,用鼻子聞著弟弟的精液味,搓擦速度越來越快,嘴裏:「呀………嗯……呀………嗯…………」不斷呻吟著,過沒多久,凱晴的雙腿不由自主地夾緊自己的手,並咬實下唇發出了:「呀………呀………呀………呀………呀………」的淫叫聲,「要……要……去喇………」大量的淫水噴射而出。
 
凱晴用食指和中指,將那兩片陰唇撐開,在全身鏡中能見到濕潤的肉壁,不斷擴張和收縮,就像做完運動後,張大嘴巴透氣。
 
欲求不滿的凱晴沒有收手的意圖,她還想要更多,所以從抽屜裏拿出一根假陰莖:「今日係安全日,沒事嘅! 」凱晴拿起充滿弟弟精液的內褲,將精液當作潤滑液,塗抹在假陰莖上,整根假陰莖都沾滿了弟弟的精液,然後樹立在地板上。
 
凱晴用手拍打著自己的肉穴,讓肌肉變得鬆弛,然後蹲在假陰莖上方,假陰莖的龜頭輕輕地觸碰著凱晴的陰唇。凱晴扭動著屁股,假陰莖的龜頭不停地撩動著陰唇,使肉穴流出更多淫水,假陰莖的龜頭前端都被淫水弄得濕漉漉了。
 
凱晴慢慢地把屁股向下壓,那些「白色的潤滑液」使假陰莖更容易進入肉穴。假陰莖的龜頭慢慢地進入肉穴,那兩片肉肉的陰唇也撐開得越來越大,洞口被粗大的假陰莖填塞起來,肉穴內充斥著弟弟精液和凱晴的淫水。凱晴嘴裏發出了:「嗯……呀………好……好大……」的叫聲。
 
假陰莖向肉穴的深處步步進逼,被假陰莖填塞的穴縫中,開始滲出淫水和精液的混合物,有些沿着大腿的根處慢慢地流落地板上,有些直接滴在地板上,在全身鏡中。
 
凱晴終於忍受不住,屁股一鼓作氣地壓了下去「嗯……呀………呀………呀………」凱晴的肉壁緊緊地包裹著整條假陰莖「仲未夠深,可以再入d」於是凱晴放棄蹲的姿勢,將整個人坐了下去,假陰莖一下子整根插進凱晴的肉穴,龜頭直接碰到了子宮口,凱晴像觸電一樣全身抽搐了一下,大腿抖動得非常利害,發出了「呀……呀……嗚……嗚……呀……頂到最入喇! 頂到最入喇!」的嬌喘聲,子宮口緊緊地吸吮著龜頭,肉壁亦因刺激而正擠壓著那根假陰莖。
 
凱晴的屁股慢慢地向上抬起,假陰莖的龜頭慢慢地遠離子宮口,當快要從肉穴中拔出來時,屁股再坐下去,整根假陰莖又再深深地插進肉穴,龜頭又與子宮口接起吻來。慢慢地拔出,再深深地插進,不斷地來回抽插著凱晴的肉穴。
 
凱晴閉起雙眼,幻想著自己坐在弟弟的身上,他的肉棒在自己的肉穴進進出出「阿朗……阿朗……阿朗……好大……好大……再快啲……再快啲……」抽插的速度也開始加快。
 
沉醉在幻想中的凱晴,露出了欲仙欲死的表情,烏黑而迷人的短髮和豐滿的屁股配合著抽插的節奏,不停地起伏起伏「呀………呀………呀………呀………………」凱晴反起了白眼,發出銷魂呻叫聲「高……高潮……呀……高潮……」凱晴失禁了,像個小孩一樣,淫水不受控制地噴出。
 
凱晴將整根假陰莖拔出來,肉穴的洞口流出了大量汁液。凱晴拿起那根充滿著精液、淫水、汗水和尿的假陰莖,伸出舌頭,將殘留在整根假陰莖的汁液舔得一乾二淨。
 
高潮了兩次的凱晴顥得筋疲力盡,躺在床上,氣喘吁吁,過沒多久,周公就前來帶她進入夢鄉。
 
 
 
 
 
 
 
「家姐,好舒服呀!家姐,你好正! 家姐,你夾得好緊!」
 
「呀!」凱晴又被夢驚醒了。
 
凱晴伸手摸著下體:「竟然發春夢?  下面都已經濕曬。」
 
凱晴望向窗外,發現太陽已經升得很高,差不多有三支竹竿那樣高。
 
當她前往浴室時,經過大廳的飯枱,枱上又擺放了一杯薄荷菊花茶,旁邊還是貼了張memo紙,寫著「薄荷菊花茶醒腦明目,你起身嗰陣記住整返熱先好飲,細佬上」
 
「唔使整返熱啦!」凱晴拿起杯子,一飲而盡,然後走進了浴室。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