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和Miss Lee來到圖書館後,互相凝望著對方,周遭的氛圍變得異常地平靜,平靜到只聽到冷氣機的聲音。
 
「Miss Lee,唔知搵我咩事呢?」阿朗戰戰兢兢問道。
 
Miss Lee走到阿朗面前:「李子朗,我唔轉彎抹角,你嗰日係咪見到我自慰 ?」
 
「吓…唔知你……講咩喎……嗰日…我走咗…就冇再番過嚟。」阿朗支支吾吾,回答得含混不清,希望可以搪塞了事。
 
Miss Lee越過阿朗,走到圖書館的門前「咔嚓」一聲,將門鎖上。



「Miss Lee,點解要閂門嘅?」
 
「因為你講大話,你係壞學生,所以Miss要好好咁懲罰你。」Miss Lee露出淫邪的笑容。
 
阿朗吞吞吐吐地說:「我冇……講大話!」
 
「李子朗,你下面嗰碌嘢出賣咗你喇。」Miss Lee隔著褲子撫摸著阿朗的小傢伙:「嘩,又大咗喇。」
 
「Miss Lee …好痕…你想做d咩?」阿朗面紅了起來。Miss Lee 沒有回覆,而是在阿朗前方蹲了下來,拉開了他的褲鏈,從阿朗內褲裏將肉棒拿出來。










Miss Lee親眼目睹那根雄偉的肉棒後,垂涎三尺,舌頭舔了一下嘴角說:「未勃起晒就已經咁大,如果勃起晒應該有18公分,好吸引……」還沒說完, Miss Lee嘟起她的櫻桃小嘴,親了阿朗的龜頭一下,阿朗的龜頭感受到Miss Lee嘴唇的溫度後,整個人像觸電般抖動了一下:「Miss Lee,嗰度好污糟,唔好錫啦!」Miss Lee並沒有理會阿朗的勸告,不斷地親吻著他龜頭,整個龜頭都染上了Miss Lee的唇印。

「阿朗,你塊包皮仲包住咗個龜頭,等Miss Lee幫下你。」Miss Lee用舌頭將阿朗的包皮退到龜頭下面,露出了冠狀溝,然後, Miss Lee用舌尖用力地舔著那敏感的冠狀溝, 如此敏感的部位,阿朗亦控制不住發出了喘氣聲。


 
「仲想唔想要?」Miss Lee用引誘的聲絲挑逗著阿朗,阿朗聽到後陰莖抽了一抽。「睇嚟你嘅肉棒答咗我。」Miss Lee伸出舌頭輕輕舔了阿朗的龜頭一下,阿朗發出了「嗯」一聲,Miss Lee見到阿朗可愛的反應後,左右來回擺動舌頭,舌尖示斷地舔暮著阿朗的龜頭,就好像在舔舐雪條一樣,龜頭的洞口亦開始滲出了白色的汁液。
 
「已經變到咁大咁硬,都係時候要擺入口。」Miss Lee貪婪地將整根肉棒含進口裏,肉棒填塞了Miss Lee的口穴,Miss Lee心裏想著「好大………好大………下巴就嚟甩骹………」同樣地,阿朗心裏亦想著:「入面好暖,龜頭好似掂到你嘅喉嚨椗!」Miss Lee的口穴分泌出更多溫暖的口水,口水不但沒有將那根肉棒溶化掉,還使口內的環境變得溫暖而濕潤,就像小穴一樣。
 
阿朗的腰部稍稍向前移動,肉棒就稍稍向Miss Lee的喉嚨進發,Miss Lee皺起了眉頭,雙唇也隨即緊閉了起來,緊緊地箍夾住肉棒,發出:「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的聲音。阿朗看見Miss Lee的反應後,便想捉弄Miss Lee,用雙手抓住Miss Lee的頭,將肉棒再往喉嚨更深的地方推進,Miss Lee睜大了雙眼,再次發出:「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頂……到……喉…嚨………」的慘叫聲,口穴與肉棒的交界也滲出了唾液。

阿朗意識到Miss Lee想將自己推開,可是肉棒並不想從Miss Lee的口穴中拔出來,本能反應下,阿朗牢牢地抓住Miss Lee的頭,用肉棒瘋狂地抽插Miss Lee的口穴,不讓Miss Lee有喘息空間,肉棒不停地從口穴進進出出,唾液亦伴隨著飛濺出來,阿朗的龜頭亦不斷碰撞Miss Lee的喉嚨椗。Miss Lee支支吾吾地說:「插得…太深…透唔到…氣……」,這種窒息的快感,使Miss Lee的口穴肉壁不自覺地收縮,「Miss Lee,你吸得好緊,成條嘢都被你吸入去! 」阿朗抬起了頭,十分享受Miss Lee吸吮他的肉棒。
 
「Miss Lee,我都要差唔多要射,你個口要好好咁裝住佢! 」Miss Lee急忙地想推開阿朗,但是阿朗牢牢地抓緊她的頭部不放,終於一股熱流噴進了Miss Lee的口穴,「唔唔唔唔唔唔……太多……唔唔唔唔唔……」Miss Lee反起了白眼,用嘴緊緊地含住肉棒不放,將阿朗的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Miss Lee雙腳無力,跪在阿朗面前說:「李…子朗……唔似平時嘅你,睇唔出你係咁狼死,同埋你碌嘢好大, 整到Miss好辛苦。」
 
阿朗指著地板說:「Miss Lee,你好辛苦咩? 你下面都流咗好多水出嚟,成塊地都濕曬,你都幾享受我碌嘢吖! 」
 
Miss Lee故作生氣地說著: 「李子朗,你好串咁喎! 」
 
阿朗指著自己的嘴角說: 「Miss Lee,你嘴角仲有啲精液喺度。」
 
Miss Lee聽到後,用舌頭舔乾淨嘴角的精液,然後對著阿朗說: 「你嗰度都有啲精液喺度,我幫你清潔埋吖! 」然後就用舌頭將阿朗的肉棒上殘留的精液舔得一乾二淨。
 
阿朗微笑說: 「都話你好享受! 」
 


舔著舔著,阿朗的肉棒又再勃起了。
 
「碌嘢又硬返,果然係後生仔。」Miss Lee抬起了頭望著阿朗,然後用手指指著自己的陰道說:「後生仔,我下面個嘴都好想試一試你碌嘢。」
 
然後Miss Lee站了起來說:「我哋嚟下一個懲罰啦!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