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姐,你呢幾日唔好返工,留係屋企休息 ! 」阿朗對著躺在家中的床上的凱晴說。
 
「嗯!」凱晴輕輕帶過,然後轉動身子,背對著阿朗。
 
阿朗對凱晴的回答很是不滿,一手揭開蓋在凱晴身上的被子:「唔好嗯! 感冒就留番係屋企休息,如果唔係一陣又係暈低 !」
 
那受女性渴望的葫蘆型身材擺脫了被子的遮蓋,完完整整地顯露在阿朗的眼前。阿朗睜大雙眼,注視著凱晴那誘人的嬌軀以及衣著。
 
那沒有胸圍限制的胸部,任意晃動著,配搭上薄如透明的蕾絲睡裙,若隱若現透出白滑嫩口的巨乳和兩顆小紅豆;薄薄的蕾絲內褲包裹著豐滿的臀部,屁股添上了一些蕾絲裝飾,配上內褲的蕾絲邊透出了一些茂密烏黑的陰毛,使屁股豐滿圓滑而不單調,真是性感,阿朗的肉棒也情不自禁挺了起來,頂出了一個小帳篷。
 


凱晴轉身面對著阿朗,沒有胸圍限制的巨乳,亦跟著凱晴的轉身晃動了幾下: 「得喇,家姐應承你會乖乖地留係屋企,你快啲換衫返學啦! 」
 
「我同學校嗰邊請咗假 。」阿朗輕輕說道。
 
凱晴瞪大了眼睛,忍不住「吓」了一聲。
 
阿朗言之鑿鑿地說:「因為你一定會偷偷地返去咖啡店,所以我會留係屋企睇住你,同埋我已經通知咗阿魚,如果呢幾日係舗頭見你,佢會送你返嚟。」
 
「賤人!」凱晴蓋上被子,再次轉動身子,背對著阿朗。
 


阿朗十分無奈地說:「你好好地休息,有咩事就大聲叫我。」說完便離開了房間。
 










中午時份,睡魔開始侵襲阿朗,眼見凱晴乖乖地留在家中休息,阿朗便躺在書桌上小睡片刻。
 
「佢間房咁靜嘅? 唔通佢瞓咗? 」 凱晴留意到阿朗的房間沒有任何動靜,於是偷偷地走到阿朗的房門前「佢真係瞓咗,咁我而家可以靜靜雞出門口。」凱晴便匆匆走去浴室洗澡,準備出門口。
 
凱晴脫光身子,走進淋浴間,將花灑龍頭的門閥拉向熱水那邊,花灑上的温水澆在凱晴的身上,在凱晴雪白的乳房上流了下去。
 
凱晴關了門閥,擠出一些沐浴露,慢慢地擦拭在濕潤的身體上,從性感窈窕的美背,到堅挺白滑的乳房,再到長有一撮烏黑褻毛的陰部,身上每一部分都沾滿了白色的泡泡。凱晴再擠出一些沐浴露,住自己的陰部擦去,凱晴的手來回在陰部之間以圓圈的方式擦拭,把濃密多毛的陰部擦拭得滿是泡泡,泡泡之間的還能看到一些烏黑的陰毛。
 
凱晴將沐浴露擦拭全身後,打開花灑,花灑流出來的水,把遮蓋肉體的白色泡泡沖散,將飽滿渾圓的乳房、圓潤肥美的屁股和濃密多毛的陰部再次暴露無遺,凱晴那性感迷人的玉體,在花灑水的衝擊下添上了一些仙氣。凱晴稍稍將大腿抬起,把花灑頭對準自己的陰道口衝擊,用手撥開兩片嫩紅的小陰唇,温水不斷衝擊著小陰唇和那顆小豆豆,凱晴的臉上流露出享受的神情。
 
凱晴突然眼前一黑「點解咁暈嘅」,「砰磅」一聲,整個人昏厥在地上。
 









「家姐! 家姐! 家姐! 家姐! 」
 
「我係咪發緊夢 ? 點解發夢又會見到佢…… 點解個嘴濕濕地……」凱晴心裏想著。
 
阿朗不停地呼叫著凱晴:「家姐! 家姐! 家姐! 醒吖!家姐! 醒吖! 」
 
凱晴緩緩地睜開雙眼,整個視線只見到阿朗的面孔「阿朗 ? 點解咁近嘅 ?」凱晴遂漸回復意識,才察覺自己的嘴正被阿朗親吻著「細佬,你做咩錫我 ?」
 
「人工呼吸吖。」阿朗眼見凱晴已經回復意識,便用「公主抱」的方式把一絲不掛的凱晴抱起。
 
「吓 ?  快啲放開的我 !」凱晴的身子左擰右扭,不斷地掙扎。


 
阿朗十分認真地說:「抱你返房吖,唔好亂咁郁啦。」經過一番折騰,終於將凱晴放到床上。
 
「家姐,你好重 !」阿朗毫不猶豫說了出來。
 
凱晴反撃說:「李子朗,重你又抱 ? 」
 
「因為唔可以抌低你唔理 ! 」
 
凱晴沉默了,心裏湧出了一股奇怪的暖流。
 
「家姐,你著返件衫唔好凍親,同埋休息吓啦,唔好再亂咁郁喇 !」阿朗說完後便轉身離開。









 
突然,阿朗的後背感受到兩個肉乎乎的軟物,凱晴緊緊地攬著他:「唔好走 !」
 
「家姐,你放開我先,你箍到我透唔到氣吖。」阿朗的臉色開始發紫,不停地拍打凱晴的手臂。
 
然後凱晴走到阿朗的面前,輕輕一推,將阿朗推倒在床上,「做……」阿朗沒有把話說完,凱晴就一口親下去,將阿朗的嘴巴填塞起來。
 
阿朗推開凱晴: 「家姐,你做咩 ?」
 
「人工呼吸 ! 你自己話透唔到氣吖 !」然後凱晴再親了下去。
 


凱晴用手輕撫著阿朗,嘴唇輕輕地壓在阿朗的唇上。阿朗由開頭的抗拒,慢慢地變得稍微享受,阿朗的手也伸向凱晴的腰部,然後將她攬住並拉到自己的懷裏,凱晴的手臂也跟著勾住阿朗的脖子,那誘人的嬌軀不再是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白滑豐滿的乳房緊貼在阿朗的胸前,那小小的乳頭被團大大的肉球擠壓著。
 
凱晴用舌尖輕輕地打開阿朗的嘴唇,然後伸出舌頭舔著阿朗的舌尖,勾引他的舌頭進入自己的嘴裏,阿朗也毫不猶豫伸出舌頭舔著凱晴的舌尖。他們的嘴越張越開,舌頭都伸進了對方的嘴裏,不斷地觸碰、纏綿和挑逗,互相交換唾液。
 
「唔……唔……唔……唔……」舌吻的快感讓阿朗的肉棒開始挺了起來,凱晴感受到自己的小腹下有根東西在逐漸脹大,並且一下又一下地悸動著,凱晴順手拉低了阿朗的褲子,整根堅挺的肉棒一下子從褲子竄了出來,龜頭戳著凱晴的小腹,凱晴用手握著阿朗的肉棒,稍稍將身子向上移,然後把阿朗的肉棒放到大腿的內側之間,用大腿緊緊地夾著阿朗的陰莖。
 
「你碌嘢好熱好大 !」凱晴大腿和陰部之間,有一股熱熱的東西在悸動,就像夾著一根高熱的鐵棒,然後凱晴緩緩地上下擺動她的屁股,那兩片肥厚的陰唇和大腿的肉上下來回摩擦著阿朗的陰莖,凱晴的淫穴也因摩擦的快感而分泌出黏黏的淫液,濕黏黏的陰唇不斷為阿朗那滾燙的陰莖塗上淫液,過沒多久,整根陰莖都沾滿了凱晴的淫液,變得濕淋淋。
 
在淫液的潤滑下,摩擦變得更加順暢,阿朗的肉棒不斷地在凱晴的大腿縫裏抽動,而凱晴的陰唇不斷地吸吮著阿朗的陰莖,肉棒和陰唇互相磨蹭。
 
就這樣他們便摩擦了五六分鐘,在這五六分鐘期間,他們的「舌戰」並沒有停止,反而因「素股」而變得更加激烈,他們溫柔地互相吸吮、攪弄、舔舐對方的唇與舌頭,試圖用舌頭和嘴唇將雙方連繫在一起。
 
突然,凱晴夾緊了大腿,舌頭的攻勢變得更進取,屁股擺動的速度也加快了,好像有什麼快要出來,阿朗也不甘示弱,加快自己的抽動速度。
 
「唔……唔……唔……唔……」凱晴不由自主地發出呻吟聲,緊接著她的淫穴便噴射出一串串晶瑩剔透的水花,那些淫水一滴不留全都澆在阿朗的肉棒上。
 
凱晴高潮過後,伏在阿朗身上,喘著氣說「好舒服……」
 
「家姐,我可以令你更加舒服……」阿朗把自己的龜頭對準凱晴的陰唇,輕輕地掃著那兩片陰唇和陰蒂。
 
然後,阿朗用力一推,整根肉棒插進了凱晴的肉穴裏。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