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魚幫阿朗付了車費後,便與他到急症室的輪候區。
 
前往輪候區期間,雙方都顯得尷尷尬尬,阿魚眼見如此,率先打開話題:「你最近點 ?」
 
「幾好,你呢 ? 你最近點 ?」阿朗反問阿魚。
 
阿魚回答: 「我都幾好。」
 
說了兩句話後,雙方再次進入尷尬與沉默的領域。
 


在雙方沉默期間,阿朗從上到下,從前到後,仔細打量著阿魚的造型,頭上戴著米色的貝雷帽和圓框眼鏡,寬鬆的白色襯衫配淺灰色的闊腿褲,簡約而低調,散發著一陣陣的文藝氣息,這就是傳說中的文青。
 
「你嘅轉變都幾大。」阿朗不假思索地說出了來。
 
阿魚嫣然一笑,然後說:「多謝,我都知以前嘅冇咁斯文,不過你都冇變過吖,一樣都係咁。」
 
「我冇變過咩? 」阿朗問。
 
「冇,都係傻下傻下咁。」阿魚輕輕地笑著。
 


阿魚笑的時候,臉頰上都會出現兩個迷人的小酒窩,整個氣氛好像比剛剛好了些,沒有見面時的那種尷尬。
 
然而,這些東西只是虛假的表象,阿魚收起了笑容,緊緊地注視著阿朗的雙眼,好像要偷窺探他內心的想法,然後說: 「阿朗,你而家有冇女朋友? 」
 
「冇……我點會有女朋友。咁你同峰師兄又過成點 ?」阿朗用手抓著後尾枕,尷尬地笑著。
 
阿魚露出不悅的眼神:「我同條仆街散咗好耐。」
 
「Sorry……我……」阿朗微微低頭。
 


雙方又再次進入尷尬與沉默的領域。
 







【一年前】
 
「阿魚,我鍾意你,可唔可以做我女朋友? 」阿朗鞠著躬說。
 
阿魚沒有多想,很快便給予了答案:「唔得,死開啦。」
 


「係咪我嘅問題 ? 」阿朗跟著追問。
 
「你係一個好人,唔係你嘅問題,係我配你唔起,898。」阿魚敷衍了幾句說話,便走上了天橋。
 
那條紅紅的石路上,只剩下阿朗默默地站著,消化剛剛發生的事情。
 
阿魚,全名林家瑜,今年F6,是阿朗的師姐,全校公認的MK妹,沒有身材,只有樣貌,她還是某大型品牌老闆的千金,在學校裏所有人都要忌她三分,但不知為何她沒有在學校裏橫行霸道,只是樣貌和性格像一個MK妹而已。
 
第二日,阿朗照常地上學,他沒有告訴身邊的朋友自己表白的事情,畢竟是失敗的,說什麼也像是一些藉口,所以他選擇了沉默。但是小息時,一位F6的師兄去了阿朗的班房找他。
 
「李子朗係咪到?」一位身材高大,面目兇惡的壯漢用一把低沉的聲音說。
 
剛好阿朗就在這名壯漢旁邊:「我就係李子朗,請問咩事?」
 
高大的壯漢稍稍烏低了身子,對著阿朗說:「今日晏就五點鐘,係涼亭嗰邊等,有啲嘢想同你講!」


 
「去嗰度講啲咩?」
 
「你嗰陣咪知。」說完後壯漢就轉身離開了。
 
放學後,阿朗看看掛在課室牆上的圓鐘,心想「而家先四點鐘,仲有成個鐘先到五點,咁去圖書館坐到五點再去涼亭。」然後,阿朗便到了圖書館打發時間。
 







【一年前。五點】


 
阿朗到達了學校的涼亭。涼亭位於學校的後方,被小小的密樹包圍著,是學校最隱閉的地方,環境寂靜而清幽,細微的聲響都顯得分外突出,是靜思的好地方,也是情侶偷情的理想地方。
 
阿朗坐在涼亭下的長櫈上,等待那位壯漢師兄的到來。等待期間,阿朗受環境影響不自覺進入了沉思的境界,思考著阿魚的說話,腦內不斷浮現出「我真係好人咩? 」「如果我係好人,咁點解你拒絕我 ?」「點解……點解……」「好人唔係幾好咩? 」等等的想法。
 
「呀」突然,草叢方向傳出了一下女的慘叫聲,打破了涼亭的清幽,阿朗停止了思考,走近了草叢想一探究竟「係咪有人受傷?」他撥開草叢,看到了足以令他畢生難忘的畫面。
 
「阿魚………你係到做緊咩? 點解除晒衫嘅…… 」阿朗呆呆地站在原地。
 
樹上掛著阿魚的粉紅色的胸圍與內褲,草地上則是她的校服。阿魚雙手扶著樹,彎下了腰,那不大也不少的雙峰因地心吸力而垂墜著,阿魚的屁股高高地翹起,在豐潤而肥美的屁股中央長了粉紅嬌豔的小穴,而那個小穴正被壯漢師兄的肉棒填塞著,壯漢師兄不斷扭動他的腰,使肉棒在阿魚的小穴裏出出入入,小穴的洞口也隨著抽插,湧出了大量黏黏的液體,一滴一滴地滴落草地上,滋潤著那片草地。
 
「阿峰,大力啲,好舒服吖! 好舒服吖! 」阿魚不停地呻叫著。
 
阿峰一邊抽插一邊問道:「係咪好鍾意的我碌鳩?  係咪好正先? 」
 


「係………係吖! 好正…好正吖!」阿魚呻吟嘶叫著,十分享受阿峰的肉棒。
 
「琴日唔係有個F3仔同你表白咩? 你覺得佢點 ?」阿峰露出了奸詐的笑容。
 
阿魚兩端嘴角微微翹起,說道:「傻仔嚟,傻下傻下,幾得意。」
 
「係咩? 有幾得意? 」阿峰聽到後,心中很是不忿,他不單只加快了速度,而且還加大了力道,像打樁機一樣,肉棒一下又一下地重重打入阿魚的淫穴,住更深處更神秘的空間進發。
 
阿魚的肥嫩陰唇被阿峰的肉棒抽插得得兩邊翻開,紅紅腫腫,不似穴型,而她也被抽插得完全喪失理性,表情很是享受,不斷叫喊著:「呀……呀……呀……你…你……係最正! 」
 
「你入面又緊咗喇,夾到我碌鳩實一實,好爽! 」看來阿魚的陰道因阿峰的打樁機式的抽插也而不停收縮著,阿峰再一次加快自己的抽插速度,雙手不停地搓揉著阿魚那豐潤而肥美的屁股,雙方肉體的撞擊發出了「啪…啪…啪…啪…啪…啪…」的響聲,在寂靜而清幽的涼亭中,顯得分外突出。
 
在他們的不遠處,有根格格不入的木頭站在草叢旁,眼白白地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與他人正在發生性行為。
 
「其實我叫咗嗰個F3仔過嚟,佢而家應該係附近。」
 
「吓 !」阿魚東張西望,終於發現了阿朗的身影:「阿朗! 其實……」
 
阿峰沒有讓阿魚說完整句話,便將精門大開,一股股熱流直接灌進了阿魚的淫穴裏,中出的快感使阿魚仰起了頭,雙手劇烈地抖動起來,嬌喘了好幾聲「呀……呀……呀……射滿滿……」
 
阿朗見到阿魚被人中出,沒有多想便用了最快的速度跑走了。
 
阿朗的腦袋一片空白,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裏,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應該要怎樣,憤怒失望失落痛苦,所有情緒混雜在一起,他背著書包,漫無目的地在那條紅紅的石路上行走,像一具失去了意義的活屍。
 
走到天橋位時,阿朗回想起昨天與阿魚表白時的畫面,他的心情又再次陷入了谷底,「好人? 」「我好人? 」腦海不斷浮現這些字句。
 







【現在】
 
「喂! 阿朗! 喂! 阿朗!」阿魚大聲呼叫著阿朗。
 
「吓?  咩事 ?」阿朗看起來有點失魂。
 
阿魚站了起來微微笑著:「到我哋喇,你係咪等急症室等到靈魂出竅 ?」然後推著坐在輪椅上的凱晴(阿朗姐姐) 前往看醫生。
 
阿朗也跟著站了起來:「阿魚! 」
 
「咩事 ? 」阿魚回頭一望。
「雖然你嘅轉變好大,但有樣嘢你冇變過! 」
 
阿魚的頭微微一傾,流露出疑惑的神情:「吓 ?」
 
阿朗用手指著阿魚的嘴巴:「你嘅笑容冇變過,一樣都係咁甜! 」
 
阿魚的臉頰瞬間紅了起來,她沒有回應阿朗,便轉身用飛快的速度將輪椅上的凱晴到醫生那處。
 


 

 
未完待續…

PS:下一集係家姐回,敬請期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