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鍾意你 ! 我鍾意你 ! 我鍾意你 !」
 
「嗰句係咩意思,仲有佢喊嗰樣,究竟……」阿朗伏在枱面上,沉思著那段說話。
 
那天晚上,Miss Lee說完這番說話後,往後沒有任何特別事情。星期日,如常和阿朗做愛、食飯、打情罵悄等等。這份如常,阿朗感覺到並不如常,還帶了點怪異,好像是裝扮出來的,但是他找不到出來。
 
「唉 !」阿朗長嘆了一口氣,嘆到整棵樹的樹葉快都落光了。
 
「喂,做咩唉聲嘆氣?」金田拍了一拍阿朗的肩膀。
 


阿朗繼續唉聲嘆氣:「唉 ! 你唔明架啦 !」
 
「係咪關Miss Lee事 ?」金田敏銳的偵探觸覺,一語道破了阿朗的心事。
 
阿朗再一次唉聲嘆氣說:「唉 ! 係吖 ! 但係你唔明架啦 !」
 
金田用食指托著自己的下巴說:「咁睇嚟都幾麻煩,加油啦,唔煩你喇 ! 同埋小心Miss Lee呢個人,佢唔係咁簡單 !」然後便走出了班房。
 
「Miss Lee 佢唔簡單 ?」金田的說話反而令阿朗的疑惑不減反增。
 


金田突然走回班房的門口,大聲喊叫著: 「喂 ! 講留咗,你有咩事都可以搵女班長,佢會幫到你 !」然後就飛奔到操場去了。
 
「女班長 ? 」阿朗扭頭一望,便與坐在身後的吳思穎眼神交會了數秒,她的臉頰瞬間紅了起來,低下頭,用微弱而害羞的聲線說:「你…隨時都可以搵我,如果係我能力範圍入面,我都會幫!」
 
阿朗很客氣地回答:「多謝你吖 ! 女班長你真係盡責 ! 」
 
吳思穎的眉頭輕輕皺起,嘴角強行微微翹起:「一場同學,幫得說幫 ! 」他們互相凝視了數秒,場面有點尷尬。
 
突然,校內廣播喊出阿朗的名字:「李子朗同學請到校長室 ! 李子朗同學請到校長室 ! 」阿朗眼見如此便站了起來,並對著吳思穎說:「我去一去校長室先 ! 我有咩再搵你啦 !」
 


吳思穎擺出無奈的樣子:「好啦 ! 大忙人,你有咩就搵我啦 !」然後目送阿朗離開班房。
 
「近排成日都有人搵阿朗嘅,連媽咪都搵佢,佢唔係犯咗咩事吖 !」吳思穎開始擔心起來,一時用手托著自己的下巴,一時雙手抓著自己的頭。女班長的朋友見到她的反常,便上前慰問:「思穎,你又因為嗰條友以煩惱 ?」
 
「係吖, Cherry !」吳思穎直言直語地說。
 
Cherry用手捂住自己的臉,微微地搖頭:「唉,真係冇得救,好心就放低佢啦 ! 佢又唔係特別好 !」
 
「唔係咁易架,Cherry師傅 ! 同埋佢真係好好架 ,例如………」吳思穎開始數說著阿朗的優點。
 
Cherry眼見吳思穎沉醉在自己的世界,心裏感到一絲的煩躁,為何一個接近完美的女人,會喜歡上這傢伙 ?  為何要為他煩惱 ? 為何要落得如此田地 ?
 
接著她便說:「人哋都get唔到,你數幾多優點都冇用啦 ! 一係你再主動啲,直接表白,唔使煩咁多 !」
 
吳思穎的頭微微低了下來,露出害羞的表情:「其實……我真係諗往嚟緊同佢表白,但係我仲未諗到要點做……」


 
Cherry從旁邊拉了張椅子過來,椅背對著自己,騎跨而坐:「唉,使唔使幫手吖諗諗計? 雖然我真係好憎條友,但我點會幫你嘅。」
 
「Cherry,多謝你吖,你真係好好吖 !」然後,他們便在班房裏商量表白的計策。
 







同一時間,阿朗坐在校長室的梳化上,背靠著梳化,隔著茶几就是整間學校行政決策的掌權人。
 
阿朗仔細打量女校長的衣著,保守的OL套裝,西裝長褲,除了樣貌看起來比較年輕外,身材和衣著都沒有什麼特別。


 
阿朗先發制人,開口問道:「校長,你搵我咩事 ?」
 
「李子朗,你應該知道發生咩事,你自己睇吓 !」校長把iPad放到茶几上,並推到阿朗的面前。
 
阿朗微微彎下腰,仔細觀看iPad中的影片:「咩事 ?」
 
校長指著iPad的畫面說:「你同李永欣老師喺圖書館做嘅嘢,全部都俾閉路電視清清楚楚拍到晒,樣都睇到晒 。」看起來,校長沒有被畫面所影響,沒有感到絲毫的害羞。
 
阿朗大力拍了一下桌子,並大聲斥責著:「閉路電視 ? 學校冇權監控同學老師,我哋冇授權俾校方咁做,咁樣係犯法 !」
 
校長不動聲色,繼續安然無恙地說:「冇犯法,政府暗地授權俾校方 !」
 
阿朗發覺事情並不簡單,稍微冷靜下來,嘗試理解整件事情,指著校長說:「即係學校所有地方都有啦 !」
 


「係 ! 」校長沒有東遮西掩,直接說出答案。
 
阿朗托著下巴,擺出一幅思考的模樣:「點解你爆晒啲內幕俾我聽,你想點 ?  呢單嘢爆咗出去對大家都冇好處,校方同政府都係會死 !」
 
校長站了起來,慢慢走到辦公桌前:「你反抗到我咩 ? 就算爆晒啲內幕俾你,你都郁我唔到 ! 同埋你自己爆單嘢出去,你同李永欣都係一樣要死 !」然後她坐了上桌上,把左腳搭在右腳上,翹起腳來對阿朗說:「但只要你跟住我做,我可以令你、校方同政府都唔使死 !」
 
「要點做 ?」阿朗問道。
 
校長輕輕笑道:「指證佢,話係佢侵犯你先,然後我哋會幫你 ! 未夠十八歲嘅性受害者可以受到保密,但如果你自己爆單嘢出去嘅話,咁你咪俾出面嘅人屌囉 !」
 
阿朗也站了起來,走到校長面前,將臉貼近她的臉說:「我唔怕死吖 ! 你大我吖 ? 點解你咁想Miss Lee 死 ?」
 
校長露出陰險卑鄙的笑容,娓娓道來Miss Lee的種種不是:「佢成日係到窒頭窒勢,兩句唔埋就窒住曬。同埋個死人圖書館,明明其他學校已經冇曬,佢成日保往間圖書館,搞到上面以為我哋唔配合,批少咗好多經費落嚟,阻住我管治呢間學校,黑人憎,所以我要佢死,佢係抵死架 ! 抵死架 !」然後不停地大笑著。
 
阿朗沒想到她身為校長卻說出如此惡毒的言論,令他倍感錯愕:「就係咁少事,你就要佢死 ?」


 
「少事 ? 唔係少事吖 ! 你知唔知營運一間學校幾辛苦 ?」校長發了瘋般大叫著,然後再發出令人不寒而慄的惡毒笑聲:「李子朗,你冇得揀 ! 你只能夠指證佢,你得罪上面會死得好慘,唔單只你,仲有你嘅朋友同屋企人,我哋都會玩死你哋 !」
 
阿朗不自覺地一步一步向後退,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怖慄感,整個人都毛骨悚然起來,現在他陷入兩難的困境,既不想指證Miss Lee,也不想身邊的人因他而受苦。
 
「點算好…」阿朗坐回梳化上沉思,校長則坐了在桌上,嘴角微微上翘,細心品嚐他絕望痛苦的表情。
 







「阿朗,我鍾意你 !」
 
阿朗只想到一個辦法,他再次站了起來,走到校長面前。
 
阿朗一手把校長推倒,體重輕巧的她一下便倒在桌上,整齊的文具文件紛紛倒下,散落到四周。
 
阿朗用盡全力把她的雙手壓在桌上,並強行把她的雙手拉近,使她的手腕與手腕交接。校長不斷地掙扎著,叫喊著,左右扭動腰肢,雙腿就像在踏空氣般,左一下,右一下。阿朗沒有理會校長的掙扎和叫喊著,一隻手緊握著她的雙手,另一隻手除下腰間皮帶,然後用皮帶綑綁她的雙手。
 
同時,阿朗將把失去皮帶限制的褲子和內褲脫到腳裸,用手不停握動自己的肉棒,為肉棒暖機。
 
「你做咩 ? 快啲放開我 !」校長大聲叫喊著。
 
阿朗深怕自己的行為被人發現,於是將整條內褲脫出並塞進校長那惡毒臭嘴裏。霎時間,整個環境清靜不少,只有一些「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的微弱噪音。
 
「收聲啦,賤婦,嘈撚完未 !」阿朗將她的身體翻轉過來,那平坦的山丘緊貼在桌上,臂部則對著阿朗左右扭動著。
 
阿朗抓著賤婦的腰部,並慢慢向下撫摸,雙手遊走到長褲腰邊的左右兩側時,用力往下一拉,賤婦的自我保護意識下快速把雙腿合上,褲子只脫到大腿的中間,露出了被紅色內褲包裹的屁股。阿朗終於忍不住賤婦的不合作,用力掌摑她的屁股以作懲罰,「啪 ! 啪 ! 啪 ! 啪 !」
 
賤婦從被內褲填塞的口中發出「唔唔唔唔唔唔」的慘叫聲。
 
「賤婦,咪撚嘈吖 !」阿朗把自己的下體壓在賤婦隆起的臀部上,雙手握住她的臀部,而粗大火熱的肉棒緊緊貼在臀部中間凹下的地方,由於隔著內褲的關係,肉棒只能輕微感受到飽滿的臀部,雖然賤婦已經有了一定年紀,她的屁股卻十分堅挺和柔軟,觸感很像胸口那對雙峰。接著阿朗便開始來回擺動腰部,肉棒在那兩片臀肉間不斷來回摩擦。
 
「賤婦,你個籮柚好正吖!」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