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懸崖勒馬

「我係唔會被佢得逞,咁樣係威脅唔到我! 死垃圾!」賤婦心裏說不,小穴卻很誠實,她的臀肉只是被肉棒摩擦了數分鐘,內褲的襠部就已經濕了一大片,又摩擦了數分鐘,阿朗的肉棒才青筋暴起,硬得如一條鋼條般。

賤婦不時扭頭並用兇惡的眼光瞪著阿朗,使阿朗不時看到她看似年輕的樣貌,心中不自覺認為,如果賤婦五官端正而清秀的外表配上的不是猙獰的眼神,可能會是個大美人,加上那勻稱的身材,阿朗推斷出她是未生過孩子的。

阿朗一手拉下賤婦的內褲,賤婦再次發出「唔唔唔唔唔唔」的反抗噪音。阿朗蹲了下來,仔細觀看著那身經百戰而變成黑紅色的肉洞,用手指輕輕地在肉洞的裂縫上下來回滑動。賤婦發出了「唔唔唔唔唔唔」的看似反抗,又似享受的噪音。只是滑動了好一會,阿朗發現整根手指都已經沾滿了賤婦的淫液,她的肉洞就像決堤一樣,淫水源源不絕湧了出來。

阿朗見到此情況下,便開始挑釁著她:「校長! 吖,唔係,係賤婦,睇你個樣都係四十歲上下,你有幾耐冇撲過嘢? 咁快就濕曬?」



「死垃圾,我仲係三十中咋,頂多叫三十尾,同埋上​​次撲嘢都係……幾年前…」賤婦心裏是這樣想著的,但是被內褲填塞的嘴巴只能發出「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作回應。

隨後,他拿起地上的褲子,從褲袋裏抽出手機,「咔嚓」,把賤婦濕潤的肉洞拍了下來。賤婦聽到拍照的聲響,再次發出「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的噪音,阿朗沒有理會賤婦掙扎的噪音,把肉棒對準她的肉洞,再一聲「咔嚓」,把肉棒和那個肉洞也拍了下來,然後,把手機的拍攝功能轉為錄製功能,並按下紅色圓形的錄影按鈕,將賤婦的醜態全都拍攝下來。





正當阿朗準備而正義之名抽插那位賤婦人時。



突然。

手機震動了一下,螢幕上方彈出了TG的通知,是Miss Lee傳來的訊息。

阿朗按了下去,原來是自己和Miss Lee上星期約會的相片,相中的地點是書店, 阿朗正把自己的外套綁上Miss Lee的腰間,來遮蓋裙子濕了的地方。

阿朗停了下來, Miss Lee再傳來了訊息。

Miss Lee:
阿朗,你係一個好人 (唔係派卡)


係咪好驚訝呢,嗰陣咁都俾我影到 !
幾時可以再一齊出去 ? 我好想再俾你保護

阿朗心中暗自思考著「我係好人? 」再低下頭,看到自己的龜頭已經對著了賤婦的陰唇,腦海浮現出「我係好人? 咁我家做緊嘅嘢係好事咩? 我係被佢迫出嚟……我要保護佢………」

阿朗拿著手機,呆若木雞地站在原地「我…做緊啲咩……好恐怖 !」瞬間,他感受腹部出現噁心的感覺,一股反胃感不由得湧了上來。

阿朗懸崖勒馬了,他把賤婦口中的內褲取走,整條內褲都已經被她的口水弄得濕漉漉,再把她手上的皮帶解開,然後拿起手機對著她說:「我已經影曬你嘅相,拍埋片,有曬你個樣,而家我同你都係坐埋同一條船,你唔好對Miss Lee不利!」賤婦只點了點頭,一言不發,沒有再理會阿朗。

阿朗只穿上褲子,把那條濕漉漉的內褲塞進了褲袋裏,整理好衣服後,頭也不回,黯然離開校長室,校長室內只遺下衣衫不整的賤婦。

雖然阿朗已經為自己解開束縛,但賤婦一幅軟弱無力的樣子,靜靜地躺在桌上,屁股對著門口,雙腿懸掛在桌旁,泛紅的臉側向桌上,表情看似厭惡,又似享受,眼見自己被阿朗威脅,心裏很是不忿「死垃圾,夠膽要脅我!」

但是剛剛才擺脫束縛的雙手不自覺地伸向自己的屁股,整個手掌蓋在臀肉上,手指感受到那兩片被肉棒摩擦的臀肉間,還殘留著肉棒的餘溫。 「其實佢碌嘢都幾大,唔怪得之嗰個Miss Lee咁享受。」想著想著,雙手就情不自禁地搓揉著自己的臀肉。






 阿朗走出校長室後,在校園四處漫無目的走著,為自己的魯莽感到羞恥,但是他並不完全認為自己犯了錯,是那名賤婦校長要脅他,但是自己的行為也不算是好事,阿朗整個腦都充滿疑惑「我係好人? 定係壞人?」「我真係好人咩? 」

叮噹……叮噹……

周圍的人都回到班房,只剩下阿朗一個人在走廊上漫步,看上去就像行屍走肉一般。

「阿朗 !」

阿朗被人緊緊地攬著,胸口被兩團肉乎乎的球體壓了過來,他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阿朗 ! 阿朗 ! 你有冇事 ?」那兩個肉球更強烈地壓了過來。



這強烈的壓迫感,使阿朗清醒了過來,他細心一望: 「Miss Lee ? 你又會係到嘅 ?」

Miss Lee回答:「女班長嚟咗圖書館搵你,佢話見你打咗鐘仲未番到班房,去咗校長室又搵唔到你,咪擔心你四圍搵你囉,同埋我見TG都搵唔到你,咪一齊幫手搵你!」

阿朗從褲袋拿起了手機,才發現他已經走了半個小時,而且Miss Lee 也send了數十個的訊息找他;「唔好意思,要你哋擔心 !」

Miss Lee鬆開了手臂,那兩個肉球遠離了阿朗的胸口,但是雙手捉著他的肩膀問道:「你有冇事吖 ? 」

「我會有咩事 ?」阿朗輕輕敷衍了一句。

「你平時都唔會咁冇精神 ! 」

阿朗把臉扭開,用手推開Miss Lee,一步一步向後退,慢慢遠離Miss Lee:「我冇事吖 !」

Miss Lee本能反應下把阿朗拉了過來,再次把阿朗抱入懷中,用溫柔的聲線安撫他:「你唔使呃我喇,女人嘅直覺好準,你而家係到扮冇事啫! 」



接著說:「你平時唔會已讀不回我,你平時唔會遠離我。你有咩事就同Miss Lee 講啦, Miss Lee 愛你㗎!」那溫柔的聲線以及溫暖的懷抱,使得阿朗忍不住伸手攬著Miss Lee。

Miss Lee嘴角微微掀起一絲溫柔而親切的微笑,她的手順著阿朗的頭髮,一下一下,輕輕地撫摸他的頭部:「即係有事啦 ! 係咪關個八婆校長事 ?」

「係 !」阿朗回答說。

Miss Lee鬆開了手臂,她的樣子看起來溫柔之中帶點怒火,然後對著阿朗說:「跟Miss Lee去圖書館,我哋傾傾佢!」但是學校已經遍佈了閉路電視,阿朗便牽起Miss Lee的手:「Miss Lee嗰度唔安全,我哋去另一個地方!」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