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一級一級地踏住樓梯往下走,快要到達五樓時,阿朗便提出送Miss Lee回圖書館:「Miss Lee,我送你番圖書館 !」
 
「唔使送喇,你好好關心下嗰個好擔心你嘅女仔先啦 !」Miss Lee指著前方說道。
 
阿朗的視線集中在Miss Lee指著的方向,看見汗流浹背的吳思穎一級一級地爬著樓梯,東奔西走,尋找阿朗的蹤跡:「吳思穎?」
 
吳思穎跨了數級樓梯,雙手緊緊地握住阿朗的雙手,熱淚盈眶地問道:「你冇事就好,係咪發生咗啲咩事 ?」
 
Miss Lee 眼見吳思穎握住阿朗的雙手,皺起了眉來,強顏歡笑地說:「阿朗佢冇事喎 ! 佢因為啲升學問題上咗去天台吹風,有我陪佢得㗎喇,女班長你就唔使咁擔心啦 !」Miss Lee不單只心中萌生了一點醋意,說話中也帶了酸溜溜的味道。
 


「多謝你嘅幫忙,我同佢番班房先 !」吳思穎輕輕向Miss Lee道謝了一聲,便握住阿朗的左手,勿忙地拉著阿朗回到班房。
 
阿朗用另一隻手向Miss Lee 揮手道別,並做出口形:「今晚再喺TG傾 !」
 
Miss Lee擺出了OK的手勢來回應。
 
吳思穎牢牢握住阿朗的手不放,當他們走到班房門前才願意鬆開,然後對著阿朗說:「有咩事就搵我幫手啦,我一定會幫你 !」
 
「仲有我吖 !」金田不知從哪裏跳出來,拍了一拍阿朗的肩膀。
 


班房裏還傳出了一把女聲:「睇在思穎嘅份上,你有咩需要都可以同我講 !」
 
金田語帶嘲諷地問道:「Cherry ,你其實係咪 Les 嚟 ? 成日痴埋女班長到。」
 
突然,一個籃球從班房裏飛了出來,「啪」的一聲,猶如職業籃球員的射球般,正中紅心,重重地打在金田的臉上,隨即金田便發出痛苦的嘶吼聲「呀………」
 
「暴力女 ! 男人婆 !」金田用手揉搓著自己的鼻子,不斷地謾罵著Cherry。
 
Cherry一言不發,沒有理會金田的謾罵,只是從他旁邊執起籃球,接著走回班房。
 


吳思穎和阿朗兩人搭著金田的肩膀,異口同聲說出:「全班都知唔可以得罪Cherry,你係抵死 !」隨後便跟著Cherry走回班房。
 
「你哋咁樣係向暴力屈服,助長惡勢力,同志們我哋要一齊打倒暴力女 ! 打倒男人婆 !」
 
不一會兒,吳思穎和阿朗掩著自己的臉,不忍直視接下來的悲劇,當他們放低手時,只見到Cherry擺出投球的姿勢,可是沒有籃球在手,應該說籃球已經發射了出去,再一下「啪」的巨響,門外再次傳出痛苦的嘶吼聲「呀………」
 
 
 
 
由差點強姦女校長,到Miss Lee的安慰,再到金田、吳思穎和Cherry他們的支持,這回過山車般的轉折,對一直過著平凡生活的阿朗來說,實在是難以忘懷,到他回過神來,自己已經躺在軟乎乎的床褥上,雙手拿著手機,姆指不停地在螢幕上遊走。
                                                                                                              
【TG對話】
Miss Lee:
心情點 ?
你今晚會唔會又瞓唔著 ?


 
阿朗:
有大家嘅支持,心情好咗好多啦 !
你有冇啲咩可以支持下我?
 
Miss Lee:
天台仲未夠咩
 
阿朗:
未吖
 
Miss Lee:
視像通話 ?
 
阿朗:


可以吖
 
【視像通話】
這次終於見到Miss Lee的全身以及艷麗的臉孔,和上次一樣搔首弄姿的跪坐在床上,唯一不同的是她沒有穿著內褲。
 
Miss Lee手握著假陰莖,吐出舌頭,一下又一下地舔舐著它, 幻想著那根假陰莖就是阿朗的肉棒,舔舐把整根假陰莖都塗上一層黏黏的唾液,使表面變得濕濕亮亮。
 
看著看著,阿朗的下體已經挺起了一個巨大的帳篷,二話不說便把自己的下身脫光,那根粗大堅挺的肉棒擺脫了褲子的束縛,整根跳了出來,直指天花板,然後將鏡頭對住自己的肉棒,讓Miss Lee可以清楚看到肉棒的全貌。
 
Miss Lee看到後,淫猥地流起了口水來,眼中帶著一絲渴求,淫聲淫語地說:「好大條…好想過嚟食咗佢 !」她情不自禁地把整根假陰莖含進嘴裏,舌頭先舔舐假陰莖的表面,再將假陰莖頂出去,當整根快要抽出口穴時,再次用手把它塞回口裏。
 
就這樣,假陰莖不停地在Miss Lee的口穴裏進進出出,阿朗的手也沒有閒著,一手握住肉棒,跟著Miss Lee的動作開始用力地套動,幻想著抽插Miss Lee的口穴的不是那根假陰莖,而是自己這根粗大而堅挺的陰莖。
 
Miss Lee的口穴不停地一開一合,那對修長的大腿則緩緩地向外張開,阿朗一覽無遺地看到Miss Lee兩腿間的一切,才發現Miss Lee左手的食指和中指,神不知鬼不覺地插進了已經滲出愛液的裂縫之內,整個手指都被裂縫包覆著。
 


Miss Lee的手指猛烈地抽動著自己的淫穴,小小的裂縫不停地流出愛液,大腿的根部都變得亮晶晶,同樣地,那根假陰莖也接近瘋狂地抽插自己的人穴,櫻桃小嘴也不停地流出唾液,嘴角和臉頰也都是亮晶晶的。
 
兩人的的身子都完全僵直了,不論是Miss Lee的抽動和抽插,還是阿朗的套動,總之兩人手部運動的速度越來越猛烈。
 
Miss Lee的口穴裏雖然被假陰莖抽插著,也妨礙不了她生理上的反應,嘴裏發出「唔唔唔唔唔唔」含著東西的呻吟聲,下面的裂縫仿佛失禁一樣,大量的淫水噴了出來,使床單濕透了一片。
 
高潮過後,Miss Lee四肢無力,張大雙腿,躺在床上,少許的淫水還從她的裂縫中流出來。雖然阿朗還沒射出東西來,但看到Miss Lee倒在床上,而自己也有點倦意,所以便關閉了視像通話,只在TG中說了句晚安。
 
說完後,便看到周公向他招手,不知不覺間就閉起雙目,跟著周公進入夢鄉。
 
 
 
 
陽光從窗簾的縫隙偷偷進入阿朗的房間,阿朗感受到眼皮暖暖的還帶點刺眼,而且自己的龜頭有種濕淋淋的感覺。
 


阿朗緩緩張大雙眼一看,發現凱晴的舌尖一下一下舔舐著自己的龜頭,唾液均勻地塗在龜頭的表面。
 
「家姐 ! 你做緊咩 ?」阿朗睡眼惺忪的說。
 
凱晴的舌尖停止了舔舐,對著阿朗說:「你又唔著褲瞓教,咁啱又晨勃,咪諗住含醒你囉 !」
 
接著凱晴低下了頭,嘴巴輕輕對著龜頭上的馬眼,吸吮著馬眼分泌出來那鹹鹹淡淡的液體,突然,「雪」的一聲,她便將整個龜頭吸進嘴裏,並大力吸吮著,發出「雪雪雪雪雪雪」的吸食聲,吸食了一陣子後,再把頭緩緩套下去,直到整根肉棒埋進口裏。
 
「Miss Lee,你個口好暖 !」可能是昨晚視像通話的關係,加上剛睡醒的關係,總而言之,阿朗叫錯名了。
 
凱晴聽到那個討厭的名字,睜大了雙眼,舌頭一頂,把肉棒吐了出來: 「Miss Lee ? 你好掛住佢吖 ?」
 
 
 
 
未完待續…




PS:睇番第二章,發現之後嘅章節寫錯咗,家姐原本係寫平胸,但之後我寫錯咗做大波,所以而家我統一番家姐做大波妹,犯咗咁低級嘅錯誤,唔好意思,下次我會留意番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