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姐 ? 李子朗同學,你之前好似唔係咁講㗎喎 !」Miss Lee的臉微微仰起,雙目微閉,一邊的嘴角翹起了起來,彷彿之間,有股殺氣從她的身上湧了出來。
 
「係……係吖……佢係我家姐……」阿朗聽到很有禮貌地稱呼自己,心中感到不妙,支支吾吾地說道。
 
「係吖,我係佢家姐,佢係我細佬,佢仲同我上過床添,仲要一路做一路講家姐仲正過Miss Lee,好爽吖,早知我嘅第一次俾家姐,以後都要同家姐做,呢啲咁嘅說話啦 !」話音剛落,凱晴把手伸向阿朗的褲襠上,溫柔的按著他的大肉棒,然後以轉圈的形式搓揉起來。
 
這場面就像情婦當著有夫之婦面前,不單止說出她的老公跟自己上了床,而且還道出她滿足不了她的老公,所以才找自己魚水之歡。
 
此刻,他們兩姐弟亂倫的事已經被Miss Lee得知了,阿朗心中捏了一把冷汗,唯一令他意外的是凱晴當著Miss Lee和阿朗面前,親自說出他們之間的亂倫關係,這樣阿朗根本不可能當著凱晴說出他們不是兩姐弟,他只能默默承認,使得他就算有一百張嘴,想出一百個天衣無縫的籍口,也沒法瞞天過海。
 


凱晴繼續在Miss Lee面前宣示主權,一邊搓揉阿朗的肉棒,一邊在阿朗的耳邊淫聲浪語地說道:「唉吖,又咁大喇,啱啱出門口前先玩完嚟,你一定好鍾意家姐喇 !」
 
面前凱晴的挑釁,Miss Lee終於忍不下去,一手把阿朗從凱晴的懷中搶了回來,阿朗的膝蓋微微彎曲,有點站不穩的向後靠在Miss Lee的胸口前,阿朗只好紮穩馬步,不讓自己倒下,而他的頭部再次陷進另一名女性的雙乳之中,雙臂牢牢的環抱著阿朗的肩膀,讓阿朗的後尾枕完全陷在那兩團豐滿柔軟的乳球之中,然後將手放到阿朗的褲襠上,但用凱晴不同的來回方式,搓揉起阿朗的大肉棒來。

Miss Lee輕浮得意地說道:「家 ! 姐 ! 你睇吓,阿朗佢都未勃起,我估你一定唔知喇,阿朗佢係鍾意咁樣俾人按小弟弟,你咁按法,阿朗佢又點會覺得爽呢 ! 仲話上過床喎,仲話細佬,點解咁都唔知嘅 ?」
 
「我又點會唔知……」
 
凱晴愣了一愣,罕見的沒有反擊,不是她不知怎樣反擊,她被任何人都清楚阿朗最喜歡轉圈的搓揉方式,看似她對自己親弟弟的事一概不知,好像只知道他的姓名和上學地點僅此而已,親弟弟的生日、歲數、年級、成績等等,作為親姊姊要知的,她好像是全都不知曉。
 


在旁人眼中,凱晴的世界就只有事業,她只知道怎樣營運一間咖啡店,她只知道怎樣賺更加多錢。凱晴只會把所有時間都投放到自己的事業,好像把時間投放到自己的親弟弟身上的可以說是零,陪伴他、了解他、與他一起慶祝生日、與他一起參加家長日,這些最簡單最容易的好像也沒有做過。
 
因為他們的父母早在她成年時過世,這個家中就只有他們兩姐弟相依為命,看似凱晴辛勤工作的目的,就只是想憑一己之力養活自己的親弟弟而已。
 
但凱晴真的是這樣嗎 ?
 
「我一直都好鍾意佢……又點會唔知……但…」凱晴在心中默默地對著自己說。
 
「阿朗係咪好舒服 ?」在凱晴發呆期間,Miss Lee馬不停蹄地繼續挑釁著她。
 


凱晴瞬間反應過來,從腦海中回到電梯大堂,凱晴不自覺地將自己豐滿而彈性十足的乳肉緊緊擠在阿朗的臉上,然後握住阿朗雙手並放上自己的乳房兩側,溫柔地向內揉搓,用那兩團誘人而彈軟如綿的乳肉淫糜的夾擊著阿朗的臉一番,以臉孔裝出一副文雅有禮的親姊姊的樣子說道:「細佬,家姐個胸係咪柔軟舒服好多 ? 你覺得爽唔爽吖 ?」
 
凱晴現在只知道要把自己的親弟弟搶回來。
 
Miss Lee也沒有認輸的意欲,挺起巨乳,同樣地把豐滿堅挺的乳團擠向阿朗的後尾枕,雙手有技巧地向內揉搓自己的乳房,一邊用那對柔軟肥嫩的乳球淫蕩地按摩他的後尾枕,一邊用挑逗的聲線說道:「阿朗,我個波係咪又大又軟呢,上次夾住你嘅小弟弟玩嗰陣,你好生猛好精神㗎喎,係咪好爽呢 ?」
 
阿朗的頭被Miss Lee和凱晴的巨乳熱情地雙雙擠壓著,臉上是凱晴的乳肉,後尾枕則是Miss Lee的乳球,有種說不出的幸福,亦伴隨著透不到氣的窒息感,可以說這是所有男性夢寐以求的情境,而且Miss Lee和凱晴兩人紛紛挺起豐乳,用彈力十足的乳肉夾住阿朗的頭,雙手由兩側揉搓著豐挺而柔軟的乳球,本是幸福的情境,在這樣的舉動下顯得淫蕩萬分。

 「睇嚟阿朗鍾意我個波多啲。」
 
「Miss Lee ! 你算吧啦,細佬佢鍾意我個波多啲,啱啱仲玩到愛不釋手。」
 
「家姐 ! 你就算吧啦,阿朗嗰陣俾我個波夾到幾咁爽,仲要射到我周身都係。」
 
「射到周身都係咋 ? 細佬都係我入面射咗十幾次啦,射滿滿添。」


 
「我同阿朗玩過好多姿勢添,家姐你呢 ?」
 
「Miss Lee !你有玩過嗰啲,我哋都有玩 ! 你冇玩過嗰啲,我哋都有玩 !」
 
就這樣,在電梯大堂裏兩位娘娘互相舌戰起來,你一言,我一語,不相伯仲,以在阿朗眼中,兩人的身份一位是老師、一位是親姊姊,正常情況下說話理應是要莊重一些的,但是在舌戰過程中,她們的口中說出的卻是淫辭穢語,這樣的反差下整個舌戰有種淫猥下流的感覺,而且空氣中本是揚起一陣陣濃烈的火藥味,但在兩位娘娘的淫辭穢語下,彌漫著一陣陣淫糜放蕩的甜酸味。
 
聽著兩人的淫辭穢語,感受著兩對柔軟豐滿的乳球四方八面的包圍以及揉夾,正常健康的男性下體理應會青筋暴漲,整根堅挺起來,可是阿朗並沒有,他的肉棒一點反應也沒有,而且他的內心好像缺少了什麼,在眼眸裏看不出一絲欲望,是累了吧 ? 還是什麼 ?
 
「Miss Lee,要唔要嚟鬥番場 ? 輸咗嗰個以後唔可以再同佢扑嘢 !」凱晴大聲說問道,向Miss Lee遞上戰書。
 
Miss Lee回答說:「好吖,驚你吖 ?」
 
「叮 !」
 


升降機的大門緩緩地打開,幸好升降機內一個人也沒有,不然整棟樓都知道他們三人的淫亂關係,加上這棟樓宇的隔音構造十分出色,也是這棟樓宇的推銷的特點,所以在電梯大堂裏大聲叫喊,只要關上大門,住戶是一家聽不到電梯大堂的叫喊聲,甚至在電梯大堂做愛,嬌喘連連,高聲呻吟,一樣沒有人會知曉。
 
「Lift到喇,我返學先。」阿朗從兩人之間往下竄了出去,擺脫了那兩對乳量兇悍的暴乳,然後衝進升降機。
 
Miss Lee也跟著阿朗走進升降機,舉起手來向凱晴道別: 「我都夠鍾返去學校喇,決鬥嘅嘢遲啲再傾,家 ! 姐 ! 拜 ! 拜 !」
 
正當升降機門緩緩關上時,凱晴雙手阻擋著升降機門,因安全系統下升降機門又再緩緩打了開來。
 
接著凱晴說道:「細佬,我唔記得咗問你,你係咪同阿魚好熟㗎 ?」
 
阿朗猶疑了片刻,腦海中又浮現出阿魚和阿峰親吻的畫面,他只輕輕地回答了一句:「嗯。」
 
「你覺得阿魚佢係點樣嘅人 ?」凱晴又問道。
 
「好人掛。」阿朗的眼神充滿著疑惑。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