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拖住我隻手吖 ! 」阿魚對著阿朗張開手掌。
 
阿朗不由自主地伸出右手,緊緊的牽著阿魚那白嫩的玉手,她的手很有肉感,皮膚嫩滑而溫暖,令阿朗沒有一絲放手的念頭,阿朗再仔細感受她的手,手指不覺地觸摸到兩片柔軟的肉片,肉片之間還有條小縫,如小丘般,小丘上還有一片茂密的小草,這應該是手指縫吧 ?
 
阿朗用力握了握阿魚的手,忽然間耳邊傳來一下銷魂蝕骨的嬌喘聲:「呀……………」隨後,他的手指開始有種濕漉漉的觸感,阿魚的手指縫裏,好像滲出水來。
 
「咩嚟㗎 ?」阿朗睡眼惺忪地說。
 
「細佬,再用力啲摸咪知 !」一把妖媚動人的聲線又再傳進阿朗的耳中,聲線還夾雜著一陣橘子的香味。
 


阿朗緩緩睜開沉甸甸的眼皮,只見到重重的疊影,他再用力眨了幾下眼,視線才開始聚焦起來,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凱晴那如花似月、高貴冷艷的臉蛋,像個果肥汁甜的水蜜桃,讓人想咬一口,配上長長的睫毛、微微彎起的嘴角,天香國色。臉蛋上還長着一頭烏黑迷人的短髮,臉蛋旁的髮絲因身體側著而垂了下去,雖然輕微遮蓋了傾國傾城的容貌,但添加了令人心動的神秘感。
 
阿朗的視線慢慢向下移動,只見凱晴牢牢的摟著自己的右手手臂,手臂幸福地陷進了那兩團白滑嫩口的巨乳之中,乳肉溫暖而柔軟,就像被裝滿暖水的水袋包著一樣,凱晴穿著的是薄如透明的蕾絲睡裙,若隱若現的看到頂著水袋上,那兩顆粉嫩甜美的小櫻桃,以小櫻桃將蕾絲透明的睡裙頂起一個凸起。
 
睡裙兩旁的吊帶不自為何滑落到手臂間,那兩顆堅挺的小櫻桃努力地掛著睡裙的領子,不讓睡裙完全滑落,變成了更暴露更色情的一字領露肩睡裙,不但只露出了迷人而有骨感的鎖骨和肩膊,而且睡裙滑落到剛好遮蓋住那傲人巨乳的一半,形成了激起雄性欲望的白滑豐滿北半球。
 
阿朗的視線再住下移動,看到凱晴的28吋右腿微微彎曲並且搭在自己的右腿上,以自己的右手被凱晴的大腿的根部牢牢夾住,手掌握住了凱晴的私處,阿朗此刻發現剛才夢中觸摸的不是手,而是凱晴肥大肉厚的小丘,驟眼看去,凱晴是沒有穿上平常穿開的蕾絲內褲,即是說阿朗現在是毫無保留地觸摸著她的私處,所以夢中小丘上的不是小草,以是凱晴的茂密烏黑陰毛。
 
凱晴把遮蓋容貌的髮絲住上撥去,用似親切、又似不悅的語氣,瞇起雙眼對著阿朗說: 「細佬,你眼金金咁望住我做咩 ?  係咪又當咗我係Miss Lee,定係想瞓係隔離嘅係Miss Lee ?」
 


「家姐,我又點會咁諗呢 ? 上次只不過未瞓醒,一時口快講錯咗啫 !」阿朗臉上揚起溫柔友善的笑容說道。
 
凱晴原本高冷而優雅的臉孔,忽然間擺出了並不相襯的嬌弱可愛的樣子,然後問道:「既然你咁講,咁你覺得家姐同Miss Lee邊個靚啲 ? 同邊個扑嘢爽啲 ? 係咪家姐最好吖 ? 」
 
雖然換了一些字句,但阿朗知道意思其實都是相同的,他還記起Miss Lee和凱晴都問過這問題,而且不論自己回答什麼,都是落得相同下場。阿朗左思右想著怎樣回答這條比一百萬還要困難的題目,最終他還是想不到任何解決方法,於是把心一橫,放手一搏,右手用力的揉按著凱晴的小丘,然後大聲說出:「兩個都咁靚,同你哋兩個扑嘢都咁爽,兩個都係最好 !」
 
凱晴的口中發出了一聲銷魂的呻吟聲:「呀…………」呻吟聲完結後,阿朗的腹部馬上感受到劇烈的疼痛,阿朗的房間瞬間傳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慘叫聲在屋子裏迴盪起來,好像連隔壁的房子也能聽到。
 
「想食兩家茶禮 ? 同我快啲揀一個 !」 凱晴的眼眸裏顯露出兇狠的眼神。
 


「家姐……… 世一 !」阿朗捂住自己的腹部說道。
 
話音未落,阿朗的腹部又感受到劇烈的疼痛,隨即,阿朗的房間又傳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你講大話 !」
 
「你仲暴力過Cherry,點解我識嘅人都咁暴力 !」
 
凱晴直眉瞪眼,嘴角上揚起凶狠而恐怖的微笑,話語中能感受出一點的醋意:「Cherry邊個嚟㗎 ? 你識好多女仔咁喎 !」
 
「女同學嚟㗎咋,冇咩特別關係 !」阿朗知道自己說錯話,面不改色地解釋起來。
 
不知是阿朗的撒謊技術提高了,還是凱晴沒有刻意拆穿,凱晴只是說了一句:「咁就好啲 !」
 
阿朗本以為事不過三,但這個世界得罪女人或是對女人說錯話來,不論是三或是一次,都一定會受到懲罰,無錯的是「一定」,她們絕對不會放過你。


 
「呀……」阿朗的喉嚨再次傳出淒厲的慘叫聲。
 
「家姐……點解………」
 
「無計啦,家姐係咁暴力㗎喇,既然你識嘅人都咁暴力,咁我打你都係好正常不過啫!」凱晴的眼神、笑容甚至是語氣,都與宮廷戲中那些勾心鬥角、狡猾奸詐的娘娘一模一樣。
 
「娘娘……對唔住…奴才罪該萬死…求娘娘…饒我狗命…」阿朗躺在床上向凱晴求饒。
 
「你搵你啲女仔求饒啦 !」
 
隨後,凱晴,鬆開摟著阿朗的手,可口嫩滑的乳肉一下子放開了阿朗的手臀,然後她用手撐著床褥仰起身子,身子仰起時,那條性感蕾絲睡裙終於擺脫了堅挺的小櫻桃,緩緩地向下滑落,露出了性感美麗的蝴蝶骨以及白滑得反光的背部肌膚。凱晴雙手舉起,弓起身子,挺起胸口,伸了個懶腰,那對充滿彈性的豐滿巨乳,也跟著向上挺了起來,小幅度地晃動了數下。
 
因凱晴美背的阻擋,阿朗只能從身後看到她的背乳,但這沒有減去凱晴身上淫蕩的味道,那對美背也擋不住豐滿圓大的背乳,配上纖細的腰肢和豐滿的臀部,反而彎起了一道優美的曲線,令人垂涎欲滴。
 


阿朗的雙手不自覺地從腋下伸了過去,繞到她胸前,張大手掌,握著那對沉甸甸、怎樣張大手掌也包覆不住的豐滿巨乳,十指都深深陷進其中,然後忽輕忽重地搓揉起來,觸感就像搓揉著柔軟有彈性的麵團一樣,麵團被壓出十個淫靡的凹痕,手指縫中溢出一團團如牛奶般嫩滑的麵團,阿朗加大了搓揉的力道,肆意地把麵團搓揉成各種淫糜的形狀。
 
「嗯…嗯…嗯………」凱晴情不自禁地呻吟起來。
 
「娘娘,奴才嘅手勢如何 ? 」阿朗扮起了宮廷戲中的奴才,不停地按摩著凱晴的胸部,哄她開心。
 
「奴才…嗯…可以唔可以再舒服啲 ? 」
 
「 奴才遵命 !」阿朗把手褪到巨乳的側面,用手指捏著那對粉嫩甜美的小櫻桃,然後開始有技巧地輕柔地搓揉起來,凱晴臉上剎那間露出了如痴似醉的表情。
 
阿朗見狀,便吐出舌頭,由凱晴的後頸往上舔到她的耳根處,凱晴不禁打了個冷顫起來,緊緊的咬著下唇,壓低了喉嚨,發出低沉的呻吟聲。
 
「嗯…嗯…嗯…嗯…嗯…嗯…嗯…奴才…見你服侍得咁好…等娘娘…俾啲獎勵你…」凱晴的雙手住後伸去,在阿朗的褲子胡亂摸索一番後,終於找到他的肉棒,當凱晴準備握住肉棒並且套弄時,赫然發現,他的肉棒好像還沒有勃起來。
 
「奴才,你條嘢近排係咪操勞過度 ? 」 凱晴扭頭問道。


 
阿朗伸回舌頭,支支吾吾地說:「Er……係掛…可能我近排打得多丁掛 ! 」
 
「定係你同嗰個咩Cherry定係Miss Lee玩得多咋 ?」凱晴怒目橫眉,怒視著阿朗。
 
「都話咗唔係囉,近排多嘢做有啲攰啫 !」阿朗臉色不變,神色自若地再次撒謊。
 
凱晴揚起眉毛,瞪大雙眼說道:「你講大話 ! 星期五你實係同佢哋玩得好開心啦,嗰晚凌晨先番到屋企 !」
 
說到星期五晚上,不知為何,阿朗腦海裏只浮現出,阿魚和阿峰親吻的畫面,他的腦袋忽然熱了一熱,隨即對著凱晴發起脾氣來,大聲吼罵著她: 「家姐,我冇講大話吖,都話咗近排真係多嘢做,搞到好攰,我已經好多嘢煩緊啦,你可唔可以唔好咁盲塞啫 ! 」
 
凱晴愣住數秒,本來憤怒的臉孔逐漸變得面無表情,然後說:「你以前唔會咁大聲鬧家姐,對唔住,家姐加重咗你嘅煩惱,家姐以後唔會再打擾你嘅事 !」
 
凱晴說完後,她穿回自己的蕾絲睡裙走了下床,漠然地走出阿朗的房間。
 


 
阿朗沒有理會凱晴,梳洗乾淨穿好校服後,便關上大門和鐵閘,走到電梯大堂,按了按面板上的按鈕,然後退後一兩步,不禁沉思起剛才自己按捺不住吼罵凱晴的事情。
 
「家姐今次又真係過分咗,但我咁大聲鬧佢又真係唔係咁好。」沉思了一陣子,阿朗忍不住雙手抱頭,開始抱怨自己起來:「唉哎 ! 點解會無啦啦發脾氣鬧佢㗎 ! 佢以前對我咁冷淡,成日面無表情咁對住的,而家咁著緊我咪幾好囉 ! 啱啱佢個樣好在意我㗎 ! 唉哎 ! 我做乜鬼嘢吖 !」
 
就在阿朗沉思抱怨時,霎時間,他感受到一對豐滿而肉乎乎的肉團緊緊地擠在自己的背上,柔軟的,溫暖的,一雙白嫩的手臂牢牢的攬著自己的脖子,阿朗下意識認為攬著自己的人是凱晴,忍不住回頭想為剛才自己的衝動道歉時,他才發現攬著他的人並不是凱晴。
 
「Miss Lee ?  點解你喺呢度 ?」阿朗在不明狀況下目瞪口呆地問道。
 
「我出門口咪會喺呢度  !」Miss Lee泰若自然地說道,好像是依照計畫一樣。
 
「吓 ? 」
 
「我住喺你隔離吖 !」語畢,Miss Lee就在阿朗的臉頰上,蜻蜓點水的吻了一口。
 
只不過天意弄人,就在此時,凱晴拿著阿朗的銀包從門口衝了出來,剛巧碰見他們的親熱行為。
 
凱晴臉上翹起「親切近人」的微笑,瞇起雙目,就好像在掩蓋氣勢洶洶的醋意: 「早晨吖,Miss Lee ! 」然後,便把阿朗拉了過來,本想緊緊地抱入懷中,但阿朗一個站不穩,身體微微向下俯,頭部親蜜地陷進她的雙乳之中。
 
「做咩攬到咁實佢吖 ! SP !」Miss Lee 微微閉起雙目,和凱晴一樣翹起滿懷醋意的笑容,毫不留情地反擊起來。
 
「你就SP ! 我係嚟拎番個銀包俾我嘅 細 ! 佬 !」 凱晴將那對不輸Miss Lee的豐滿巨乳緊緊貼在阿朗的胸口,並且輕輕擠壓了他的臉數下。
 
「唔該……家…姐…」
 
電梯大堂裏傳出一陣濃烈的火藥味,局勢已經發展到了十分緊張的階段,兩位娘娘劍拔弩張,承接上次的戰局,看來第二場世界大戰一觸即發,以夾在兩人中間的奴才知道,自己也應該逃不過淪為炮灰的悲慘下場。
 
 
 
未完待續…


PS:之後可能會玩吓禁慾,不過未諗好點玩住,如果大家有啲正嘅提議不妨留言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