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思穎含情脈脈的凝望著阿朗,在他的瞳孔反光位上,隱約看到自己的面孔。
 
這一刻,她只想自己的面貌能夠永遠鎖在他的眼眸裏,就像把珍貴的東西鎖在夾萬裏,不讓其他人進去,也不讓自己離開,想自己永遠屬於他,刻上他的名字。
 
所以吳思穎鼓起了勇氣對著阿朗表白。
 
「阿朗,我都想要你,其實我鍾意咗你好耐 !」
 
「好耐 ? 我一直以嚟都唔知,但係……點解你會鍾意我 ?」阿朗的樣子顯露出疑惑。
 




吳思穎嫣然一笑,雙目深深看着阿朗,樣子甜蜜蜜的像吃了蜜糖一樣,憶述起當天發生的事情。
 
「你仲記唔記得,有一次已經放咗學好耐,我偷偷哋匿埋咗喺班房嘅角落喺度喊,唔知點解你會發現到我,仲走過嚟安慰我。」
 
吳思穎的樣子忽然間顯露出幾分低落和失意,她微微垂下頭,皺了皺眉,然後有點強裝歡笑地繼續說道:「由細到大我俾人嘅感覺都係可以一個人解決晒所有嘢,咩女神,咩校長個女,咩才女,一個又一個標籤掛喺我頭上,有時候我都以為自己真係超人嚟。」
 
當吳思穎說到這裏時,眼眶已經紅了起來,而且蓄滿了一缸的淚水,可是,她強忍著淚水,不肯讓他們滴落下來,逞起強來繼續說著。
 
「去到壓力爆煲真係搞唔掂嘅時候,無論係身邊嘅朋友,抑或係最好嘅姊妹Cherry,定係其他人都只會期待我可以一個人去面對,我唔想辜負大家嘅期望,但係我自己一個人真係搞唔掂,嗰一刻就發覺自己真係好孤獨。」
 




「不過好好彩……」吳思穎開始哽咽起來,她瞇起雙眼,眉眼彎彎,淚水被眼皮逼出眼眶,如一顆顆透明的珍珠劃過她的臉頰,留下了一度似幸福又似傷感的淚痕。
 
淚水劃過臉頰後,吳思穎的嘴角微微向上翹起,嘴唇略呈出幸福的弧度,笑靨如花,臉頰上還出現了兩個深深的可愛的笑窩。
 
「不過好好彩,嗰陣有你陪我,你喺我隔離踎低,粒聲都唔出咁陪住我 !  由嗰一刻開始,我就覺得你好唔同,之後我一直都有留意住你,唔知點解越留意你,自己就越嚟越鍾意你。」
 
「仲有呀…」
 
吳思穎從口袋裏抽出了那條印有熊貓圖案的手拍,然後打開手帕說:「呢條手巾係你嗰陣時俾我抹眼淚,我而家仲keep住,本來喊緊嘅我因為佢個熊貓圖案好得意同搞笑,搞到我明明喊到收唔到聲變到笑到收唔到聲 ! 」
 




阿朗沉默了一陣子,笑了笑,笑容似自嘲,又似喜悅,然後說道:「估唔到我都會有人鍾意,仲要係全校公認嘅女神鍾意我 !」
 
「傻啦,其實你係值得㗎,因為你係一個好人,所以我鍾意你,我想要你,我都想你要我,所以……」吳思穎沉默不語了一會又繼續說了下去。
 
「阿朗,你可唔可以做我男朋友 ? 」
 
這一句說話,存放在鐵盒裏也不知有多久,鐵皮上已經佈滿銹漬,還鋪上了一層層的塵埃。
 
到這一刻,吳思穎終於手握鑰匙,鼓起勇氣把鐵盒打了開來。
 
「可以吖 !」
 
吳思穎聽到後,嫣然一笑,雙目深深看着阿朗,樣子甜蜜蜜的像吃了蜜糖一樣,眼眶情不自禁地湧出了歡樂的淚水,心中奔騰著難以形容的感覺,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情境,怎麼也想不到只會出現在腦海中的畫面,如今竟然實現了。
 
吳思穎牢牢地抱著阿朗的腰間,把頭微微住後仰起,向阿朗索吻,接著,阿朗的臉也主動向前,自己嘴唇貼著她柔軟而濕潤的櫻唇,回應她的索吻,雙唇不留一絲的隙縫,緊緊地連在一起,他們兩人之間的距離又縮窄了不少。




 
兩人互相擁吻起來,阿朗用舌頭把吳思穎的貝齒微微張開,然後把舌頭探進去,時而在她的口腔裏不停地撩動,時而舔舐著吳思穎那條軟棉棉的小舌,有時侯,舔舐還不能夠滿足到阿朗,便把她的小舌吸進口裡不停地吸吮。
 
吳思穎模模糊糊地說:「阿朗,鍾意你……最鍾意你,不如我哋再進一步…… 試下做愛 ?」
 
「好,我都最鍾意你,你係我心目中係最重要。」
 
看起來,現在他的眼眸和口腔裏都只有吳思穎,可是在他心中最重要的究竟是誰 ?  真的是現在跟他擁吻的吳思穎 ? 是傷害他很深的阿魚 ? 還是跟他亂倫的凱晴 ? 抑或是拿了他第一次的Miss Lee ? 更有沒有可能是吳思穎的好姊妹Cherry ?
 
不知道,阿朗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是什麼。
 
就像祼考時,打開試卷由上至下一排一排的看著一條又一條外星文字寫的問題,不論多細心閱讀問題,問題是看不懂的,答案可想然之都是不會看得見。
 
可是,不知是幸運抑或是不幸,只有一個答案他是知道,吳思穎在他心中的地位是比不上其餘四名美女。
 




阿朗的答應,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這樣回答,他不知道正確的答案,他胡亂填了個答案就算了數,之後就靠運氣撞出一個正確的答案。
 
填上答案的阿朗沒有再理會試卷,一邊用舌頭纏綿無比地舔舐著吳思穎那柔軟的香舌,一邊用手溫柔地脫走她身上的那件濕漉漉得如透明的白色校服,吳思穎沒有反抗的讓阿朗脫走自己的衣服,而且左右扭動著身體配合著他的脫衣,讓一身性感淫糜的媚肉暴露在他面前。
 
雖然半罩型的綠色胸圍的遮掩了那對誘人的巨乳,整體看起來有點失色,好像不夠淫蕩,可是那兩團又大又白的誘人可口的乳肉只被胸圍遮住一半,加上,不知是胸圍不合身,還是她的巨乳真的太大,胸圍把豐滿的巨乳高高撐起,中間還擠出了一條深深的乳溝,那個胸圍沒有減退她的肉體的誘人,反而讓她看起來更加色情。
 
可是,人總是貪心的,阿朗的手偷偷地繞到吳思穎的後背,有技巧的用手指挑起胸圍的扣子,胸圍很不爭氣的掉下來,一對完美無暇的豐滿巨乳失去了胸圍的承托,淫蕩地在空中上下蕩了兩下,以嬌豔欲滴且粉嫩的乳暈和乳頭也隨著巨乳,在空中蕩了兩下。
 
脫走校服和胸圍後,他的手有時不安好的愛撫著吳思穎的美背;有時會遊走到吳思穎的臀肉上,輕輕地撫摸了數下,感受著光滑的嫩膚;有時還會遊走到吳思穎那如水袋般的巨乳上,雙手抓住那對巨乳,巨乳大得就算是把十指深陷其中,也只能可惜的抓到一半滑膩的乳肉。
 
阿朗只能抱著不忿,用力並且以順時針的方向,肆意地狂揉著那對豐滿碩大的巨乳,把柔軟且彈性如綿的乳肉當成麵團,揉弄成各種淫蕩可口的形狀,同時間,阿朗的舌頭繞著吳思穎的香舌團團轉,同樣地,吳思穎的香舌也跟隨著阿朗的帶領,圈著阿朗的舌頭團團轉,就這樣,兩人滑膩的舌頭互相攪和在一起。
 
銷魂噬骨的舌吻和愛撫,使吳思穎興奮得滿臉暈紅,閉起美目,她輕輕掙開阿朗的擁抱,把櫻唇抽離其中,然後喘著氣來,大口大口把空氣吸進肺部,她那對豐滿而彈性十足的巨乳也隨著櫻唇開合的節奏,急促地起伏著。
 
她一邊喘著氣,一邊問道:「你係咪睇AV學返嚟,點解好似咁熟練嘅。」




 
阿朗又再說謊了:「咁男仔係咁㗎啦,班長你滿唔滿意先 ? 」
 
「阿朗,叫我思穎就得,我哋而家係男女朋友 !」
 
「思穎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