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如其來的開門聲把兩人都嚇呆了,思穎的小穴仍然緊緊含著阿朗那根大肉棒,可是他們此刻沒有半點交媾的意欲,心裏只有擔心與好奇,心靈相通般的一同望向浴室門口的方向,好奇著門外所發出的聲響,擔心著被思穎的母親發現他倆的事情。
 
大概過了數十秒,門外好像沒有絲毫的動靜,一點的聲響也沒有,兩人以為只狂風拍打門窗的聲響,於是又再心靈相通般的把視線扭回自己的前方,眼眸交錯,彼此的容貌重新投射入眼睛裏。
 
思穎媚眼如絲的盯着阿朗,從她的眼神裏透露出她還想要多一次。
 
果不其言,思穎順時針地扭動著自己那對豐腴白滑的大屁股,小穴扭著那根粗大無比的大肉棒,讓肉棒肆無忌憚地在緊窄的肉洞有秩序地攪動,用圓大的龜頭磨擦著自己那柔軟而濕暖的肉壁。
 
思穎芳口微張,對著阿朗吐出一聲銷魂滿足的呻吟聲:「阿朗你嘅細佬好大好正,好想好想好想再被你懲罰吖 !」
 


阿朗聽到後,在思穎的耳邊輕聲細語著:「仲叫細佬 ? 我嗰碌叫大支嘢 ! 或者你可以叫大肉棒 ! 」
 
話音未落,阿朗便雙手抓緊思穎的那十指也不能盡握的豐滿肉臀,臀肉上各烙痕了一個深深的紅色抓印,然後他再次前後前後般的擺動自己的腰間,讓大肉棒再一次在思穎的小穴裏像駿馬一樣奔馳起來,小穴內佈滿四周的柔軟濕暖的嫩肉,緊緊地纏繞著、擠壓著、吸吮著、磨擦著大肉棒的全部。
 
在小穴被大肉棒抽插所帶來的快感下,思穎那明豔動人的嬌容,春意盎然且淫猥下流,她皺起雙眉,表情飄飄欲仙似的,口中開始按耐不住說出淫言蕩言起來。
 
「阿朗……小穴入面好痕吖……插大力啲……用你嘅……大肉棒……大大力咁插入嚟……好爽……好爽……好爽吖……」
 
在校園裏受萬千師生愛戴,人見人愛,車見車載,體貼健康的女神形象,毫無保留地被阿朗的大肉棒徹底粉碎,俏人的臉龐上只剩下淫蕩的通紅,媚眼微閉,櫻唇一張一合地嬌喘籲籲。
 


思穎的大小陰唇,時而被插進去的大肉棒撐得開開,時而被抽出來的大肉棒撐得不算盡興,穴口一開一合,插進去時,小穴裏會有種鼓鼓的滿足的感覺,抽出來時,則會有種空虛的欲壑難填的感覺。
 
思穎的雙頰泛起一層層紅暈,眉宇之間,似是享受滿足之色,又似是貪得無厭之色,那如此誘人的櫻唇不再是微張這般簡單,淫蕩的張大香唇,吐出香艷甜美的舌頭,此時此刻,她的樣貌就像母狗一樣,向主人伸出舌頭,示意著、渴求著更多的美味可口的「美食」。
 
阿朗的舌頭不自覺的伸了出來,用舌尖頂著思穎的舌尖,看起來,兩人的舌頭就像被膠水黏住似的密不可分地黏在一起,而且兩人的舌頭舔舐著彼此的舌頭,如打了結的繩索般在空中糾纏在一起。
 
有點貪玩的阿朗把舌頭縮回去,勾引著思穎把舌頭伸過來,中計的她不由自主的把舌頭伸過來追逐阿朗的舌頭,阿朗見狀,張開狼口,吸吮著思穎伸過來那甜美的香舌,就在這刻,他們四唇相觸,不單止在性器上緊緊相連起來,而且在唇和舌上都相連起來。

當阿朗吸吮得差不多時,便鬆開了狼口,讓思穎把香舌吐回去,把嘴抽開,在四唇分開時,他們的舌尖都是同樣地以吐了出來,好像有點依依不捨,兩人舌尖上的唾液在空中拉成一條綿長的水絲,那條水絲好像又把兩人連在一起了。
 


思穎貪得無厭似的繼續伸出那條嬌嫩的舌頭,阿朗再一次吐出舌頭,舔舐著她的舌尖,彼此的舌頭在空中又再次偷快地交纏起來。
 
就在他們的舌頭和性器互相糾纏起來時,忽然間,傳出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咚咚咚咚咚咚」
 
接著,一把令人討厭的聲音從門外傳了進來。
 
「阿女,你沖完涼未 ? 出面好大風大雨,搞我成身都濕晒 !」
 
頓時,兩人又再停止了交媾,這刻才發現剛才門外的開門聲原來真的是思穎的母親,此刻,他們憂心起來,被敲門聲和那討厭的聲音嚇得有點不知所措。
 
「阿女 ? 阿女 ? 你聽唔聽到 ? 」討厭的聲音又從門外傳了進來。
 
「聽到 !」思穎在浴室大聲地呼叫了一聲。


 
「聽到喇咩,仲有點解你係入邊叫嚟叫去,係咪發生咗啲咩事?」
 
「冇事吖 ! 」思穎喉間溢出幾絲微弱的聲線。
 
「真係咩 ? 一係你開門出嚟同我講 ! 」
 
「但係媽咪我仲沖緊涼 !」
 
「我唔理你,我而家俾五秒你,五秒之後仲唔出嚟我就打開道門,媽咪已經俾晒私隱你 !」然後,討厭的聲音開始倒數著:「五,四…………」
 
思穎沒有辦法,只能關掉了花灑,心有不甘地把交叉箍在阿朗的腰間的雙腿放下,接著,把盤在阿朗肩膀上的雙臂緩緩鬆開,然後再將正吞嚥著大肉棒的小穴向後抽出來,當小穴抽離大肉棒時,龜頭的棱角一下下地刮著思穎的肉壁,就像倒勾一樣勾著肉壁上的嫩肉,不讓小穴離開。
 
龜頭的棱角留不住思穎,小穴最後都是把大肉棒吐了出來,阿朗的雙手本想緊緊地抓著思穎彈性十足的臀肉,不讓她離開,可是,思穎最後都是拉開淋浴間的玻璃趟門離他而去。
 


當大肉棒整根抽離出小穴時,思穎的小穴失去大肉棒的堵塞,好像變得空洞洞起來,身子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口中吐出了充滿空虛感的哼聲:「嗯……唔好………」。
 
巧合的是,兩人性器分開時,就像他們的四唇分開時似的,龜頭上的淫液在思穎的穴口間拉成起了一條綿長的淫液絲,不幸的是,那條淫液絲因思穎的離去,在空中絕望地斷開了。
 
思穎飛快地走到門前,微微俯下嬌軀,小心翼翼地把門打開,門打開的幅度只是剛好讓她的頭部探出去,好讓母親看不到淋浴間的阿朗。
 
「三,二 …… 」
 
「咩事吖媽咪 ?」思穎很有禮貌地問道。
 
「我問你點解係入邊叫嚟叫去 ?  咿哇鬼叫咁,女仔係唔應該咁 ! 」
 
腦筋轉數快的思穎,不用數秒就想出了一個解釋:「媽咪,啱啱有隻曱甴係浴室度,咪驚得濟叫嚟叫去 !」
 
「阿女,就算係咁都唔代表你可以咿哇鬼叫,因為……………」討厭的人開始了討厭的說教,思穎沒有怨言地默默接受著母親言語上的炮轟。


 
阿朗站在淋浴間跟著思穎一同聽著討厭的說教,心裏開始有點煩躁的感覺,便把頭探出淋浴間,視線開始往浴室四周故亂張望,當浴室都被他看厭後,視線回到思穎的身上時,阿朗的雙眸被她淫蕩的姿勢所吸引住。
 
思穎微微俯下的嬌軀,在浴室的燈光下,她美背上的肌膚顯得更雪白嬌嫩,胸前兩團雪綿而豐滿的巨乳不敵地心吸力的影響,淫蕩的垂了下去,兩顆鮮艷的櫻桃硬脹地倒掛在雪白飽滿的乳肉之尖。
 
不只是那對乳肉,思穎還高高地把性感而豐腴的臀部翹了起來,讓兩腿之間的小穴給阿朗看得一清二楚,那濃密而且呈倒三角的恥毛看起來柔軟而黝黑,與她雪白無瑕修長的雙腿形成鮮明對比,令阿朗的視線更集中在她的恥毛,以及恥毛下窄圓的小穴口。
 
阿朗像個忍者般的,用腳尖小心翼翼地走出淋浴間,然後走到思穎的背後,看到她那性感的背臀曲線,喉嚨嚥了一啖口水,視線緩緩往下移動,眼巴巴地看著思穎的小穴,失去大肉棒堵塞的小穴就如同身上另一張的櫻桃小嘴,大小陰唇就是雙唇,陰道則是口腔,再仔細一看,可能是抽插過於激烈,陰唇亦變得紅通通的,而且肥大腫脹起來,小陰唇被撐成呈O的形狀,不過這樣反而增添了不少的色氣度。
 
小穴不停地一張一合,好像在回味著大肉棒的抽插,在陰唇張開時,阿朗能清楚地看到小穴裏頭的嫩肉在抽搐著,好像想排出什麼來,忽然間,思穎的大小陰唇輕微地抖顫起來,像是小穴裏頭感到了一些很癢的感覺。
 
過了一會,微張的小陰唇開始流淌出一股股濁膩乳白而帶著血絲精液,混著淫水與陰精,而且還是新鮮帶有溫度的,從她的桃花洞洶湧地溢流出來,並且順著她緊緊閉合著的那白嫩修長的大腿緩緩流下,滴在冷冰冰的浴室磁磚上。
 
小穴裏頭的嫩肉每抽搐一次,桃花洞的洞口便會逐漸縮小一點,最後當一股又一股混合的淫液全都從小穴裏排出來後,便回復成一條幼細且緊窄的肉縫,兩片紅嫩的小陰唇也跟著縮回成長線的形狀。
 


阿朗看著她這淫蕩的小穴,內心很是忐忑不定,慾火焚身,他雙手十指不由己的抓著思穎那兩團豐腴肥膩的大屁股上,細嫩臀肉在指縫間滿溢而出。
 
隨後他用盡全力將臀瓣分了開來,回復原狀的粉嫩肉縫和大小陰唇頓時被重新撐開,那二片肥厚的大小陰唇張了開來,妖媚的張開小穴的嘴來,桃花洞內一股滑潺潺的淫水和濃稠的精漿,隨著地心吸力又再次從穴口源源滲出。
 
思穎被阿朗突如其來的攻勢嚇了一嚇,眉頭緊鎖起來,雙眼睜大了一下,不自覺的輕輕咬起下唇,在自己母親面前輕輕地呻吟了一聲。
 
「嗯……」
 
「仲有吖,作為一個女仔係應該注重………阿女,你有冇聽我講嘢 ? 同埋個你啱啱又係咩事,發出咁嘅聲? 」
 
「媽咪,我隻腳有少少抽筋,所以先咁。」思穎再次破解了危機。
 
「阿女吖,抽筋都應該要保持優雅嘅姿態,平時我係點教你…………」
 
沒有錯,那個討厭的賤婦人又開始了令人感到煩躁的說教。
 
阿朗沒有再理會這煩人的說教,把自己的大肉棒放進思穎那肥大的臀溝之上,那兩團彈軟如綿好像乳肉似的肥美臀肉,就像熱狗似的夾住自己的大肉棒,然後阿朗開始前後擺動自己的腰肢。
 
在花灑水的滋潤下,臀肉的雪白肌膚變得濕淋淋,大肉棒在上兩團臀肉的磨擦變得更加順暢,思穎那渾圓飽滿的大屁股亦跟隨著大肉棒磨擦的節奏,淫蕩地似小狗般的左右扭動著,把夾在臀溝中的大肉棒左右左右地磨過不停。
 
只是隔了一道浴室的門,在那名賤婦校長眼中,只看到女兒因雙腿抽筋,面有難色的聽著她的訓話,但其實在浴室的門後,思穎的大屁股正與阿朗的大肉棒激烈地磨擦著,並且是當在自己母親面前,與自己母親有正常對答下,用豐滿的臂肉磨擦著阿朗的大肉棒,她不是面有難色,而是春心蕩漾,這顯得異常地色情,浴室內的場面極為淫糜。
 
磨著磨著,阿朗的大肉棒已經有點不耐煩起來,思穎的小穴愈磨就愈多淫水直溢出來,淫水潺潺,雖然臀肉的確是充滿彈性,可是小穴內的嫩肉更為吸引,不止充滿著皺褶,而且灼熱緊窄,所以阿朗的大肉棒便從臀溝之上,轉移到思穎的小穴口前,用龜頭頂著她的桃花洞口。
 
接下來,阿朗緩緩地小幅度把肉棒再次插進思穎的小穴內。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