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朗將沉沉的眼皮緩緩睜開,模糊的視線重新聚焦在某一點上,映入眼簾的還是那張熟識的臉龐。
 
阿朗悄然默默的拉了拉被子,蓋在凱晴的肩上,以免她著涼,然後托起腮骨,靜靜的凝望著凱晴。
 
她那傾國傾城的容貌,縱然是睡著了,也散發著陣陣冷酷的氣息,況且在如此近的距離下,阿朗還感受到一道道暖烘烘又香噴噴的呼氣直直地吐到自己的臉龐上。
 
一吸一呼,一呼一吸,阿朗恰似研究員般的觀察凱晴鼻孔的擴張與收縮,美其名是研究員,但實際上,有誰會觀察鼻孔?大概也只有痴漢吧!
 
「我點解會同思穎一齊 ?」
 




這個煩惱劃破了凱晴的美貌,劃破了他的研究,他又再次被這問題偷襲了。
 
他想,他不與凡人一樣,只注意到她的外表,只注意到她的身材,他應該是從思穎的身上,看到了凡人看不到的東西,以這東西深深的吸引著他,讓他選擇與思穎一起。
 
或許,這就能回答到自己的疑問。
 
或許,這能說服到自己。
 
或許,Cherry聽到後,會好過一些。
 




或許,在凱晴身上,也是管用的。
 
「家姐 ……… 」阿朗低聲說道。
 
他又再提起了令人清醒的稱呼,那是他們仍是親人關係的最佳證明。
 
那一段只有維持了兩小時十五分鐘且只屬於戲院的情侶關係,籍著馬眼噴射出的一道濃精,他們離開了戲院、回到他們的家,如同流星般,轉眼即逝。
 
雖然如此短暫,但是在夜空上,流星用它緊有的時間與生命,劃上了一道耀眼且若隱若現的弧線,比起那一套不帶任何高潮起伏的爛片,更為耀眼亮麗。
 




「都講咗…… 唔好叫我做家姐 ! 」凱晴支支吾吾地說。
 
然後,她睡眼惺忪的揉著雙眼,緩緩地支起身子,被子因地心吸力滑到她的腿間上,她那雙豐滿白嫩的巨乳以及嬌嫩的姛體,失去了被子的掩蓋,再次暴露在阿朗的眼前。
 
白皙柔嫩如白雪般的肌膚,以及豐滿性感如葫蘆般的身材,勾魂攝魄,再次讓阿朗欲罷不能,雙眸深深注視著她。
 
凱晴掩著阿朗的雙眼,撲克臉上泛起了一層羞紅,並說道﹕
 
「衰人,你望夠未 ? 」
 
「咁你真係好靚,唔望番夠本點得呢 ! 」
 
「你以前都冇咁口花花,係咪俾個Miss Lee教壞晒 ?」
 
阿朗捉著凱晴的雙手回答說︰




 
「大家都對我好好,冇教壞過我,家姐,你可以放心 ! 」
 
「係先好吖 ! 」
 
「更何況,我仲有家姐你吖嘛 !」
 
「得喇得喇,我唔夠你講吖 ! 」
 
此時此刻,凱晴的三寸不爛之舌,罕見的沒有進行還擊,她拉起了被子,蓋在阿朗的頭上,試圖掩蓋著他的視線。
 
「家姐,你做咩吖 ? 」阿朗揭開了被子問道。
 
他揭開了被子後,只見得凱晴的雙眼不知為何的紅了起來,她又再揉了揉雙眼,然後光著身子慢條斯理的走下了床。
 




「家姐 ? 你做咩吖 ? 」阿朗又再問道。
 
「我有少少肚餓,你落唔落街食嘢 ? 」 凱晴微笑著回答。
 
這一種微笑,似曾相識,令阿朗不知覺的憶起Cherry強顏歡笑的樣子。
 
然而阿朗並沒有說出口,他只輕輕的回答說:
 
「好吖,而家仲未天光,落到去應該可以食返個早餐 ! 」
 
凱晴摸了摸額頭,無言地望著阿朗說:
 
「其實 ……… 」
 
「而家已經係夜晚 ! 」




 
阿朗聽到後,愣住了數秒。
 
起先,他掛著若有所思的樣子,望向窗外的夜空,然後,他抱著不信的心態,拿起了枕頭旁的手機。
 
他按了一下手機的開關鍵,打開了螢幕。
 
19:46
 
冷冰冰的數字顯示在螢幕上,在這排數字的下方,還有數條來自思穎的WhatsApp訊息。
 
「阿朗,你起咗身未 ? 」
 
「不如晏少少出嚟食個晏,今日媽咪晏就唔得閒管我,我可以偷偷地鼠出嚟」
 




「晏就一點喇 ! 懶瞓豬,你仲未起身 ?」
 
「算啦,冇嘢喇 ! 」
 
阿朗看到訊息後,心知不妙,便馬上敲打手機螢幕回覆思穎。
 
凱晴皺起雙眉,別過臉來說:
 
「係咪女朋友吖,你覆佢都覆到飽啦,我自己落去食算 ! 」
 
「唔係吖,我唔小心瞓過龍,放咗人飛機 ! 」
 
「咁你而家仲唔快啲去補數 ?」
 
「個建議又幾好喎 ! 」
 
「你去死啦 !」
 
語畢,凱晴氣沖沖的走回自己的房間。
 
然而,阿朗走到凱晴的房門前,緊緊的捉著她的手,並沒有讓她離去的意思。
 
「講笑咋,一齊落去食嘢啦 ! 你係唔係鍾意食上海嘢吖 ?  樓下商場開咗間新嘅上海鋪,不如去試吓 ? 」
 
「你又知我鍾意食上海嘢 ?」凱晴扭過頭來,嘴角微微翹起,似笑非笑的問道。
 
「我同你相處咗咁耐,呢啲嘢又點會唔知 ?」阿朗點了點頭,有點沾沾自喜地回答。
 
凱晴有點不相信他的話語,持有懷疑的態度,如連珠炮般的問道:
 
「係咩 ? 咁我飲凍檸茶會點叫 ? 」
 
而阿朗則繼續回答凱晴的提問,用自己歷年來與她相處的經驗,化解她每一條的難題。
 
「多甜多冰 ! 呢個世界得你先會咁叫。」
 
「咁我最鍾意咩品種嘅狗 ? 」
 
「想伏我 ? 你係唔鍾意狗嘅,自從你細細個俾狗咬完,自此你就好憎狗 !」
 
「又伏唔到你喎,咁我鍾意邊個歌手 ?」
 
「周杰倫,你間房有晒套CD同DVD,你最鍾意嘅專輯就係范特西 !」
 
「又真係知喎 !」
 
「係呢,阿朗 ……… 」
 
突然間,凱晴用非常凝重的眼神望著阿朗。
 
「咁你知唔知,我而家鍾意邊個 ? 」
 
阿朗聽到此問題後,站在凱晴的房門前,一言不語。
 
「你唔知呢 ?  睇嚟你都唔係好了解我啫 ! 」凱晴默默地說道,本是喜怒不形於色的凱晴,在臉上掛起了一幅失落的臉龐,給人一種淡淡憂傷的觀感。
 
阿朗緊握著凱晴的雙手,並用溫柔清晰的聲線回答說:
 
「我又點會唔知吖 ! 」
 
「你 ! 李凱晴 !  鍾意我 ! 李子朗 ! 」
 
凱晴聽到此番說話後,不知為何,緊緊的抱著他,用自己的那肉乎乎且豐滿的軟物磨蹭阿朗的胸口,他們一絲不掛的肉體又再次毫無保留地碰撞起來。
 
「但係 …… 我係你嘅細佬 ……」阿朗帶點疑惑地在她的耳邊說道。
 
「咁不如,唔好做我細佬 ? 」凱晴亦跟著在他的耳邊問道。
 
兩人真的交頭接耳起來。
 
「可以咩 ?」阿朗反問道。
 
「可以吖 !」凱晴回答說。
 
「咔嚓」的一聲,那本是那一段仿如流星般短暫的關係,被相機拍下了。
 
不知道這一張相片可以保存多久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