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穎面露訝異之色的看著倚靠在牆上的Cherry。
 
過往親如姊妹的兩人,現在卻默不作聲的凝視著彼此,沉默得恰似在充斥著打氣聲的運動場,劃出了一個只有她們兩人的維度。維度裏,只有她們兩人,以及那一雙如幽谷般深邃的眼眸。眼眸間,相互地交錯起來,流露出一點點難以啟齒的眼神,如利刃,又如熄滅了的燈火,或許可以說,連言語、眼神也在這維度裏失去了其作用。
 
這是她們第一次發生這樣的事,也是最後一次。
 
小時候,成年人都說,好的友情,永遠比愛情更為長久。
 
她問,世上有天長地久的感情嗎 ?
 




然而,成年人啞口無言了,情境仿如現在。
 
大概過了一陣子,思穎率先打破了這沉默尷尬的氛圍。
 
「對唔住,我唔應該煩住你,但係………」
 
「甲組,三百米決賽,最後召集 ! 重複,甲組,三百米決賽,最後召集 !」
 
廣播無意的打斷了思穎的說話。
 




而Cherry聽到廣播後,只拋下了一句話來,本能的揮身前住召集處︰
 
「我要過去召集點,一陣再講 !」
 
「但係你而家隻腳咁樣,仲點跑落去 ? 」
 
Cherry並沒有理會思穎,一瘸一拐的,只用自身柔美且呈微微倒三角的背部回答她。
 
思穎眼見如此,於是一隻手放在櫻唇邊,另一隻手指著Cherry,大聲叫喊道︰
 




「喂 ! Cherry,你企係度吖 ! 喂 ! 喂 !」
 
然而,Cherry的視線仍然集中在召集處上,她拖著一瘸一拐的腿,繼續走著,途中又再差點跌倒了數下,她咬緊下唇,扶著旁邊的欄杆,勉勉強強的站了起來,繼續向召集處進發。
 
「喂 ! 宋語喬 ! 你同我企係度,宋語喬 !」
 
縱使思穎呼喊得有多大聲,Cherry仍然頭也不回,踏著步向前走,於是,思穎衝了上前,擋著Cherry的去路,說道︰
 
「宋語喬 ! 你同我停低,我而家帶你去醫療室 ! 」
 
「思穎,對唔住,麻煩你唔好阻住我 ! 」
 
可是,思穎沒有走開,繼續站在Cherry前方,本能的捉著她的雙手,凝望著她說道︰
 
「點解你成日都係到死頂啫 ?  陸運會前嗰一個禮拜,你日日都博曬命咁練跑,打風落雨又跑,夜媽媽都跑,我知你好鍾意跑步,我知你好想贏,但你係人嚟㗎,你唔係超人,你都要休息㗎,你知唔知我好擔心你 ? 仲有吖,而家隻腳咁,夾硬跑只會更加傷 ! 」




 
Cherry的雙手慢慢地被思穎的手溫所籠罩,而且思穎的那雙如聖母般慈愛的眼睛,又再狠狠的觸動著她暗藏在內心中的那個佈滿銹跡的鐵盒。
 
「思穎,多謝你,但係我一定要去跑,如果你仲當我係好姊妹嘅,就唔好阻止我 ! 」
 
語末,Cherry便一瘸一拐的越過思穎,然後捉著欄杆,繼續走下去。
 
「點解 ? 點解 ?  點解你一定要去跑 ?」思穎不解的問道。
 
「因為我得番呢樣嘢 !」Cherry背對著思穎回答說。
 
「點會呢,你仲有我哋喎,金田、我同埋阿朗都會喺你身邊 ! 」
 
「阿朗 ……… 」Cherry又再念念有詞說道,她的手不知為何的伸到臉龐,只是輕輕的擦了一擦,卻擦出一點點的水光。
 




「嗦嗦嗦嗦 ……」
 
Cherry抽了抽鼻子。
 
隨後,她扭過頭來,靜靜的望著外邊的跑道,證明著努力成果的褐色肌膚映著戶外的陽光,泛起暖和的色調,可是,她的臉上卻流露出藏不住的悲傷神情,她那雙抓著欄杆的手,無名的用起力來,緊緊的握著那冷冰冰的鐵柱,而且越握越緊,連手指也似在顫抖般的,好像有種開不了口的感覺。
 
思穎眼見Cherry再次沉默起來,緩緩的走到她的身旁,搭著她的肩膀,一下一下的掃撫著她的背安撫著她︰
 
「Cherry,你係咪驚下年升上F6要備試,到時冇得再跑 ? 」
 
Cherry沒有回應。
 
「即係我講中咗啦,傻豬嚟嘅,到時跑少啲咪得,唔會冇得跑㗎,所以你而家聽我話,乖乖地同我一齊去醫療室,好番之後再跑過好唔好 ? 」
 
Cherry沒有回應。




 
「咁我當你 …… 」
 
話音未落,正當思穎以為說服成功時,Cherry卻提起了那雙一瘸一拐的腿,用她那引以為傲的速度跑走了。
 
「喂 ! Cherry !  唔好走吖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