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中 似曾相識
 
好不容易。
 
風,才停了。
 
卻有人揮起旗幟,讓風再被喚起。
 
一開始,風,只是一團微不足道的虛影而已。
 




 
 
正當Miss Lee和阿朗誤以為自己神不知鬼不覺走出廁所時,他們卻沒有察覺到站在門口旁的Cherry正眼巴巴的看著他們。
 
「嗰個女人邊個嚟 ? 點解 …… 點解 ……阿朗同個女人一齊喺廁所出嚟 ?  佢哋一齊入廁所做咩 ? 點解 ……佢哋咁親暱嘅 ?  點解 ……  」
 
Cherry目瞪口呆的站在原地,口中念念有詞說道。
 
那一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仿如阿朗撞見阿魚被人中出的情境一樣。
 




那一刻,在運動場上,那喧鬧的環境,詭異的變得寂靜起來。
 
那一刻,在空中被揮舞起來那五色斑斕的旗幟,也變成了黑白二色。
 
這一刻,Cherry的世界恍惚停止了轉動,然而她的腦海開始浮現出各種可能性,恰如福爾摩斯般,逐一思考種種可能,並且用豐富的想像力,自行補完其中的所有細節。
 
她想像著阿朗與Miss Lee光著身子,快樂的為愛鼓掌,不同的體位、不同的口技、連阿朗被服侍得滿臉享受的樣子,也仔細得被Cherry想像出來。
 
剎那間,她的腦袋塞滿了各種瘋狂的東西。
 




剎那間,她的周遭湧現與阿朗相處的零碎畫面。
 
體育倉庫、雨傘、床上、牽手 ……
 
為何只是零碎且短暫的回憶,卻足以令這位運動健將十分疲倦了 ? 她並不知道自己的內心是在想些什麼,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應如何是好,五味的苦仿佛混成一杯名叫痛苦的涼茶。
 
小時候,老一輩的人都說,涼茶能醫百病。
 
她痛快的一喝而盡,卻沒怎麼有效。
 
她問,涼茶能醫心病嗎 ?
 
然而,沒有一位長輩回答她,他們只默默的盯著那杯涼茶,然後若有所思的喝光了。
 
過了一陣子,Cherry提起雙腿,她沒有再想下去,便用那運動天才的速度跑走了。




 
風毫不留情的仰面襲來,帶不走她的哀痛,卻帶走了她眼眶邊的淚珠,淚珠一點點的住後拉,淚光閃閃,宛如流星的尾巴。
 
Cherry一直跑,一直跑,淚水不斷地湧出,模糊了她的視線,讓前方的道路變得朦朧不清,所以她乾脆的閉上眼睛,可是,在眼皮之下,竟浮現出阿朗那陰魂不散的身影,而且還能清晰的看見他的樣貌。
 
「點解 …… 又會諗起你 …… 點解 …… 點解 …… 明明我 ………  明明我已經用盡全力忘記你 …… 點解吖 ! 」
 
Cherry的內心不斷地自責著。
 
直至她撞到了一個似人的物體,有點失魂的,倒在地上。
 
「Cherry ? 你有冇事 ? 」一把溫柔且似曾相識的聲線問道。
 
坐在地上的Cherry緩緩的睜開眼皮,只見思穎伸出手來︰「捉住我隻手啦 ! 」
 




思穎的嘴角勾起善良且甜美的弧度,甜甜的,甜得把那杯涼茶的苦所遮蓋著,而且Cherry 的雙眼,不自覺的停留在那對潔白無瑕如聖母般的眼眸裏,在眼神中,還透露出一絲的關心與慈愛。
 
數秒前,眼巴巴撞見Miss Lee與阿朗一起走出廁所,這一秒,卻仰面對望著思穎那雙無比純潔的眼眸與微笑,突然間,Cherry的內心裏起了強烈的衝突,有種說不出話來的差異感。
 
她在想,要否跟思穎說出真相。
 
可是,她又想到,自己也踏上了阿朗的床上,與他同床激戰過。
 
然後,她猶疑著,自己與那名女人有何分別。
 
說出真相 ,還是 ……
 
「Cherry ? 你有冇事吖 ?」
 
思穎眼見Cherry沒有回應,便蹲下來慰問她,蹲下時,她那雙傲人豐滿的巨乳也跟著顫顫巍巍的上下晃動起來。




 
Cherry看著那令人暈眩的乳浪,本是意亂的心中,卻無意中添起了一絲的妒忌。
 
「冇事吖,我ok吖 !」
 
Cherry沒有捉起思穎的手,自己一人扶著牆壁,緩緩的站了起來,站起期間,卻突然發出了一聲慘叫聲︰「呀 …… 」
 
思穎見狀馬上扶起Cherry,問道︰
 
「Cherry,你係咪整親,你咁嘅樣嘅 ? 」
 
「冇事吖,我自己企番起身就得 !」
 
「你睇下,你連企起身都有困難,仲點會係冇事吖 ? 」
 




「都講咗冇事囉,你唔好咁煩啦 ! 」
 
Cherry有點不耐煩的甩開了思穎的胳膊,語氣中帶著少許惡意。
 
瞬間,空氣突然寧靜起來。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