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皆因昨天的事,Cherry並沒有出席第二天的陸運會,不論在觀眾席、跑道、工作人員室裡,各人都議論紛紛起來。有的說她進了醫院、有的說她日後也不能再跑步、更有的開始冷嘲熱諷起來。
 
「咁努力做咩呀,而家咪又係跑唔到。」
 
「平時佢份人都好串下,而家終於俾天收。」
 
「跛咗咪可以參加殘奧囉,哈。」
 
或許,學校真的是現實社會的縮影。先不論階級制度,在言語間,他們已經肆無忌憚,口沒遮攔地批評別人了。道德良知良心,彷如一張白紙掉進水裡似的,曾有此物,卻溶於水中,最後消失得無影,亦無蹤。
 


「喂 ! 收聲啦 !  Cherry都已經咁啦,仲要咁樣講嘢 !」
 
平常彬彬有禮的思穎,罕有的抱著粗魯的語氣責罵起他們。
 
召集處一旁,那些怕事的小人們,瞬間被嚇怕了,紛紛終結話題,各散四周。
 
「而家啲人咁嘅 ! 」思穎不禁慨嘆了幾句,然後走到鐵欄前,望向跑道,嘆了一口氣,又自言自語地說︰「唔知佢有冇好好咁休息呢。」
 
她把手機抽了出來,皺起眉頭,呆望著聯絡人的畫面,猶豫了片刻,最後,她退縮了。本想親自打電話問候一聲的她,最後只發送了簡短的訊息。
 


「叮」手機的鈴聲在Cherry的耳邊響了一下,可是,熟睡中的她並沒有被弄醒,就算是她姊姊阿婉房裡,那銷魂鎖骨的呻吟聲,也毫不例外,都沒法弄醒她。
 
「嗯 …… 嗯嗯 …… 呀…… 好勁吖 …… 估唔到咁正 ……」
 
阿婉輕皺柳眉,雙頰嫣紅,秀眸微合,香唇微分,一副似痛苦,又似愉悅的表情,放蕩地大聲呻叫著。
 
她那雙修長且包裹著黑絲的美腿,一隻筆直地朝天豎了起來,另一隻箍住阿朗的腰間。
 
隋著她的呻吟,和大肉棒如貫穿身體般的抽插,她那敏感的桃花洞口,不單止被完全撐了開來,而且隨著抽插,時開時合,加上圓大灼熱的龜頭一直在穴裡,前後奔馳,充滿著皺摺的肉壁與棒身,互相纏綿,並且刮出一連串的火花,和潤滑肉穴的淫水,發出了一陣陣「滋滋滋滋」的淫糜聲響。
 


粗大的肉棒在阿婉的體內盡情的來回奔馳,龜頭不停地打在她那敏感的子宮口上,這種說不出的焦頭爛額的酸癢感,不知為何,漸化成一陣無可名狀的暢快感,使得她那五根纖長白嫩的腳趾,似抽筋的,併攏蜷曲起來,像是回應這難以形容的快感。
 
突然,粗大的肉棒在肉穴裡,猛然地跳了兩下,接著一波波滾燙的液體,如水泥似的,不斷地灌進她那敏感的子宮裡。這種滿足感如同被閃電擊中一樣,弄得她嬌軀亂顫起來,亦使肉穴裡的肉壁不自覺地,緊緊的纏住肉棒,並開始一陣陣猛烈的收縮,宛如把每一滴的液體榨乾一樣,以在她的口裡,也不斷地吐出滿意的呻吟聲︰
 
「射入嚟喇 ! 好爽吖。」
 
「好淫吖 …… 我好淫吖 ……」
 
「呀 …… 正……… 又射到滿滿喇……」
 
為什麼阿朗會與阿婉交合 ? 恐怕連阿朗本人也不知。
 
他只記起,他是過來探望Cherry的。他還帶了親自煲的粥。
 
他只記起,他走到她們的家大門前,便遇見了雙眼有些紅腫的阿婉,正準備開門回家。那刻,兩人的眼神無意中對上了,他連招呼都來不及打,便沒有任何預兆的,被阿婉拉進房子,拖到她的閨房裡。


 
他只記起,進房後先是激烈的擁吻,然後是毫無章法的亂揉亂摸,吻著吻著,便吻到雙人床上。當他意識到自己身上沒穿衣時,才驚覺已經以「傳教士」的體位,與阿婉激戰起來。
 
「你仲想壓住我幾耐 ? 唔通你仲未滿足 ?」阿婉對著阿朗淫魅一笑。
 
「唔好意思,啱啱發緊夢。」阿朗慌忙地把肉棒抽出來,然後轉身,大字型平躺在雙人床上,有點疲累的續道︰「滿足喇,點會未滿足。」
 
阿婉聽到後,支起身子,在床上站了起來,面露淫蕩地說︰「我未滿足喎 !」接著,她走到阿朗的胯前,伸起腳來,用那裹著黑絲的嬌嫩足底,踩在阿朗那稍稍軟掉的大肉棒上,續道︰「年輕人,射得嗰幾次啫,唔係咁快就唔掂呀。」
 
說罷,她便開始用足底,來回磨蹭起那根大肉棒來。足底的肌膚,白晢而吹彈可破,柔軟且溫暖,與肉穴內的摺肉,近乎相同,仿如置身肉穴之中,加上裹著黑色絲襪的關係,更有種說不出來的柔滑感,使得本是軟掉的肉棒,再次回復起生機來。
 
調皮的大肉棒與她的足底,玩起了捉迷藏來。肉棒時而經那纖長的腳趾間穿過,時而又頂著她的足心研磨。一陣陣酸癢感,從足底擴散至全身,使得阿婉忍不住夾緊她的絲襪腳趾,把那根大肉棒夾著,然後瘋狂地套弄起來,發出了「嘶嘶嘶」的淫糜的摩擦聲。漸漸地,在腳趾的套弄下,充滿肉感的黑絲足底,被馬眼溢出的前列腺液弄濕了,印出了一道道淫蕩的水印,恰如透明般。
 
在汁液的潤滑下,磨蹭變得更順滑,帶來的觸感更加爽,阿朗亦開始享受起足交的快感,大肉棒也因此微微的顫抖起來。
 


大概套弄了數十下後,阿朗的大肉棒經已愈加滾燙。弄著弄著,他的肉棒突然感受到一股奇怪的觸感。一面是嫩滑充滿肉感的觸感,另一面則是一陣薄紗的觸感。他仔細一看,才發現她足底的黑絲破了個小洞,可能是剛才的套弄過於激烈,弄破了黑絲。但不管怎樣,現在他的大肉棒,正被黑絲緊緊的包裹在阿婉的足底中。除了視覺上,破洞的黑絲讓人有種非常淫蕩的感覺;觸感上,大肉棒一面與她足底的軟肉親密接觸,另一面享受著黑絲的柔順觸感,可說是雙倍享受。
 
肉棒在這黑絲肉洞,也差不多來回套弄了數分鐘。他的龜頭努力不懈的,試圖把黑絲頂破,那彈性十足的黑絲,宛如橡皮筋般,倒拉著他的龜頭,令黑絲的足尖處,時而頂出了一大塊圓圓的頭來。另外,肉棒在那滑滑軟軟的足肉,和滑順細密的黑絲間,快速奔馳下,馬眼上的前列腺液已把龜頭,和她足上的黑絲黏在一起。套弄起來,更有種緊湊感。
 
以躺在床上的阿朗,早被這無與倫比的快感,沖昏頭腦。他雙目如痴如醉的盯著胯前的阿婉,由下而上,仰視似的,重新打量起她的身材。
 
那條薄薄而緊束的黑色絲褲襪,反射著一道誘人光澤,材質細膩且半透明,微微透出裡頭白嫩的肌膚,而且絲褲襪跟隨著下身的輪廓,彈性地變幻著,把她的美腿突顯得更淋漓盡致,騷媚誘人。光是看著裹著黑絲的豐滿下身,也足以讓阿朗血脈膨脹,七孔流血。加上,褲襪的大腿根位,因剛剛交合的關係,被拉扯成一個不大不小的洞,她的陰部完完全全地暴露出來,破洞緊緊的,勒著那充滿肉感的私處,驟眼看來,更顯得性感嫵媚。
 
阿朗眼巴巴的看著阿婉那肥厚性感的陰唇。肉縫兩旁生出了一大撮細陰毛,毛上沾滿了淫水和精液。看著看著,他看到一些精液與淫水的混合液,從她的肉穴裡,緩緩流淌出來。有些黏液順著穴口,滴落到床上,拉出了一道長長的白色線絲;有些則順著裹著黑絲的大腿,滑過大腿。白濁的精液和淫水,在裹著淫蕩的黑絲上,交相輝映,相互襯托,淫蕩萬分,看起來令人陶醉。
 
一陣涼風吹來,窗簾稍稍的被吹開,一縷陽光穿過窗簾隙,偷偷地映在她的臉龐上。自然的光,使她的皮膚看起來更白晢嫩滑,也使阿朗的視線,由她身上轉至臉上。畢竟是Cherry的親姊,輪廓上還有點像她。或許,可以說是成熟版的Cherry,或巨乳版的Cherry。
 
阿朗再仔細的打量她的臉來,柳葉眉、秀美的鼻、紅潤的雙唇,以及稍稍紅腫的黑眸子 …… 紅腫 !?
 
突然,他憶起剛在門前遇見她時,她的雙眸也是紅腫的,難道 ……


 
「你啱啱喊過嚟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