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咁 …… 」
 
阿婉叼著還沒點火的香煙,說︰「咁咩吖咁,食啦 !」
 
在她說話時,煙身跟著雙唇的開合,上下上下地擺動著,這吸引了阿朗的注意。
 
唇瓣與香煙,成了一種強烈的對比。雪白無瑕的煙身,特顯出唇瓣的飽滿紅嫩,看起來更像一顆甜美可口的紅蘋果,令他不禁想偷食一口。
 
只是這色澤,又有種難以形容的違和感,令他看得渾身不自在。就恰似這雪白的香煙在訴說出,她倆並不相融,更甚的是,她根本上並不適合吸煙。
 




只是,她那纖細修長的手指,沒有理會這種不協調,自然的夾住唇間的煙身,然後又嫻熟地從旁邊衣服的口袋裡,抽出打火機。
 
「咔嚓」一聲,嫣紅的火光一閃,瞬間照亮阿婉的鼻端。
 
這刻阿朗才發現,她的鼻子是那麼挺直小巧的,且還因留著少許的鼻水,看起來有點傻乎乎,卻笨拙得十分可愛。
 
空氣中漸漸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煙草味和薄荷味。
 
她用力吸了一口煙,讓煙深深的吸進肺裡。隨後,她把香煙抽出,緩緩地仰起頭來,半瞇眼睛,眼神帶了點慵懶嫵媚的氣質,對著雪白的天花板,不帶一絲感情的,把的白朦朦的煙圈吐出。
 




可惜的是,一陣涼風又來,絲絲縷縷的煙圈瞬間被吹散,也吹亂她那頭柔順的短髮,她只好優雅地撩了撩耳邊的頭髮,把一側短髮別在耳後。
 
然而,這動作,不止露出了她的性感耳朵,也散發出女性獨有的誘人魅力,完完全全地撩動了阿朗的心。
 
她見著阿朗眼巴巴的看著自己,於是用夾住根煙的手,托住臉頰說︰
 
「喂,我都知我靚女,但係你唔好再掛住望喇,快啲食咗支煙佢。」
 
「有冇得唔食 ?」
 




「咁人有冇得唔死吖 ?」
 
「冇 …… 」
 
「咁咪係囉,咁你唔仲快啲食 ?」
 
面對著滿口歪理的她,阿朗只好叼起香煙,不情願的伸手問道。
 
「俾個火機我。」
 
「唔使火機啦,等姐姐教你啲新嘢。」
 
說罷,她叼起已點燃的香煙,湊到阿朗面前,煙頭對煙頭的,用自身煙頭的火,把他的香煙點燃,接著,白白的煙從煙頭處,裊裊地飄了上來。
 
她吐出一口煙來,說︰




 
「嗱,呢招叫引火燒身,小朋友學嘢喇。」
 
他也跟著,吐出一口煙來,說︰
 
「嗰名咁唔吉利嘅」
 
「咦,唔似第一次食喎,咁快就食得咁熟練,孺子可教喎。」
 
「我真係第一次食啫,可能係你教得好啫。」
 
「我咩都冇教過你,剩係教壞咗你,所以唔使對我賣口乖。」
 
然後,她微微轉身,對著窗簾隙,慢慢地抽著煙,香煙嘶嘶作響,一波接一波的白煙,從她的小嘴裡吐出。
 




忽然,阿朗問道︰
 
「阿婉 !」
 
「嗯 ?」
 
「當初你係為咩以食煙 ? 」
 
阿婉若有所思的抽了一口煙,又放空似的,吐出一口煙,說︰
 
「做咩無啦啦咁問 ?」
 
「因為你個樣睇落唔似會食煙。」
 
她沒有馬上回答,只把煙透過窗簾隙,探出窗外,然後輕輕一彈,一條似絛帶的細弧在空中,散成千萬盞轉眼即逝的星火。




 
「呢啲嘢都可以睇樣嘅咩 ?」她又說道︰「仲有吖,邊個會記住當初因咩事以食煙。」
 
「我會記住吖,記住你今日教我食煙。」阿朗吐出一口煙,信誓旦旦地說。
 
「你真係 …… 」
 
阿婉莞然一笑,然後湊到阿朗面前,這一次不再是教他點煙的技巧,而是輕輕親吻他的雙唇一下。唇瓣上有著清新的薄荷味,而且還有了點淡淡的苦澀味。
 
「一下好似唔係好夠,如果有多幾下就好。」阿朗微笑說道。
 
「下次先啦,阿妹佢都就嚟醒,搵日再玩過啦。」
 
「好,下次要錫多幾下。」
 




「冇問題。」
 
語末,阿婉便趕快地把手上的煙抽完,然後穿回衣服,還化了一個淡妝。
 
「我約咗人要走先,你同阿妹玩得開心啲啦。」阿婉甜絲絲的向他眨了一下單眼。
 
這一下單眼微笑,宛若電影仙履奇緣裡,「紫霞仙子」的單眼微笑,一瞬間把阿朗迷得神魂顛倒。而且從樣貌看來,阿婉與當年的朱茵也有幾分相似,同樣的美艷絕倫,傾國傾城。
 
「拜拜。」她向阿朗揮手道別。
 
而阿朗則繼續沉醉於她的拋媚眼。
 
「喂,唔好掛住望啦,俾啲反應啦,拜拜 !」她把手湊到他面前,用力的揮起來。
 
「係嘅 …… 拜拜。」阿朗跟著揮手道別。
 
「拜拜 ! 」然後,她就轉身走出房間。忽然,她又回頭說道︰
 
「呀 ! 仲有吖,差少少唔記得咗講。」
 
「嗯 ?」
 
 「我係因為失戀而食煙。」
 
「吓 ? 」阿朗側起頭來。
 
「吓你個死人頭,又係你話想知,而家你「吓」我,我頂你個肺吖。」
 
阿婉一掌打在他的臉上,下一秒,她氣沖沖的走出了門口,消失得無影無蹤。
 
「吓都唔得 ……」
 
阿婉走後,阿朗打開了門窗,讓空氣流通,把一陣陣的煙草味帶走,然後開始在Cherry的家中,胡亂探索一番。
 
他在電視櫃前,發現陳列架上,擺滿了Cherry歷年來的獎牌。由小一至中四的,全都齊全,而且不是金牌就是銀牌。
 
這就是她努力的成果。
 
在獎牌旁邊,有一個相架,異相奪目的面朝下方倒著。
 
他拿了起來看,是一個鑲著金邊的白色相架。
 
白框圍著的是Cherry與阿婉的合照。
 
相中的兩姊妹,容貌相似,但是散發出來的氣質卻截然不同。
 
一個高傲冷酷,一個美艷熱情。
 
相中的Cherry身高是現在的一半,而且身上所穿的是小學的校服,粗算估計,大概當時她只是小二或小三。不過,雖則她還是小學時期,但乍看之下,和現在冷酷的模樣,絲毫沒有差別,仍然有種難以靠近的冷淡氣息。
 
以阿婉與現在的模樣沒太大差別,仍然有著朱恩的面孔,仍然有著性感火辣的葫蘆型身材,仍然穿上一條緊身欲裂的藍色旗袍。這旗袍,不只勾勒出她那纖腰的纖細絕倫,還勾勒出胸部和臀部的飽滿豐盈,使相中的她,散發出一股淡然清雅的女人味,且不乏半點美艷傾城的韻致。
 
唯一不同的,這條旗袍是中學的校服。
 
以看了半天的阿朗,忽然自言自語地說道︰
 
「但點解佢哋個樣咁哀愁嘅,究竟影相嗰陣係發生咗啲咩事。」
 
「點解淨係得佢哋兩姊妹嘅合照,佢哋嘅爹哋媽咪呢。」
 
「嗯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