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rry醒來時,天色漸暗,紅日已緩緩垂落。
 
她走出房間時,嗅到一陣飯菜的香氣,走近廚房一看,發現阿朗正在烹煮晚餐。
 
「嘩,好香喎,聞落好似好好食。」Cherry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說,而阿朗則擺著老媽子說教的架勢說︰
 
「大小姐,隻腳受傷就唔好四圍行嚟行去,乖乖地坐出廳度,等食飯。」
 
Cherry張開手臀,緊緊的摟著他的腰間,撒著嬌說︰「唔制,我要擘眼就要見到你。」
 


她胸前那的小山丘緊緊的貼在他背上,或許是兩人衣服的布料稀薄,又或許Cherry沒有戴胸罩的關係,阿朗的背上能感受到她的乳頭,而且是尖挺起來的。
 
說到胸部,阿朗剛剛才大飽眼福,欣賞了阿婉的豐滿雙乳,在此對比下,雖則Cherry的胸部尺寸不及她姊姊(阿婉的尺寸,肉眼看來至少是D Cup,或是E Cup),可是在柔軟度上,兩人也算是不相伯仲。
 
更何況的是,Cherry那性感的蜜桃臀,才是她的殺手鐧。
 
她的大屁股,外型圓潤堅挺,曲線柔和流暢,且肉感豐滿,揉上手來,彈軟如綿,宛如一個甜美可口的大蜜桃,鮮嫩多汁,散發出一股濃郁的性感肉香。
 
「咳 ……」又說多了。
 


阿朗轉過身來,柔軟的小山丘,和尖頂的櫻桃在他的胸前掃了半圈。他面對著Cherry問道︰
 
「你真係咁想見到我咩 ?」
 
「係吖,每一分每一秒都想見到你,無論未來過去都想見到你。」
 
Cherry的嘴角,對著阿朗翹起了一個溫柔的弧度,是那麼的療癒,又是那麼的燦爛明媚,宛若一縷縷太陽的暖光,毫無保留的,灑進他的心裡。
 
「我都係。」
 


「係咪㗎,咁思穎呢 ? 你唔想見到佢咩 ?」
 
「想,不過你最想見你。」
 
「口甜舌滑。」
 
「咁仲有其他女仔想見吖 ? 」
 
「冇,只係想見你。」
 
說著說著,阿朗和Cherry 的臉也自然地湊近彼此。
 
雙唇的香氣、呼吸的吐氣,直沖兩人的口鼻。
 
「嗯 …… 」的一聲,兩人微張雙唇瞬間合在一起,如被膠水黏在一起似的。


 
此刻,雙唇連一體的兩人,完全打破了心中的高牆。
 
對Cherry而言,她對思穎早已不覺半點內疚,反而是帶著少許憎恨。憎恨她的存在,憎恨她在阿朗的心中佔有一地位,這種憎恨是毫無理由的,在她心中萌生出來。
 
吻著吻著,Cherry的臉已泛起嫣紅的雲霞,她的嬌軀不知何時,開始淫糜的扭動起來,似乎她已按耐不住這親吻的快感。
 
漸漸地,她的手也開始不安定了,緩緩地伸進他的上衣裡,貪婪地摩挲著他的胸脯,以她的香舌亦開始挑逗阿朗的雙唇,過沒多久,還主動伸進他的口腔裡,任由他吮吸、舔舐。
 
阿朗沒有放過她的丁香小舌,用舌頭舔舐、攪動她那軟得像棉花糖的舌肉,如蛇般的攪弄,不停地上下左右翻動著它。
 
兩條舌頭就在一個密閉的口腔裡,互相地攪動、舔舐、吸吮、絞纏,舔噬,時而舔舐一下牙齒、齦肉和貝齒。他們時而絞纏一下舌底、舌尖。良久,腔內已分泌了滿口的津液,兩人剛咽下去,又分泌了出來,宛如沒完沒了。
 
在這些津液下,兩人變得異常的貪婪,他們激烈地左右擺動自己的腦袋,就像想鑽進對方的嘴裡,一口又一口的,汲取彼此分泌出的香甜津液,才覺痛快。
 


一縷縷的陽光,穿過廚房的窗,映在正在親吻的兩人身上,仿如童話中的男女主角,受到所有的光芒照耀。
 
漸漸地,Cherry 被阿朗的舌吻,帶進了另一個新境界,她的呼吸漸漸急促起來。她那明亮秀麗的黑眸子,也跟著半開半合,看起來,宛如蒙上了一層輕紗薄霧,顯得迷離且誘人。
 
她吻著吻著,另一隻手,也不安定了的朝向阿朗的胯下進發。
 
她一邊摩挲著阿朗的胸脯,一邊把手伸進他的褲襠裡,動作大膽,卻自然得很,上上下下,嫻熟的翻騰著他的胯下,手指時而溫柔地揉弄著他的大肉棒,一下一下的,搓動著包皮。時而輕輕地撫掃他的陰囊,挑弄裡頭的睪丸。再來就是把手指,探進著他的肛門裡。
 
她用指甲,由根處到龜頭,輕輕的刮弄著肉棒的底部,無意中,刮到了棒身浮現出來的那條筋,讓阿朗忍不住,舒服得不禁嘆了口氣。
 
她見狀,便集中玩弄這一部分,讓他更欲罷不能。
 
可是,阿朗並沒有讓Cherry得逞。他的雙手伸到她的大腿處,淫糜地揉搓、撫摸著她那光滑修長的肉腿,以作回應。
 
這攻勢使Cherry整個身子輕輕顫抖了一下,並軟軟無力的,壓在他的胸膛上。這方便了阿朗接下來的行動。他的手一下子的伸進到她的小褲裡,一觸手的,就已是她久已濕漉漉的陰部,和扎手的陰毛。


 
阿朗順時針地在她的陰部上,搓揉了數圈,又揉捏住陰蒂數下,然而,這樣並不滿足阿朗,更滿足不了Cherry。
 
於是,他索性的把一隻手繞到她的屁股後方,摳著她的屁眼,用中指挑弄著裡頭的肉壁。而另一隻手,則蓋在她的桃花洞上,把食指和中指插進洞中,時而進進出出,時而挖著裡頭的摺肉。有時候,他還會撐開他的兩指,把陰道撐開。而另外的手指也沒有閒著,不斷地搓動著洞口兩旁的大小陰唇。
 
她媚眼如絲的,感受著手指在陰道裡左右晃動、上下移動,又感受著陰唇的搓動快感。
 
陰唇一開一合,手指在雙洞裡,隨意進出,又挑又刮,在這雙重的夾攻下,讓Cherry更陶醉於舌吻和手指玩弄之中,每一下舌頭的舔舐、攪動,每一下手指的抽插、玩弄,都挑動著她的敏感神經。她的下體就像著火般,一種熾熱的感覺,從陰道的深處擴散至全身。
 
她能夠感覺到,她的內褲、小褲,已經濕透了。大量的淫水從洞口直溢而出,有些灑在褲上,有些灑在他的手上。
 
很快,阿朗感到手上有種濕答答觸感,還感覺到壓在他胸口前的小山丘,開始顫顫巍巍的,又起又伏。因此阿朗也不客氣的,隔著布料稀薄的衣服,用胸膛磨擦起她的兩顆堅挺的紅豆。如此同時,在他褲襠裡的手,動作幅度也變得越來越激烈,這促使了阿朗的肉棒越發堅挺和粗大,更有一些濃稠的黏液,從龜頭上的馬眼處,分泌出來。
 
大概過了一陣子,Cherry察覺到,她那隻揉弄肉棒的手上,有種黏黏的觸感,她知道這是阿朗分泌出的精華,因此她把雙唇抽離,準備嚐嚐他的精華液。
 


在雙唇分開時,兩人的嘴唇間,牽出了一條長長的津液絲,在陽光的照映下,津液絲閃閃發光。
 
Cherry抿了一下雙唇,津液絲瞬間斷了,然後她把手抽了出來,只見手上滿是阿朗的前列腺液,她用中指和食指輕輕一拭,黏黏黐手的,張開手指,又牽出了一串連綿的液絲,接著,她淫蕩妖艷的張開小嘴,吐出香舌,一下一下的,舔著沾在手指上的腺液。
 
「咁快就食到咁飽,一陣仲使唔使食飯㗎 ?」阿朗悠悠地問道。
 
「邊有咁快飽,仲有嘢未食 !」Cherry擦了擦嘴角的津液,一副勾人迷濛的眼神,望向他的下體。
 
接著,她蹲下身來,一下子把阿朗的褲子和內褲拉至腳裸上。
 
當下身的衣物全被褪去的那一瞬間,被束縛而不能盡情的大肉棒,宛若彈簧一樣,頓時彈了出來,「啪」的一聲打在Cherry的臉上,而形狀由彎曲壓制的,回復成堅挺壯大的。
 
此時此刻,阿朗上身是穿著一套整齊的衣服,下身卻是赤身裸露體,一絲不掛,只有根一柱擎天的大肉棒,樹立在腿根之間。
 
Cherry仰起臉來,用臉把這根可口美味的大肉棒托著,而且還張大小嘴,大口大口的,吸著肉棒散發出來的肉香和男人味。
 
「我唔客氣啦 ! 」她可愛的吐出粉嫩嫩的小舌,一下一下的,舔著肉棒的外皮,就像剛剛舔著手指一樣,又似小孩舔一支美味冰棒一樣。
 
舌頭不停地沿著臉上的肉棒的根部,舔舐至大龜頭上。
 
當小舌滑過龜頭冠,舔至龜頭之處,Cherry便會忽輕忽重,忽慢忽快的,用舌尖、舌側或舌底,隨心的由外到內,又由內到外,恰似畫圈圈的方式,把龜頭舔一片。舔完後,小舌又會舔舐至肉棒的根部上,不斷地來來回回。
 
Cherry一邊舔舐著阿朗的大肉棒,她的黑眸子一邊抬起來,殷殷期盼的凝望著他,眼神淫蕩且飢渴,就如一隻餓了很久的野獸似的。
 
舔著舔著,小舌漸漸地厭倦了他的龜頭,所以Cherry用舌尖輕輕挑逗了他的馬眼數下,又吻了龜頭一下,以作道別,馬眼上的分泌物,毫無保留的沾至唇瓣上,當吻別後,雙唇離開龜頭時,又牽起了一串淫糜連綿的黏絲。
 
Cherry吐出小舌,輕纏了黏絲兩三圈,最終黏絲不敵如蛇般靈活的舌頭,就這樣被弄斷了。
 
Cherry對著龜頭,微張小嘴,阿朗縮起股瓣,以為她準備吞噬肉棒,她卻略微側起頭來,用微啟那兩片肥厚的唇瓣,橫著的叼著棒身。然後,雙唇有節奏的,時而張大,又時而閉起,像吹口風琴的左右左右地,來回舔舐起來,她的小舌亦跟隨著唇瓣的節奏,輕重有序的舔舐肉棒。
 
似乎Cherry開始深知男人心,一步一步的,吊起他的胃口,不那麼快滿足他的欲望。
 
話需如此,她那舌頭上無數細小的凹凸不平之物,以及那舔舐技巧,舒服得讓阿朗閉起雙眼,欲仙欲死的仰起頭來,低吼一番︰「嗯…… 嗯…… 你嘅技巧幾時勁咗咁多,好正。」
 
Cherry 聽到後,不知為何,瞬間停了下來,然後握起他的龜頭,臉上泛起害羞的嫣紅說道︰
 
「因為 …… 因為 ……  之前我突登 …… 上網睇 …… 片…… 學習一下 …… 」
 
「即係AV ? 」
 
「……… 嗯 …」平時冷酷的Cherry 羞羞澀澀的別過面來。
 
阿朗見此,心中不禁覺得她原來是這麼的可愛。
 
「點解會想睇AV學習一下嘅 ? 」阿朗淫淫笑起來。
 
「………」
 
「點解嘅 ?」
 
「………」
 
「點解嘅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