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洋溢著騷味的廚房裡,他倆又再纏綿了一陣子,又吻又舔,又吸又吮,把彼此的身體品嚐一輪。
 
或許,他們嚐到的,是一種難以忘懷的甜。
 
也許,他們嚐到的,只是汗線的分泌液。
 
其實,是一股飯菜燒焦的燶味。
 
突然,阿朗把懷中的她鬆開,然後面露驚色地說︰
 


「仆街,掛住做正經嘢,唔記得咗煮緊飯。」
 
「吓 ……」
 
Cherry啍聲未落,阿朗已不管交合親熱之事,光著下身,飛快地走向爐前關火。
 
「我去開大少少個窗先。」Cherry稍稍揭開窗戶。
 
阿朗問︰「不如… 食咗個飯先 ? 」
 


Cherry答︰「唔吖 ! 」
 
接著,她摟著阿朗的腰間,美頸微揚,對著阿朗,撒起嬌來︰
 
「食 ! 咗 ! 我 !  先 !」
 
「好吖 ! 」
 
阿朗見此,二話不說,又再握住Cherry的雙腿,把她抱回鋅盤上,然後雙手將她那修長豐腴的雙腿,張開成誘人的M字,M字的中間處,是個桃花洞,洞口上,滿是兩人的分泌液,在白燈下,映出泛泛水光,更顯陰唇肉的鮮嫩可口,而小洞洞的色澤,如嬰兒般的粉嫩白滑,在褐色的腿上,成了世外桃園。
 


阿朗把胯下之物對準她的洞口,說︰「咁我唔客氣喇 !」
 
在他弓起腰肢的那刻,突然,門鐘不懂趣的響起了。
 
「叮噹 ……」
 
兩人沒有理會,以為只是找錯樓層。
 
「叮噹 …… 叮噹 …… 叮噹 ……」
 
接二連三的門鈴聲,最終令兩人停下交合之事。
 
Cherry光著下身,快快地走到門前,眸子對準防盜眼,湊了上前。
 
「係家姐呀,你快少少著番件衫先 !」Cherry對著阿朗指手劃腳,指的是他拋至地上的褲子,劃的是地上她分泌出的那灘淡黃液體。


 
心急如焚的她走回廚房,幫忙清理現場。
 
她雙腿微張的,蹲了下來,那個流水潺潺的桃花洞,在這蹲姿下,隱約地在腿與腿間,探出身影,洞口流淌出一絲絲的水液,近距離的滴到地上,並且牽引出一串長長的淫液絲,但不知是蹲姿的影響,還是剛才吞嗜肉棍的事受打擾,那個桃花洞,似欲求不滿的,又似呼吸的,一開一合。
 
然而,不只下身的那張嘴在開合,她臉上的那張亦不停地開合起來︰
 
「死喇,死喇,俾家姐知道咗實死。」
 
「喂 !」
 
Cherry眼見阿朗色瞇瞇的注視著她,說道︰
 
「唔好掛住望我啦,你快手啲啦,都唔知有咩好望。」
 


清理完後,她又說︰
 
「我去開門先喇,再唔係家姐就更懷疑。」
 
「喂 !」阿朗搭著她的肩膀,截住了她。
 
Cherry的陰戶又感到一陣酥麻癢的快感,單憑感覺,她早已意會出,這是阿朗的手指,那熟識的溫暖、手指的粗度,以及那撩撥心弦的手技,她怎會不知。
 
「唔好玩啦,我要去開門吖。」Cherry微微扭動身子。
 
「唔係吖,你唔覺有咩唔同咩 ?」阿朗的手指毫無保留地插進她的小穴裡。
 
「你仲想要 ? 」Cherry轉過身來,隔著褲子,輕輕地,用指尖挑弄起阿朗的肉根,更是媚眼如絲的望著阿朗,眼神裡頭,是欲求不滿的,如她小穴的反應一樣。
 
「想就緊係想,但你望下 …… 」阿朗指著地下的小褲。


 
Cherry望了一眼,又再低頭望了下身,臉頰瞬間泛起層層紅暈。
 
她慌張的撿回小褲並穿上,微微垂低頭,說道︰
 
「唔怪得你啱啱眼金金咁望住我啦,但係點解你唔早啲同我講 ?」
 
「因為 ……  因為 …… 不如開咗門先啦,唔好再探討呢個問題喇。」
 
「死人頭 ! 人渣 ! 死變態 ! 鹹濕佬 ! 特登唔講,而家益晒俾你啦。」
 
Cherry 一邊激動的咒罵著阿朗, 一邊用小手捶打著他的胸口。
 
「唔係咁㗎,你唔好打住先。」
 


「啍,李子朗,我唔想同你講嘢吖。」Cherry嘟著嘴,鼓起腮幫說道。
 
「叮噹 ……  叮噹 ……  叮噹 …… 」
 
Cherry沒多說一句,便匆匆的走去開門。
 
「家姐,返嚟喇 ? 」Cherry打開大門,拉開鐵閘。
 
「嗯。」阿婉只微微低頭答道,恰如沒精打采的垂柳般。
 
「咁 …… 家姐一唔一齊食飯 ? 阿朗佢煮咗飯吖。」Cherry繼續問道。
 
阿婉聽此,不知為何,瞬間恢復了精神,她盯了阿朗一眼,嘴角不明所以的翹了一下,然後答︰
 
「唔喇,我啱啱已經被人餵飽咗。」阿婉面上撩撥起淫猥的笑意,舌尖輕舔了嘴角一下,然後續以媚眼如絲的盯著阿朗,彷彿在暗示些甚麼。
 
「咁好啦,你下次一定要試吓阿朗嘅手勢。」Cherry自信滿滿的說。
 
「阿妹,放心啦,下次我實會試,畢竟睇佢個樣,都知佢廚藝了得,一定可以餵飽我哋。」阿婉一邊說,她的小手一邊在平坦的小腹上,來回搓揉打圈,根本上,這就是暗示。
 
「咳 ! 喂,唔好再講喇,我哋開飯先啦,如果唔係啲飯菜就凍晒㗎喇。」阿朗捧著飯菜,打斷了她們的對話。
 
「好喇,我返房先。」然後,阿婉搭著阿朗的肩膀,在他的耳邊低語著︰「下次一定要試下你嘅手勢。」接著,她便回到房間去了。
 
就這樣,在飯廳上,阿朗和Cherry便像一對新婚夫婦一樣,她餵他一口,他又餵她一口的,互相餵食。
 
此刻情境,宛如過住Cherry心中所追求的。
 
現在的她,就像灰姑娘一樣,在城堡裡,與心中的王子,翩翩起舞。
 
就這樣,飯菜在兩人甜蜜的餵食下,吃完了。
 
就這樣,碗碟也在阿朗的女子力下,洗好了。
 
就這樣,Cherry在阿朗的勸喻下,乖乖的,上床休息。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