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嘅 ?」
 
「因為你囉,死變態鹹濕人渣! 」
 
「因為 …… 我 ? 點解 ? 」
 
Cherry用力的捏了阿朗的龜頭一下,害羞地說道︰
 
「因為我想你爽啲,我想你鍾意我多啲,因為比起思穎,我冇佢咁大波,又冇佢咁靚,我唔想輸比佢,我唔想失去 …… 你」
 


別過面來的她,又扭過頭來,深情的望著阿朗。
 
大概,他們對望了十幾秒,兩人合起雙唇,半點聲音也沒發出,只用雙眸傳遞出他們心中的想法與情感。
 
曾經,有人說,眼神才是最好的傳情工具。畢竟人類是種眼球生物,視覺比起嗅覺、聽覺等,更容易地被描述、形容出來,所以人們可以透過視覺,更容易理解該對象。例如,人的外貌、所作所為,這些都是用肉眼觀看出來的。更甚的是,她,可能只因一個含糊的概念 — 「愛你」,可以不顧一切,為你掏心掏肺。而這樣的事,也是用肉眼觀看的。
 
阿朗一言不發,眼巴巴的看著Cherry。
 
而她手上的大肉棒,不知為何,竟突然軟掉。         
 


「你做咩 ? 冇啦啦軟咗嘅 ? 係咪我講嘅嘢嚇親你 ? 」Cherry嘟著嘴,鼓起心有不甘的腮幫,繼續用手套弄著他的肉棒。
 
「唔出聲即係係啦。」 Cherry又別過面來。
 
「唔係,估唔到你對我咁好啫。」阿朗笑了一笑,然後緩緩地扶起她,抱起她那對微陽光且強壯的玉腿,把她安坐在廚房的鋅盤上。
 
阿朗仰起臉,對著Cherry說︰
 
「今次到我令你爽番次。」
 


「…… 阿朗…… 你……」
 
Cherry的雙眼瞬間紅了,像一顆鮮艷且半紅半通透的水晶,晶瑩剔透,無比誘人。
 
「但……  我都係第一次幫女仔奶,所以技術冇咁好,可能唔會太爽。」阿朗補充道。
 
Cherry扭了扭頭,說︰「唔會吖,點都會爽,因為我鍾意你。」
 
這答案有夠牽強。
 
卻堅不可摧。
 
或許這就是Cherry的愛嗎 ?
 
然後,阿朗微微地張開她的雙腿,只見在她微褐且強壯的玉腿根部,是一片不太茂密的烏黑,似小草,又似刷子,而且濕透泥濘的,看來是沾上了一不少淫水,有些淫水,沿著大腿根部流放至大腿內側,再由內側流放至鋅盤上,整根大腿滿是調皮的淫水所畫出的淫蕩水痕。


 
那大腿的根部晶瑩剔透,在陽光的反射下,映出了色情的光澤,淫靡無比,令人垂涎三尺,他的雙眸,就是最好的證明,當把她的雙腿張開那刻開始,阿朗的眸子沒有一秒是離開她的陰戶。
 
淫水流著流著,阿朗的雙眸仍然勤奮的追查著淫水的根源,隱約在小草堆中,發現一條嫩紅的小窄巷,巷中源源滲出了一股股滑溜溜的淫水,而且浸滿了整條窄巷,巷內散發出一陣濃烈的誘惑香氣,那就是淫水的氣味,窄巷兩旁還頂著兩棟肥厚滑嫩的陰唇肉,或許反過來說,是那兩棟陰唇肉,夾出了那條小窄巷。
 
另外,在唇肉旁,那二片滑嫩的小陰唇,在剛才阿朗的手指挑動下,經已害羞的悄悄張開,宛似她剛才臉上的樣子,又如春意盎然的花瓣般, 在這片烏黑的草原上,意外地奪目,在花瓣上方的會合處上,更有一顆幼嫩鮮豔的花蕊,屹立起來,
 
阿朗見此,不禁吐出舌頭,以挑動的方式,輕輕的,一下一下的,舔弄起那屹立凸起的花蕊。
 
此時,Cherry不自覺的捂住小嘴,眉頭微微揚起,享受著他的舔弄,她下身的褲子,也在不知不覺間,被褪去了。
 
此刻,阿朗一邊舔弄著嬌豔的花蕊,一邊凝著眼前那兩片豐美的陰唇肉,恰似剛出爐的饅頭一樣,冒著熱氣,新鮮滾熱辣。
 
當舔弄了一後段時間後,那兩片饅頭已經沾滿了熱氣的霧水,嬌豔潤澤得宛似迷人粉嫩的花朵, 讓阿朗不由自主的,側起頭,吻了上去,食一口。
 


此刻此時,阿朗的雙唇正與Cherry的小陰唇,緊緊的連在一起,四唇相連,Cherry那豐腴微褐的大腿內側,亦在自然反應下,合了起來,緊緊的夾著他的頭。
 
此時此刻,Cherry把美頸揚得高高的,且閉上媚眼,小嘴半開半合的,吐出一絲絲情不自禁的嬌喘聲︰「呀 …… 呀 ……… 好爽 …… 好爽吖……」
 
阿朗微微的分開她的大腿,再掰開那性感的蜜桃臀肉,把大嘴湊了上去,大口大口的,含著那兩片饅頭,嘖嘖有聲,時而吮吸起來,時而大力地舔弄肉縫,他的一舉一動,彷彿是被那淫蕩的打氣聲所影響。
 
鋅盤上的Cherry,只感受到陰戶上,是一股接一股的,又酥又麻又癢的快感,也許是那條滿佈無數細小的凹凸不平之物,所做成的,而且她還感到他那溫暖的雙唇,有時來回親吻著她的大小陰唇來,有時來回擺動腦袋,以旋轉的方式,研磨著她那嬌美的陰唇,偶爾又再吐出長而狡猾的舌頭,挑動勃起的肉芽,這亦引來了Cherry的顫抖與顫抖,和一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
 
「呀你奶都我好爽吖,唔得喇 …… 」
 
她呻吟了一會,就在她低頭想看看阿朗的容貌時,突然小小的花瓣被阿朗的手指撥開,Cherry心中已知不妙,下一秒,迷人的肉縫已被他的舌頭擠開,一股銷魂難耐的快感,如風,如波浪,又如閃電的,湧進她的腦袋,她的身體還未反應過來,小嘴已大張,吐出一絲呻吟︰「唔好 …… 唔好 …… 」
 
當她的嬌軀反應過來時,已經在劇烈的顫抖著,肉臀拼命的向前聳動,好像是為了讓他的舌頭更深入縫中,被埋進腿間的阿朗也心神領會的,把舌頭伸得長長,然後如同攪拌機般,發了瘋的把內裡嫩肉,通通攪拌旋轉一番。
 
粉嫩的肉壁劇烈地蠕動起來,一道道可口晶瑩的淫汁,由顫抖的肉縫和舌頭的會合處直溢而出,阿朗沒有浪費這些汁液,用舌頭把淫水捲入口中,並咕嘟咕嘟的,吞進體內。


 
「呀 …… 唔得喇 ……  唔得喇 …… 差唔多要高潮喇 …… 」
 
阿朗聽到後,更落力的攪動舌頭,試圖掏挖光肉洞中每一處的嫩肉,Cherry見此,亦出力的用雙腿夾著他的腦袋,把他的頭與舌,更深入的陷進其中。
 
「呀呀呀呀呀 …………」一聲呻吟之下,Cherry鬆開雙腿,並把阿朗推開,舌頭瞬間從肉穴裡拔出。
 
隨著她銷魂蝕骨的呻吟聲,那屹立凸起的花蕊上,冒出了一道小水流,剎那間,廚房內迴響起「淅淅淅」的流水聲,阿朗抬頭一看,只見Cherry仰起頭來,媚眼閉起,身子不停地抖動抽搐起來。
 
突然,一陣酥麻的快感,又從她的下體傳來,Cherry低頭睜眼一看,才發現阿朗的舌頭,又一下一下的,舔著冒出水流的鮮嫩凸物,然後,又含住它,一口一口的,吸吮著那些排出的水。
 
水流也差不多止了,只剩一滴滴的水亦在滴落,整個廚房瀰漫著一陣騷味,可是,阿朗沒有停下,更是大膽的,把沾滿汁液,映著水光的陰唇裹住,用盡全力的又再吸吮起來。
 
「唔好啦,好污糟㗎 …… 阿朗 …… 唔好吖 …… 」她用力的按著他的頭,想把他推開。
 


只是,阿朗牢牢地抱著她的大腿,她怎樣推,怎樣按,也是徙勞無功的,她只好張開雙腿,再次享受他的事奉。
 
舌頭又再鑽進肉縫裡。
 
舌頭又再攪弄起肉縫裡的嫩肉。
 
舌頭又再把淫水捲入口中。
 
曾經,有一名光頭肥佬說,世界上,如果男人會幫自己的女人「奶閪」,就代表他十分鍾愛她。
 
她問,此話當真 ?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