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在吻得情迷意亂間,Miss Lee 右手已不在陰唇處,而是卧住阿朗的大肉棒,同樣地,阿朗的手也不再搓揉她的雙乳,也跟著握住大肉棒的根部,把龜頭對準Miss Lee的肉洞口。
 
阿朗一聳身, 一根大肉棒就這樣淫靡的「噗吱」一聲,插進了Miss Lee的淫洞之中。巨大的龜頭緩緩的把那兩片濕露露的陰唇肉分開,蘑菇般的龜頭菱角,把淫穴口撐成一個O型的圓洞。Miss Lee緊閉美目,纖腰似被拉到極限的往後仰,宛若一條彈力十足的弓弦一樣,猛地往後一彈。終於嚐得阿朗那根18cm大肉棒的滿足感,使得她興奮得全身顫抖,且一聲淫媚婉轉的嬌啼,也抑制不住的衝唇而出︰「你終於都捨得入嚟喇 ! 你知唔知我等咗你幾耐!直至整個龜頭完全進入,兩片充滿彈性的陰唇才立刻再次收起,牢牢地緊貼著肉棒的莖身。
 
「係咩 ? 等咩?」阿朗只顧把如石似鐵的肉棒,再奮力的向前一頂,整個龜頭完全陷了進去,那兩片彈性十足的陰唇,由O型的圓洞立刻收起成縫狀,牢牢地交纏著肉棒的莖身。這一頂,讓Miss Lee的俏臉瞬間向上一迎,小舌也跟著從小嘴中,被頂了出來。一圈圈的肉褶在洞口裡,不停擠壓摩擦著他的莖身,而相反龜頭則當起探路先鋒的職責,把前方緊湊的嫩肉撐開。
 
「咩呀,之前陸運……嗯……哈…好大……陸運會咪約咗你再玩……呀……慢少少先……」Miss Lee一邊喘著氣,一邊嬌魅妖媚的說道。
 
「係咩,我好似唔記得咗。」阿朗繼續往上聳身,Miss Lee下身那兩片肉唇也繼續如迎合般的,向兩側緩緩張開,宛若飢餓的蟒蛇最大容量的把口張開似的,以便把比它體積更大的獵物吞下去。


 
「賤人,咁都唔記得,冇良心。」Miss Lee輕打了阿朗的背部一下,續問道︰「啱先你唔係好抗拒嘅咩 ? 點解而家又要屌我 ?」
 
阿朗沒有回答,也不知如何回答,他低下頭,看了看他倆性器的交合處,才發現,他剛才忘記了阿婉的那句忠告,他又與他人做愛了。
 
慢慢地,那長如棍硬如鐵的肉棒,被一寸一寸的吞噬。
 
慢慢地,那碩大渾圓的龜頭鑽進緊湊的陰道膣腔。
 
慢慢地,緊合的陰道肉壁,一點又一點地,被他的肉棒完成撐開和佔據。


 
慢慢地,他忘記了,那句忠告。
 
也許,最恐怖、最痛苦的並不是忘記,而是回想。皆因腦袋本來就忘卻了此事,過著幸福的生活,不用受忠告的束縛。然而,當回想起來時,那份束縛又被顯映出來,束縛住自己,而且附加了因忘記而產生的悔疚感,這是種雙倍的痛苦。
 
阿朗沒有再想,也不敢再想,他只更用力往上一聳,把整根肉棒插進她的淫穴裡,龜頭一下子撐開了緊湊連綿的肉壁,抵在滿佈敏感的花芯之上。
 
一瞬間,Miss Lee只覺滾燙渾圓的大龜頭,宛若烙鐵般熨燙著穴內的花芯,那種灼熱騷痕的快感,使得她全身起了陣陣的痙攣。在痙攣的連鎖反應下,穴內的肉壁也跟著蠕動抽搐起來,嬌嫩的肉壁宛如處女般的,溫軟滑膩的裹住他整支肉棒,一團團嫩滑褶肉上的細微凹凸位,似八爪魚的吸管,深深的吸吮著莖身不放,又從四面八方的擠壓過來,龜頭處亦感受到一張又緊又熱的小嘴,一下一下的吸吮含住,花芯的嫩肉不斷地無法磨刮著龜頭,使他快感滿滿。
 
就這樣,Miss Lee的小穴不斷地磨蹭蹂躪著他的整根肉棒,嚴嚴實實的包裹感,令肉棒只能憑仗那些滑膩的淫水,才能輕快的抽動起來。她露出恰似得償所願的表情,那張俏臉通紅得如喝了酒般,嬌紅艷麗,粉色纏繞。而且更食而知味的,把肥美的屁股不停地一聳一聳的,向肉棒處迎湊過去。她的雙唇半開半合起來,不斷的銷魂蝕骨的輕吟淺唱︰「嗯……… 嗯 ……… 好舒服,唔好俾佢停 …… 」


 
「你入面好暖好緊,吸到我實一實,但我冇戴套,唔怕咩 ?」阿朗慢慢的把肉棒抽出。
 
隨著深入淫穴的肉棒一寸一寸的抽出,那蘑菇般的龜頭菱角,亦一少一少的倒刮著,緊湊敏感的內壁嫩肉,連鎖反應下,Miss Lee瞬間緊皺眉眼,吐出香舌,向後仰起粉臉來,喉間發出悠長的呻吟,令人分不清是舒服,抑或是捨不得,整個肉身仿似是被欲望的浪潮,淹沒得不能自理不受控制。
 
Miss Lee感受到龜頭差不多抽出穴口時,她連忙呻叫道︰「唔好吖…… 唔好吖…… 唔好拎番出嚟吖 …… 今日安全日,唔使戴套啦 !」像是非無套不可。
 
見此,阿朗只把渾大的龜頭停在穴口不動,然後再輕柔地用龜頭的菱角,刮磨起肉洞邊緣的地帶,左磨右磨,連綿不絕,又用雙手搓揉起白花花的屁股數圈,使得Miss Lee緊咬下唇,呻吟連連,屁股以肉棒為支點,不停的打圈扭動,看樣子,恐怕是禁不住欲求肉棒再次深入淫穴,頂滿她的花蕊。
 
「入返嚟啦,想要吖,唔係再磨啦,磨到我出晒水喇。」Miss Lee雙手伸直,摟著阿朗的脖子,嬌氣奪唇而出,這樣的姿勢仿如火車便當般的,掛在阿朗身上。
 
阿朗聽罷,便再次表演其魔術,把粗大火熱的肉棒,逐寸逐寸的消失在空氣之中,狹窄濕暖的陰道再被粗身的莖幹無情地撐開,穴內的肉壁,比起剛才更要來的緊窄,淫穴只僅僅的包夾住肉棒的一半。龜頭繼續當起先鋒,奮力地擠刺進去,雖則陰道內早已被淫水滋潤得極之潤滑,可是敏感的嫩肉,仍舊立刻無情的夾緊起來,阻擋侵入者。粗大的肉棒和龜頭,完全地把Miss Lee濕潤溫熱的緊湊淫洞撐得滿滿,而肉棒也被磨蹭蹂躪得,興奮不住地脈動鼓脹,在穴內一跳一跳。
 
「唧….」的一聲,大股大股的淫水隨著肉棒的進入,相繼地被擠出,在肉棒與穴口的交匯處,沿著莖身滴至廚房的地板上。由於淫穴實在過於緊窄,又或肉棒過於粗大,Miss Lee叫停了抽插,說是要些時間讓淫穴適應適應,就這樣地,整個人掛在阿朗身上。阿朗微微垂頭看,只見自身的陰毛與她的陰毛,相互交纏,而外面的那兩片肉唇,也被擠至變形,交匯處不停地流出洶湧的奶白浪潮,沿著那一隻支撐著地面,且顫抖不止的美腿,淌在地板之上。
 


「我郁喇喎 ! 」阿朗說道。
 
「唔好住,抱我出去先,我想去出面……」Miss Lee把雙腿盤在阿朗的腰肢。
 
阿朗雙手托起Miss Lee的肉臀,把她抱出廚房屋,此刻,他的肉棒仍深入她的穴洞裡,隨著走動,雖然只是輕步走路,但阿朗的肉棒也在她的穴內,跟著抽動起來,一下一下頂磨著花蕊的肉團。仍在適應的Miss lee,在這每一走步中,淫穴的深處都傳來難以形容的快感。縱使抽動的幅度不大,但令她倍感歡愉的同時,也弄得她更加焦灼起來,呻吟聲亦漸大,而體內也發出「噗滋」、「噗滋」的淫穢水聲。
 
交抱著的兩人,終於來到大廳,途中肉棒一直插在穴裡,沒有一刻是抽出來的。 加上,這種走路式的抽插,足以使Miss Lee全身痙攣,穴內的肉壁也附和起來,傳出更同等激烈的痙攣,一圈圈的肉褶更緊緊的吸吮起肉棒,子宮的小嘴,也更緊緊的吸吮起龜頭來。
 
阿朗將Miss Lee抱至本是放置材料的桌上,Miss Lee緩緩的往後躺,背部緊貼桌上,材料就在身旁觸手可及。阿朗開始緩緩地擺動腰肢,可是Miss Lee的淫穴滑膩得很,也緊窄得很,一下子把抽動中的肉棒迫出穴內。阿朗只好用手挑開Miss Lee的那兩片陰唇肉,再用粗大渾圓的龜頭,壓陷到她的唇肉之上,再次與淫穴口的黏膜,發生肉與肉的磨蹭。Miss Lee微蹙柳眉,貝齒輕咬下唇,嬌靨羞紅的臉上不由得輕輕抽搐起來。
 
「你好緊張咩 ? 點解咁緊,插唔入。」阿朗問道。
 
「唔係吖,但唔知點解今日咁緊啫,或者見你到你碌嘢就咁。」Miss Lee搖頭說道。
 
說話間,Miss Lee的嬌軀仍不停顫抖起來,盤在阿朗腰肢的雙腿,也似放棄的鬆開,改為垂下來,且有點吃力的用捂起腳尖,支撐起下半身。阿朗見那件圍裙礙事,使他不能好好欣賞玉體橫陳的Miss Lee,於是便把她的圍裙褪去,然後控制不了的挺動起下身。壓陷在唇肉上的龜頭,又再突入淫穴。嬌嫩無比,且有層次的壁上嫩肉,一層層圈著他的莖身,每當龜頭再突進時,壁內的嫩肉就會劇烈地收縮蠕動,穴腔也緊緊的吸吮著龜頭的冠狀溝不放。


 
「嘩 …… 吸到實一實,你放鬆少少先。」阿朗以旋磨的方式搖擺起臀部,肉棒緩慢地逐漸向花蕊處進發。
 
「呀………得啦……鬆吖嘛 …… 咪鬆緊囉……」Miss Lee 嬌豔的扭動起下身。
 
阿朗輕輕的插進,慢慢地抽出肉棒。肉棒慢慢的向後抽出時,龜頭的肉冠宛若船的錨一樣,刮著緊窄的陰道壁嫩肉。他不時向下看去,只進去半截的肉棒,在抽出時,竟拉出一小截嬌紅的嫩肉,清晰見到小穴口內,有一圈圈嫩肉仿似橡皮筋的,箍住那青筋滿佈的肉棒,而且被拉了出來。更沒有想到的是,在濕漉漉的莖身上,沾滿了兩人體液的混合白漿。
 
「你好多水吖,身為Miss 竟然咁淫,仲要俾你個學生屌,真係要好好懲罰下。」阿朗興奮得說起各種污穢淫話。
 
「呀 …… 咁你快少少懲罰我啦 ……」Miss Lee 張開雙手,似是向眼前的阿朗索抱,而她的淫穴也在龜頭快要拉出來時,緊緊的吸住阿朗的龜頭肉冠,不肯讓再退一寸,生怕肉棒再被迫出體內。
 
阿朗沒有理會,而是雙手放在她的腰肢上,固定住她的腰,然後起了勁的,描插起Miss Lee的小穴,她不由得的叫了一聲,狂擺搖頭,阿朗見此,亦體貼的慢慢地改變抽插的節奏。他又抬起Miss Lee的雙腿,並大開成近乎一百八十度,這樣的話,就可把整根肉棒再插得更底更深。底得小穴的外邊,只掛著兩個陰囊,連肉棒根都看不見;深得一股接一股的淫水,被一下一下的擠了出來。也由於是平躺的關係,一道白濁的混合淫液經會陰,流至她的股溝上,淌到床上,菊花圈上滿是淫水。
 
「呀 …… 頂到最入喇 ……」Miss Lee不禁呻叫起來。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