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呀呀 …… 咩嚟㗎 !」Miss Lee的雙唇衝出幾絲銷魂蝕骨的淫蕩呻吟。
 
一股接一股的忌廉,如同山洪爆發般的,從噴忌廉的噴口噴射出來。
 
經驗老道的Miss Lee亦被嚇頓了一下,雖則她滿臉驚訝和失措的,迎面接著忌廉的顏射,也叫吟出了幾絲淫蕩的叫聲,但她那紅潤飽滿的櫻唇,有一刻是自覺的張了開來,而且還吐出了香舌,似是欣喜的迎接著忌廉的噴射,又或她把忌廉當成了精液,誤以為是在被顏射,希望忌廉直接的噴進她的喉嚨深處。
 
當阿朗聞聲回頭看時,只見Miss Lee的臉上已滿是濃稠且奶白色的忌廉。有的忌廉濺射在她的眉毛及捷毛上,有的散落在她的鼻樑和額頭之上,有的噴射在她的櫻唇和嘴角之上,更有的沿著下巴,流淌至她那只掛著圍裙的白滑巨乳上。乍看之下,宛如大股大股濃稠熾熱的精液,如同決的江水從馬眼洶涌而出。
 
「嗯…… 嗯……」受到忌廉的洗禮,Miss Lee亦似是沉醉於被顏射當下,面露著陶醉的表情,任由忌廉黏附在臉上和巨乳上,沒有絲毫清理的想法,精緻秀麗的粉妝與白稠的忌廉混成一體,右眼處也掛著一堆堆,順著額頭輪廓流淌下來的忌廉。
 


阿朗見狀,本想上前把Miss Lee臉上的忌廉抺走,然而她卻推開了他,緊閉小嘴,像在含著什麼似的,發出「嗯嗯嗯嗯嗯嗯」的聲響,揮手說不。
 
Miss Lee這樣的行為,讓他很是疑惑。阿朗再走了上前,雙手捉起她的雙肩,詢問狀況︰「你做咩粒聲都唔出 ? 冇嘢吖嘛 ? 」此刻,Miss Lee淫蕩的輕輕咬了咬下唇,稍稍垂低頭,眼神中流露出令人憐憫的目光。
 
「傻豬,整到周身都係啫,抺返走佢咪得囉,笑番先啦。」阿朗輕柔地用食指,在她的臉上打著圈地搓揉起來。
                                                                                                                             
突然間,垂低起頭的Miss Lee微微笑了一笑,嘴角揚起一絲微妙的弧度。阿朗頓時感到詫異,以為她很是忽忽不樂,才會無故的傻笑起來,然而,一個年將三十,經驗老到的女性,又甚會這般輕易的遭人揣摩得透。
 
Miss Lee仰起頭來,朝向阿朗,妖媚般的張開櫻唇。阿朗一看,才驚覺大股大股濃稠的忌廉竟盛滿在她的口內,白濁似精的忌廉與粉紅的口腔交相輝映,即時令阿朗陶醉起來。接下來,她沒有馬上把忌廉吞嚥下肚,而是淫糜的翻起白眼,繼續張大嘴巴,炫耀張揚的朝向阿朗,任由他觀賞。她口內無端的分泌出香津,香津與忌廉的混合液,隨著香津分泌得越多,更多的忌廉香津從嘴角,緩緩流淌下來。不一陣子,她又從忌廉中,嫵媚的吐出一條粉嫩嫩的小舌來,像極小狗在渴求主人似的,淺粉的舌尖上,亦沾上了少許的忌廉,看起來,更像剛遭他口爆似的。
 


Miss Lee一連串的動作,使得阿朗的下體越發膨脹,他的心抑或是小弟弟,都很想把眼前的女人奸淫抽插一番,只是他仍然猶豫著,阿婉的那一句話來。
 
越是猶豫,越是麻煩。
 
在阿朗猶豫期間,Miss Lee再發起攻勢,先把忌廉一口一口吞下,再用靈巧似蛇的舌頭舔著還沾著的嘴唇,又挑起白皙乳峰上的忌廉,給舌尖舔舐一番。她享用忌廉的表情,淫蕩妖艷得像極一隻妖狐,就算是猶豫的阿朗,也不想放過眼前的她。
 
好想屌佢,好想屌佢。
 
「好喇,整嘢食喇,再唔整就好似你咁講,連聽朝都唔未整到。」Miss Lee拿開阿朗那放在肩上的雙手,然後走到桌前,準備料理。
 


相反,色心已起的阿朗見Miss Lee忽然正經的準備料理,久已勃起的肉棒亦表露出失望的姿態,回復成軟掉掉的狀態,他也只好拿起桌上的材料,開始他們的料理之旅。
 
他們兩人合作無間的互相配合,製作的蛋糕的過程,比起廚藝白痴單人匹馬的製作,變得更為簡單。可是,阿朗的色心和肉棒沒有因此而退卻,反而來得更加澎湃。每當Miss Lee彎腰俯身,伸手取食材,必使她只掛圍裙的胸口門戶大開,只需欣賞的角度合適,那白嫩豐腴的乳峰,那櫻桃般粉嫩的乳尖,就放蕩的半顯半露起來,同是哺乳類動物的阿朗,又怎會放過此等機會,他張大雙眼,眼光直搗著她那雙圍裙下的白乳。
 
「雞蛋六隻,糖呢就兩茶匙,仲有啲橙皮添。」Miss Lee 一邊唸著廣告對白,一邊攪拌著玻璃碗的麵團。
 
「喂,唔好搞咁大力吖,會搞走晒啲氣。」阿朗也同樣攪拌著其餘的混合料。
 
「喂,記住預熱焗爐呀,我有提你㗎。」突然Miss Lee又喊了一句話來。
 
「好 ! 」隨後,阿朗放下手上的工作,走到廚房裡,「啪」的一聲,阿朗按下了焗爐的電掣,按了在面板上的按扭,又扭了溫度轉扭,最終這古舊陳腐的焗爐成功地預熱起來。
 
過了不久,大概把所需的材料混合好處理好,他們的半製成品也經已完成,現在差的只是把它放進焗爐裡進行烤焗,然後鋪上似苦又甜的黑朱古力,就大功告成。就這樣,他們捧著那個半製成品,走到焗爐前。阿朗一手打開焗爐的鐵框玻璃門,Miss Lee則把蛋糕放進去,然後就是漫長的等待。
 
在這漫長的時刻,又有什麼可以做 ?


 
做愛吧 ! 
 
在阿朗的腦袋中,只想到此回答,Miss Lee的腦袋也是如是。
 
「我哋出返等先啦。」阿朗說。
 
「唔喇,我想睇睇個蛋糕點焗法,睇吓佢點脹法。」Miss Lee微微曲起雙腿,翹起那豐腴白嫩的淫臀。她又低下那婀娜多姿的後背,盯著微波爐裡的情況。那條只掛在胸前的吊帶圍裙,也跟著稍稍的向下低垂,露出了另類的「裙」下春光。身旁的阿朗,從側面的看,能窺探出忽顯忽露的粉嫩可口的乳尖,以及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如雪以霜的乳側。
 
Miss Lee 看了又看,阿朗看了又看,只是他們所看均是不同。Miss Lee看的是焗爐的情況,看蛋糕的脹法。相反阿朗看的是Miss Lee兩片淫臀瓣間,那個淫水漉漉的小洞的狀況,看得肉棒也脹了幾圈。
 
阿朗趁著Miss Lee不為意時,偷偷的蹲下來,近距離的欣賞那個淫洞。阿朗一看之下,她的淫穴已泛濫成災。本先只是肉縫,在各種淫弄下,小縫擴張成一個小洞,小縫兩側的花瓣也跟著盛放起來。
 
他二話不說,自動自覺用食指,在洞旁沾染些淫液,接著放進口內細細品嚐。當刻,Miss Lee的身體反射地顫抖了一下,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盯著微波爐。阿朗見Miss Lee毫不反應,於是便得寸進尺起來。這次他用食指和中指,在似濃又密,且濕淋淋的黑森林上打幾個圈,兩指再撥開黑森林,往下滑去,觸及那兩片肥厚的小陰唇。阿朗先是把小陰唇磨搓得充血膨脹起來,再用中指插進穴內,瘋狂地摳弄著陰道。
 


Miss Lee情不自禁地抬起肥美的淫臀,迎合著阿朗瘋狂的指插,任由他那不粗不大的手指在陰道裡盡情挖插。穴口淫水流不止,嘴裡呻吟吐又生,不用看她的正面,也知她的表情定必是粉頰飛紅,蛾眉倒蹙,欲仙欲死。
 
Miss Lee 經已嬌喘吁吁,沉醉於阿朗的指奸,她一邊擺動起屁股,一邊顫抖起來。阿朗見此,用另外一隻手的兩指捏搓起她敏感的陰蒂。Miss Lee頓時夾緊雙腿,顫顫巍巍的站著看焗爐。隨後,阿朗不再只用中指摳弄陰道,而合起三指,猛力的來回抽插。「嗯…唔…嗯…」Miss Lee拚命的忍住高漲興奮的喘息聲,指插和捏搓也跟著加快。「呀……」Miss Lee又突然劇烈地顫抖了數下,身子向後弓起,似乎是不受控的,然後一下吐氣如蘭的淫叫聲衝唇而出, 兩片淫水斑斑的花瓣間,噴出一道淫水柱,完完全全的灑在阿朗的臉上。
 
高潮過後,Miss Lee只感覺到子宮的深處和陰道的嫩肉,仍在收縮抽搐著,洞口還流淌出一股股的淫水,腿間和美臀間,滿是一陣陣的涼意和濕意。
 
當Miss Lee轉身準備查看阿朗時,阿朗突如其來的吻起她來,柔軟,濕潤,還富有彈性的嘴唇,瘋狂的吻著她的櫻唇。一邊吻,Miss Lee的鼻孔一邊呼出帶著甜甜清香的熱氣,令他痴醉。兩人漸漸的張開雙唇,把舌尖送入對方的口內,前後左右地攪動,享受著充滿暖香、濕氣和唾液的口腔,而且時時與對方滑膩的舌頭纏綿在一起,甜蜜的發出嘖嘖的舌吻。
 
不一會兒,阿朗把早已擎天的肉棒抽出褲子,抵在Miss Lee濕淋淋的陰戶上。火熱熱的穴口被勃起的肉棒頂著,快感瞬時傳至她的全身,她不自覺的把兩條柔軟粉嫩的手臂,摟住阿朗的脖子上。阿朗見吻得差不多,便抽回舌頭,進入下一環節,可是她的粉臂並不想放人,那柔軟粉嫩的丁香妙舌也不想放人,而是大膽的伸了出來,鑽進他的嘴裡。舌尖在阿朗的口腔壁上,來回舔動,把四處舔舐得乾乾淨淨。阿朗也選擇熱烈的回應她的不離不棄,再與她的丁香妙舌,熱烈地似蛇般交纏起來。
 
吻著吻著,兩人的呼吸越加急促,心跳也怦然不止。Miss Lee肉體顫抖,沉醉於和阿朗的舌頭的纏綿。同樣地,阿朗亦含住她的香舌,如飢似渴的吸吮起來。就這樣,兩人緊閉雙目,嘴對嘴的,與對方的香舌交纏,又大口大口地,吸吮起對方嘴裡的律液。眼看之下,宛如飲著甜津蜜液似的。
 
吻著吻著, Miss Lee那雙白皙飽滿的乳峰,隨著粗重的呼吸,上下起伏著,阿朗感到她那微突的乳尖,隔著圍裙的在自己的胸脯上,上下磨擦。他忍不住把那條圍裙掀起,露出了整個雪白嫩滑的巨乳。
 
吻著吻著, 阿朗那堅挺粗大的火熱肉棒,也隨著粗重的呼吸,前後顫抖著,Miss Lee感到那圓大的龜頭,沒有任何阻隔的在自己滑潤的小陰唇上,前後磨擦。Miss Lee也忍不住,拿下右臂,並伸向私處,淫盪的用兩指分開沾滿淫汁的小陰唇,讓洞內較出的嫩肉,暴露在外。


 
Miss Lee一邊感受著豐滿的雙乳被握住搓揉的快感,一邊感受著分開的小陰唇和洞內的嫩肉,被龜頭蹭磨的騷痕感。上下皆被玩弄的Miss Lee,主動抬起一隻大腿,箍著阿朗的下身,而且欲求不滿的,用自己那溫軟豐腴的穴口,和豎起的陰蒂,上下磨蹭起他的龜頭。
 
兩人的舌尖更用力地與彼此交纏,在彼此的嘴內翻雲覆雨的攪動,仿佛雙方都陷進了性愛的風暴圈,互相交纏,互相分不開。
 
可是,在多重的享受下,對他們來說,這仍是不夠的。
 
不知不覺,在吻得情迷意亂間,Miss Lee 右手已不在陰唇處,而是卧住阿朗的大肉棒,同樣地,阿朗的手也不再搓揉她的雙乳,也跟著握住大肉棒的根部,把龜頭對準Miss Lee的肉洞口。




未完待續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