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 …… 頂到最入喇 ……」Miss Lee不禁呻叫起來。
 
隨著Miss Lee一聲淫媚高亢的嬌啼衝唇而出後,她那如白似霜的嬌軀,因肉棒刺入花蕊處,以產生了各種刺激快感,全身如同被雷擊似的,不斷地顫抖起來,她被抬起的那凝脂似的雙腿猛然地抽搐,然後一下子發軟,被他垂掛在桌子邊陲位。Miss Lee緊閉的美眸,眼角滲著興奮的淚花,渾圓的淫臀,來了一陣接一陣的緊繃,阿朗低頭再看,只見濕漉漉的穴口,噴出股股熱騰騰的淫汁穴水。他想,她就應該是攀上高潮了。
 
「你好淫吖 ! 你睇吓,你又高潮喇 !」仍在抽插的阿朗,很是輕浮的又說起各種污穢淫話。
 
「呀 …… 一日最衰 …… 都係你囉,賤人 !」仍在嬌啼的Miss Lee,很是撒嬌的,別過面來。
 
「咁掹返出嚟喇喎 ! 」阿朗停下了抽插。
 


「吖 …… 你一直都想㗎啦,啱先俾晒福利,除晒衫誘惑晒你,你都唔掂我。」Miss Lee怒盯著阿朗,臉上滿是憤恨。
 
「咁而家我咪 …… 」
 
阿朗本想解釋,只是Miss Lee很快便打斷,說道︰「我唔理你,你今日要好好滿足我。」然後,再一次張開雙手,這次更吐出丁香妙舌,向阿朗索抱索吻。
 
這一次,阿朗沉下腰肢來,終於吻了下去,雙臂擁起Miss Lee,深情地吻著她那性感飽滿的雙唇,他用吞尖頂開的她雙唇同時,肉棒也重新開始打樁活動,她的嬌軀反射性的,緊緊向上弓起,垂掛在桌子邊陲位的雙腳,又被腳尖踮起,腳趾也蜷曲起來,雙腿不受控地顫抖起來。
 
早已欲罷不能的她,竟在重新抽插的同時又高潮了。「呀…嗯……呀」Miss Lee的聲調又升了幾度,阿朗的肉棒又再次完全地刺進她的體內,敏感的淫穴、嬌嫩的肉壁又無可奈可地被擠往兩邊,緊緊貼著那兩袋的陰囊,和另一處黑森林。看樣子,大龜頭已經完全陷進她那片紅紅濕濕的褶肉裡,她的菊花不由得的,一下一下收縮,臀瓣一夾一夾,似是被大肉棒弄得抽搐起來,連鎖反應下,穴內的嫩肉也跟隨起來,一下一下地抽搐,磨擦穴裡的大肉棒。
 


長又深的舌吻結束後,阿朗緩慢地停止了抽插,雙手支起身子,深深的看著身下的Miss Lee,當兩人雙唇分開之際,唇與唇間,拉起了一串連綿不斷的透明律液線.
 
「點?滿唔滿足到你,你下面吸下吸下咁,搞到我好爽!」阿朗朝向身下的Miss Lee問道。
 
Miss Lee沒有怎樣回應,只點了點頭,微啟雙唇,吐出香舌,舔了舔嘴角邊留下來的律液,喉間發出了「嗯……..」的一聲,阿朗見此,直直地再一次擺動起腰肢,抽插起Miss Lee的淫穴的深處,隨之來的,是Miss Lee長長的一聲嬌吟,接著又是一陣陣猛烈的高潮,似乎穴內每一圈的褶皺,都被這巨大的肉棒磨擦得快感連連。
 
早已被抽插的快感,和高潮沖昏頭腦的Miss Lee,緊皺眉頭,幾乎休克般的,喘著氣躺在躺在桌面上。
 
「起身先,我哋轉姿勢做。」然後,阿朗抬起Miss Lee的雙腿,把她的嬌軀翻轉過來,隨著身子的翻轉,肉棒跟著在小穴中,轉了半圈,又一次磨擦起內裡的褶肉。然後,Miss Lee就這樣的,由平躺桌上轉為趴在桌上,那雙乳峰暴力的壓在桌板上。
 


阿朗捉起Miss Lee的雙臂,溫柔地把她整個人拉起,她的腰肢似彈簧般的,仰後弓了起來,正好是她的屁股對著他的恥部,於是阿朗便以後入的姿勢,對著面前向後翹起的淫臂,抽插起臂瓣間的穴洞。阿朗一邊抽插,一隻手從背後,越過胳肢窩,大手揉捏起那肥大柔軟的乳峰,還用向前吸吮起她的耳珠。
 
Miss Lee面對著被大肉棒從後抽插,又面對著敏感的耳珠被舔吮,嬌艷的身子遭到漲滿貫穿的同時,也受到非一般的舔吮享受,這種性器交合上的強烈快感,伴隨著耳珠一絲絲的痕意,使得她產出了整個身子,也快將融化的感覺,腦袋再不需要任何的思考,只記著抽插、張開雙腿和高潮便可,敏感的神經線,瞬時的,開始本能地痙攣顫抖起來。
 
Miss Lee悶哼了一聲,粉臉仰後,淫臂恰如發了瘋的,不顧一切地往上一翹,那一刻,她又高潮了,阿朗感覺到自己的胯下又濕漉漉起來,於是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而且繼續的吻起她的耳珠。
 
「嗯………呀……… 呀………」
 
受到肉棒更快更強而有力的抽插,Miss Lee雪白且纖細的手指,緊緊的抓著桌子,雙唇吐出宛若嬰兒似的哭喊呻吟聲,她全身的神經,不知為何,不由得全都集中於淫穴的嫩肉中。粗大熾熱的肉棒抽插於自己身體最緊窄、最敏感的地方,嫩肉時而被撐開,時而又緊合起來,肉棒的莖肉與穴肉的壁肉,緊緊地糾纏交疊,圓大龜頭的稜角,時時一下接一下,刮弄著穴壁上的淫糜肉粒。
 
抽插期間,兩人的肉體,突然來了一陣窒息般的顫動,阿朗深深閉了一口氣,忍住了那一道精無情的射出,可是Miss Lee卻忍不住,洩出了那道陰精,整個人陷入高潮的亢奮之中,高潮緊緊的,箍住阿朗的巨大火熱的龜頭。高潮的快感,迅速地傳播至早已泛起汗珠的嬌柔肉體,且興奮的顫動了幾下。阿朗也開始把另一隻手,從後滑向前方,用胸膛貼著她的美背,兩手握住那對豐滿堅挺的淫乳,張大的十指只是稍稍用力的向下壓,就宛若搓揉麵糊般的,迅速陷進柔軟的乳肉裡,十指間滲出團團乳肉,一鬆手,乳肉的表面便浮印出十指淫靡的凹痕。
 
「呀 …… 呀 ……」Miss Lee發出陣陣的嬌嗔,胸前的乳峰被阿朗的雙手,揉弄成各種淫蕩的形狀。
 
雙乳和淫穴同一時間被玩弄下,她早已香汗淋漓、嬌喘急促,汗水的流淌讓兩人黏得更緊,膚與膚間沒有半點隔絕,以在淫穴中,越發膨脹的火熱肉棒,更用力地快速抽插,把她的花蕊頂弄得一塌糊塗。每一下的抽插,阿朗都夾緊雙股,把恥骨完完全全地,帶著征服的力量,朝著她那肥嫩渾圓的淫臀處壓下去,粗大火熱的肉棒把她的淫穴塞得滿滿的,肉與肉間,幾乎沒有一絲的空隙。


 
那些抽插帶來的劇烈快感,接二連三地,傳遍她體內的每個細胞,嬌美的胴體不由自主地抽搐、搖擺,迎合著她身後的男人,滾熱淫糜的潮水,仿如瀑布般的,從抽插的空隙中,滔滔不息地噴灑而出。
 
「嘩……好爽……好正 …… 屌大力啲 …… 大力啲……呀 …… 個閪好多水水呀……嗯……你條撚好……正吖……」
 
為人師表的Miss Lee,竟說起淫聲穢語來。或許,真的如阿婉的那個冰山理論所說,每人均是有一座深不見底的海底冰山,每人的體內都蘊藏著對亂倫、背德、羞恥種禁忌般的期待快樂,只要 …… 只要在無人知曉的情況下,偷偷把世俗所認為的道德面具撕下,那種禁忌就只是一條決堤的水壩,欲望奔流不息地沖向陸地。
 
「Miss Lee平時都冇咁淫㗎,今日做咩會咁。」阿朗喘著氣說道。
 
「因為……你條撚………好大好粗………屌到我……呀……又頂到喇………又頂到喇 …… 好爽 ……呀……阿朗……屌大力啲 …… 哈哈哈……屌撚死我……屌撚死我……」Miss Lee被抽插得反起白眼,淫叫聲連連,表情欲先欲死,嬌軀又來了一陣陣的顫抖,雪白的小腹延伸到屁股的艷肉開始不停的痙攣、抖動,大股大股的淫水,奔流不止的噴射而出。
 
「咁我哋玩其他嘢啦。」說罷,阿朗從Miss Lee的身旁,撿起了一小塊剩下的朱古力磚,並餵至她的唇邊。
 
Miss Lee吐出丁香小舌,舔了舔那小塊的朱古力,溫暖柔軟的小舌,把朱古力一層一層的融去,舔久了,她更大膽的舔去阿朗的手指處,一下一下的,細細品嗜他的指尖、指肉。然而,阿朗並沒有把朱古力完成被她舔去,趁著朱古力半融的狀態,他撿著朱古力,向下伸挺,把朱古力壓在她的陰蒂之上,也即兩人性器的交合處上。
 


在半融的朱古力加持下,以及抽插凡快感下,終於,那粉紅色的陰核已充滿血,膨脹勃起。而且,那小塊的朱古力,因青筋暴露的熾熱肉棒,不斷從穴口抽插,漸漸地被磨擦融化掉。朱古力的表面上,浮印出一個巨大的淫靡凹痕,肉眼一看,根本就是肉棒的莖身,而Miss Lee的陰唇處,以及阿朗的肉棒,凡是兩人的媾合處,全是狼藉淫穢,且不堪入目的被融掉的朱古力醬。
 
Miss Lee咬緊雙唇,不作叫聲,口腔滿是朱古力的苦澀味。她任由朱古力在她的陰核處,被磨擦融掉,她胸前的那雙豐滿白皙的乳峰,在失去阿朗雙手的搓捏下,止不住的,上下上下淫蕩地搖晃起來,根據愛因斯坦的重力原則,質量越大,晃動的幅度就更大了。乳尖上,頂著的兩顆早已過熟的櫻桃,此刻,在空中劃著起了一個接一個的弧線。阿朗越是用力抽插,弧線的幅度就更大,肉體的撞擊,朱古力的磨融,肉棒與穴內的嫩肉的交纏,所襲來的銷魂快感,使得阿朗越發瘋狂地擺動腰肢。同樣的,這些快感也侵蝕著她的嬌軀,隨著阿朗用力更有衝擊更有節奏的抽插下,她的雙唇也跟著吐出陣陣銷魂蝕骨的呻吟聲
 
「唔好停………好撚爽……個閪俾你屌到出晒水………好爽……再屌入啲啲……止止啲閪水……呀……嗯嗯………」
 
阿朗明顯受到淫聲穢語的刺激,接近光速地擺動腰肢,用盡全力,大幹特幹。大肉棒猛抽快插,堅硬熾熱的肉棒,快如閃電的磨擦著蜜熱的褶肉,圓大火熱的龜頭,似火車般的瘋狂頂撞穴中的花蕊,半融未融的朱古力,宛若舌頭般的舔舐著兩人的交合處,房間裡,迴盪著「啪啪啪啪啪啪啪啪」的淫聲絕響,而身前的Miss Lee,則也瘋狂似的甩動著淒美的及肩秀髮,連連喊出︰
 
「頂到個子宮好撚舒服………呀………呀………呀…………呀……屌到……屌到鬆晒咁……呀……又要高潮喇………呀……我真係好淫……」
 
Miss Lee子宮內,不由得地噴出股股濕暖而淫糜的陰精,纖腰也不由地,自覺的往上頂弓起,胸前的雪白似霜的乳峰,更是向前挺拔起來。
 
「喔……………」
 
此時此刻,阿朗盡全力把腰向前一頂,龜頭上的馬眼,準確地頂住了她的花蕊的肉團,似乎陰囊的精漿早已準備就緒,加上他的肉棒異常地長,整整18cm,龜頭是可直接的親吻起子宮口的,話雖如此,Miss Lee也是翹起淫臀,好讓馬眼更直接正面的,對準孕育生命的入口。得償所願的,龜頭真的更深入生命源頭的地方,微微向上的龜頭菱角,挑開了那生命來源的入口。


 
「呀呀呀 ……」阿朗一聲長長的呻吟,雙臀一縮,陰囊貼著Miss Lee的淫臀間,不停地縮放起來,他不由得加快抽插,也把交合處上的朱古力,再用力狠狠的一按,頓時,朱古力被磨滅消逝的速度更快,只剩一層薄薄的朱古力膜。
 
兩人交媾在一起的下體,突然地傳來一陣一陣的抽搐,而且也同樣地,兩人口中吐出滿足又愉悅的呻吟聲,隨即,被大大撐開的淫穴處,流淌 出一條白漿,沿著鋪上一層朱古力膜的交合處,流至雙腿,慢慢的滴到地上。白濁的精液與黑朱古力,相互襯映,黑白的組合更是絕配。不只如此,被肉棒塞得滿滿的小穴,也擠出了不少淫水,整個陰囊被弄得閃著淫凜亮麗的水光。
 
 
噴射而出的精液,強有力地,一下接一下的衝擊著子宮的內壁,滾燙且濃郁的精漿令她渾身酥軟起來,似乎火熱的精液,一瞬間鑽進血液裡,而且流向了全身,嬌驅顫抖不已,一絲呻叫聲情不自禁地衝唇而出︰「中出………呀………射撚滿晒……射撚滿晒喇……好飽…好飽……嗯……仲……仲未完…嘅………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又射過……呀……」
 
一波又一波的精漿衝擊沒有減弱,反而越發強烈,而且大屁股一下一下,有力的頂弄,把精液更深更入的射進Miss Lee的子宮,「呀呀呀呀…………」再一下的嬌吟從Miss Lee的雙唇衝出,她緊緊的用手指抓住桌面,平滑白嫩的小腹不由得地,向前聳起,腰肢似是盡情的,在空中舒展起來,淫穴的內壁不斷地蠕動著,試圖感受著精漿的衝擊。
 
「呀呀呀 …… 呀呀呀 …… 嗯………嗯 ……射多……射……多啲……」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