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Miss Lee銷魂蝕骨的呻吟聲,阿朗的大肉棒不停的在她的淫穴裡抽搐起來,同時的每抽搐一次,都會噴射出大股大股的精液,真湧至那最深處的生命源頭,漸漸地,白濁的精漿咕嘟咕嘟地,又一下一下的填滿了本是空洞洞的私處,吸收著精漿的生命源頭也開始容納不了那龐大的精漿,慢慢地擴張變大。
 
體外,隨著大股大股的精漿蜂擁湧向Miss Lee的子宮,那些容納不了的精漿很是可惜的從兩人的交合處溢流出來,乳白色的精漿和如雪以霜的肌膚交相輝映,又和一層層的朱古力薄膜交相襯托。
 
大概射出了十數股精漿後,阿朗才把軟掉的肉棒抽出淫穴,然後整人往後躺在梳化上。當肉棒抽出的那刻,Miss Lee整人就似失去支撐般的跪在地上,仿佛阿朗的肉棒是唯一的支撐點。
 
阿朗看了看跪在地上的Miss Lee,只見她沾滿汗水的髮絲散貼在的肩上,那纖細的玉手微微顫抖的輕揉著自己的小腹,然後喘著氣說︰
 
「好滿,好滿,下面俾你射得滿滿咁,脹脹地,好怪吖。」
 


「咁Miss 今次嘅扑嘢合唔合格 ? 」
 
「嗯………嗯……等我諗諗先,如果……如果再舒服啲再多啲,會高分好多。」
 
對話期間,精漿源源不絕地從她的淫穴中潺潺流出,而她的臉頰泛起片片紅暈,舌尖時不時的舔砥起嘴唇,妖媚的眼眸亦閃著勾人魂魄的目色,仿佛就像一隻欲求不滿傾國傾城的妖狐,想把眼前的少男連皮帶骨的吞落肚子一樣。
 
Miss Lee 緩慢地站了起來,在桌上拿起了那支剛剛噴得她滿身都是的噴忌廉,接連地在兩邊的乳頭,還有倒三角的黑森林上,噴塗了三大坨的奶白色忌廉,然後妖媚的走到梳化前,在阿朗面前展示起來。那三大坨的忌廉,就似是一件白花花的比堅尼,隱約的遮蔽了她胴體的私處,只是很快的就被站起的阿朗舔去。
 
阿朗把臉湊到Miss Lee的雙乳旁,先是環抱住Miss Lee的腰肢,再把右邊沾有忌廉的乳房,含進嘴裡吸吮一番。舌尖一下一下地在乳尖上,來來回回地舔掃起來,一股難以形容的快感,陣陣襲來。右邊乳房上的忌廉,不一會兒就被他舔掃一空,阿朗感覺到已舔不到任何的忌廉,只舔到硬硬的充滿忌廉味的乳頭,所以他向另一邊乳房舔去。阿朗的左手開始鬆開她的腰肢,從而搓揉起右邊剛被吸吮舔掃的乳房,而嘴巴就湊向左邊的乳房,用力地吸吮一番。整個乳房幾乎都被他吸塵器似的大嘴,吸進口裡,口裡的舌尖亦時時的在她乳頭,順時針的劃起圈圈。
 


就在舔掃吸食間,阿朗明顯地感受到Miss Lee剛平復的呼吸,又再開始氣喘吁吁起來,堅挺的豐滿的一對乳峰伴隨著氣喘,在他嘴前不斷地上下起伏,使得阿朗整人心神搖曳,禁不住更貪婪地吸吮著她的乳房,舔掃她的乳頭,吞食著仍沾有忌廉味的雙乳。
 
吞食得差不多後,雙乳上的兩大坨奶白色忌廉,全被阿朗含進肚裡,乳尖上只留下濕漉漉且滑膩的律液,基本上,Miss Lee全身只剩下黑森林處,那一大坨白色忌廉,發揮它的遮蔽作用。
 
突然間,Miss Lee察覺到塗滿忌廉的私處位置,又有一根棍棒狀的物體在頂住她,她下意識知道阿朗的大肉棒又再高高挺起了。
 
「唔好剩係掛住吸我啦,睇下你下面碌鳩都需要吸吸喎 !」Miss Lee慢慢地推開阿朗,並溫柔地把他帶至梳化上。
 
Miss Lee續道︰「你瞓喺梳化度啦,Miss教你啲新嘢。」
 


就這樣,阿朗便聽從了經驗老道的Miss Lee的吩咐,橫躺在梳化上,而Miss Lee則翻過身來,跨在阿朗之上,把自己的淫穴湊近到阿朗的臉上,形成69的姿勢。
 
無須再說明或形容什麼,這就是傳說中的69。
 
 Miss Lee妖媚的張開雙唇,把阿朗的肉棒整根都含進口穴裡。同樣地,阿朗望向面前那滿塗忌廉,且仍淌出精液的溫暖肉縫,精液的奶白色與忌廉的奶白色,令穴前的他也難分清楚,不過那淫盪誘人亦沒因此而受到減退,他不由得的再將她的大腿分得開開,把曾是肥美多水的秘穴,更完全的呈現出來。不一會兒,阿朗一下子把嘴巴湊到Miss Lee的忌廉肉穴上,先是吐出舌頭舔了舔黏滿了忌廉和精液的小縫,把在縫邊的四周均舔了一口。他覺得Miss Lee淫水味道很是不錯,配搭上自己精液的腥味,以及忌廉的奶甜味,更加是不得之了。
 
Miss Lee也是如此,或許是剛剛肉棒頂了頂她忌廉肉穴的外邊,沾上了些少忌廉,當她沒有思索把肉棒含進口內時,除了淫水和精液的腥味外,竟嚐到忌廉的奶甜味,令為之驚訝,只不過亦驅使她更賣力吸吮他的肉棒,吸吮聲更是嘖嘖稱奇。雙唇一下下的把肉棒的表皮打掃乾凈後,把肉棒吐了出口來。本是軟掉的肉棒在遭激烈的吸吮後,又直挺挺的聳了起來。Miss Lee見此,淫媚的吐出丁香小舌,將仍未完全褪去的包皮剝開,舌尖沿繞著龜頭,打圈圈式的反復舔舐起來。
 
阿朗與Miss Lee倆人相互地用舌頭再次勾起對方的性欲,顯然地經驗豐富的Miss Lee的舔舐技藝,比起阿朗來得更好,舔得他整個人不要不要的,喘著氣來似是討饒。好勝心強的阿朗,也不甘不弱,出盡全力的往死裡舔。
 
Miss Lee的肉穴更是變得濕淋淋起來,一片狼籍,奶白色的忌廉早被舌頭舔去,只剩奶白色的精液,混合著淌出的淫水,一同從肉縫中流出。阿朗的舌頭,一下接一下的,把縫中流淌出的混合液,舔滿至她的陰部上,驟眼一看,整個陰部都是濕成一片。阿朗不停地舔舐Miss Lee的陰戶,很快地也舔悶了,他雙手緊緊地摟著面前兩片肥大白皙的屁股,然後用力的壓了下去,把臉深深地埋進她的兩腿之間,舌頭也同樣地,深深地插進淫洞裡。
 
阿朗賣力地以舌攪拌著淫穴,Miss Lee一瞬間淫心大動,忍不住嬌締了一聲,屁股不斷往上下左右擺動。阿朗停了一停,往自己的胯處看,打探Miss Lee的狀況,只見腹上那雙如霜似雪的巨乳,微微地伴隨著喘氣,上下的晃動起來。Miss Lee吻了一吻他的龜頭,說︰「我……唔客氣喇……」然後,對準肉棒把它含進裡。她一手握住春袋,輕巧地撫摸著,另一手握住肉棒的根處,緩慢溫柔地套弄著。
 
Miss Lee的口穴裡經已含著一根粗長滾燙,且被滿佈各種混合液的肉棒。她那飽滿豐厚的雙唇,死死的緊緊的箍住莖身不放。口腔中既是溫暖又是濕潤,律液不由得地分泌而出,浸淫著整根肉棒。口腔的吸力頗強不說,她還時常細細地用那柔嫩的喉嚨,按摩品味著肉棒頂端的圓大龜頭。當把肉棒稍稍吐出時,本是放在肉棒底下,托著它的舌頭,亦不時用小巧的舌尖,時而挑弄龜頭頂上的小洞洞,時而揉弄龜頭表面的本身。握住春袋的手,握住肉棒的根處的手,也不忘地繼續撫摸、套弄起來。


 
漸漸地,Miss Lee開始啄著的,大口大口地吸吮肉棒起來。她的秀髮時而散落在阿朗的腿間,時而又向上飄散。阿朗腹上那雙彈軟如綿的巨乳,也伴隨起來,劇烈地來回上下的晃動,乳尖也時不時掃弄到他的小腹上。就這樣,粗大熾熱的肉棒,在溫暖濕潤的口穴中,暢快進出。每一次淫蕩的進出,性感柔軟的雙唇,都把肉棒的表面塗上一層淫亮閃閃的水光,在空氣中閃爍出濕潤的光澤。
 
Miss Lee淫蕩且沉醉的吸吮起肉棒,突然感受到一根異物,插進下身的淫穴裡,不是吸吮中的肉棒,也不是舌頭的物體,她本想吐出肉棒查看究竟,但又捨不得口中的肉棒,於是放下不理,任由那根異物插在穴裡。其實插在她穴裡的,是一根壓麵團的木棍,是阿朗在桌上拿來的。插進去後,阿朗把口鼻都壓在她那木棍和肉縫的交接處上。那白花花的兩片唇肉,夾著粉透嫩口的肉縫,縫的頂端是顆挺身的櫻桃,縫中含著那根木棍。阿德貪婪的湊上嘴來,又以舌尖挑玩起膨脹的櫻桃,又輕輕地用牙齒磨咬它。他又用舌尖挑開肉縫和木棍的交接處,仔細地舔弄一番,舐刮著外邊的嫩肉。
 
「Miss Lee,我差唔多要射喇,可唔可以口爆你。」阿朗的腹部突然鎖緊起來,雙腳也不自然地緊緊顫動著。
 
Miss Lee馬上吐出肉棒,又輕揉著自己的小腹,淫蕩地說︰「想你射去入面多啲。」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