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阿朗便偷偷摸摸地拉下木門的手把,稍稍的把門打開。就這樣,他透過半開半掩的門縫,窺探校長室內的情境。
 
「好舒服 …… 但 …… 唔夠囉 ……  插入啲啦 …… 呃 …… 而家又夠喇 …… 」
 
映入眼簾的情境,讓阿朗為之驚訝。阿朗只見一名少年穿著校服的上衣,光著下半身,背對著他。那名少年有節奏的擺動著腰肢,似是被無底的洞穴吸了進入,在他的腰肢上,盤了一對穿著吊帶襪的豐腴黑絲美腿,腳尖上還勾著一條濕透的黑色蕾絲內褲。蕾絲內褲和黑絲美腿也跟著少年一聳一聳的屁股,一抖一抖, 搖搖晃晃起來。美腿盪出了一波魰一波的黑絲腿浪,而蕾絲內褲也看似快要掉下來,又不掉下來。這雙雙都綻放著一種言不可及的艷媚色情。
 
那名少年在旁邊的桌上,拿了一支不明液體,向他的前方淋下,隨後他的雙手也跟著向前。站在門縫偷窺的阿朗,壓根看不清少年在做什麼,從動作看來似是在按摩著什麼東西。
 
「好……爽……好過癮……呀……你呀……大力啲榨 …… 榨爆佢……」
 


阿朗瞪大雙眼,想仔細的弄清弄楚,只是他忽然覺得那名少年的背影真的是十分熟識,有幾分像金田。
 
「我哋轉姿勢啦 …… 你好唔掂 …… 抱起我 …… 我上你下。」
 
那名少年聽取肉團的命令,他抱起前方的肉團轉身,稍稍打斜的躺在桌上,小腿懸掛桌邊,肉團亦跨坐到少年身上。這下阿朗完全看得見,少年的肉棒仍然頂著那團肉團的小穴中,一動不動。除此之外,這次的轉姿勢,以及打斜躺著的角度,兩名涉事人也無意中向門縫的阿朗,顯露出他們的真面目。那團肉團享受似的往後仰起腰肢,又仰起粉臉,呻吟連連,不經意的把自己的臉和男伴的臉,表露出來,那兩雙臉孔正正是那位賤婦校長,以及拿了蜜糖卻沒有回去的金田。
 
阿朗仔細的打量起兩人的臉孔,特別在金田身上看多了兩眼,深怕自己認錯人。
 
只是當他確認校長的樣子時,那名賤婦人的容貌竟與淫媚的埃及豔后有幾分相似,一頭烏黑亮麗色不及肩的短髮,齊平的劉海貼在細長的眼眉毛上。濃密的髮量,和顯露低窄的額頭的齊劉海短髮造型,讓快將四十歲的賤婦,乍看來年輕不少。娥眉下,一雙大而圓潤的狐媚桃花眼,眼角微微上挑,看起來總是似笑非笑,畫上眼線後,雙目更顯淫媚和熟美的氣質,有種高貴的神態和不染塵埃的脫俗。她的唇型小得很似貓,而嘴角總是掀起一道微妙的弧度,妖美嫵媚,唇色紅潤,呈玫瑰紅,閃亮出高雅成熟的口紅亮光。每當她微啟雙唇呻吟時,露出來的細白牙齒,都與唇色相得益彰。
 


阿朗被賤婦的美色蒙蔽雙眼,魂牽夢繞地注視著她的胴體和一舉一動。
賤婦按著金田的胸襟,抬起粉臀,因穴壁經已濕潤的關係,又或肉棒大小的緣故,她皺了皺眉,一下子就把肉棒吐出來。她淫蕩的舔舐一下手掌,隨即把沾滿律液的手掌往小穴伸去,左揉右搓的按摩著小穴,試圖把手上的律液塗抹在整個小穴上,轉眼間,小穴同時泛起淫水和律液的水光,銀光閃閃。
 
賤婦輕輕拍了拍小穴口,似乎是拍鬆穴口的肌肉,阿朗還未反應過來,她便再次抬起粉臀,把穴口對準金田的肉棒,略略的往下沉坐,穴口緊緊的含住龜頭,相反龜頭亦研磨起陰唇。賤婦舒爽得吐出一口銷魂悅耳的呻吟「呀 …… 又入番嚟喇 ……」她忘情地再往下一坐,整根肉棒應聲而沒,陰戶轉眼間脹得滿滿,她張大雙唇「呀……」的一聲嬌啼起來。
 
金田說,讓他來動吧,他亦順勢抓住賤婦的屁股,準備向上頂弄。只是,賤婦說,她不喜歡別人來動,喜歡自己來的。
 
賤婦稍稍的往後仰起纖腰,雙手緊緊地撐在他的大腿上,慢慢地抬起豐碩的屁股,使肉棒最大距離的離開她的穴內,但是當龜頭快要脫離穴口時,便停了下來。
 
在不遠處的阿朗,清晰地看到他倆結合的側影,一個豐盈渾圓的屁股,中間插著一根只有三分二截的肉棒。她的手輕輕拍了下自己的屁股,向眾人表示她要坐下去了,隨著她把屁股慢慢地坐下去,肉棒也徐徐地消失在空氣中。


 
「嗯 …… 唔唔唔唔 …… 舒服 ……」
 
賤婦淫蕩的在金田身上,扭動起豐滿雪白的胴體,屁股前後前後地磨蹭著他的胯下,務求插在肉穴龜頭可以磨擦著她每一處的陰壁。正當著偷窺狂的阿朗,腦內不禁想到金田定必看到賤婦那熟美的陰部。阿朗開始幻想著,賤婦那烏黑發亮的陰毛在淫水沾染下,雜亂地貼在她的肉縫兩旁上;開始幻想著,金田眼前的大陰唇大大地被肉棒撐開,那沾滿淫水的陰毛,不斷地磨蹭自身胯處的陰毛。
 
賤婦的屁股慢慢的一起一落,在阿朗眼中,每當賤婦抬起那濕淋淋的陰戶時,他倆的交合處間就會拉起一縷縷的淫液絲,阿朗每次以為淫液絲快要斷掉時,她又把屁股坐了下去,就這樣,淫液絲似斷非斷的在他倆的交合處上,拉拉扯扯,肉洞中的龜頭,也同樣的慢慢地磨擦著她的陰壁。
 
「 嗯 ……… 呀 ………  再快啲 …… 會舒服好多……」她自言自語的呻吟道。
 
這麼慢的節奏,欲求不滿的賤婦也不耐煩了,開始飛快的抬起屁股,隨即用力的坐下去,拚命的在金田的胯上聳動,狂聳狠坐,使肉棒深深地抽動她的肉穴。
 
「呀 ………  好似又大咗咁 …… 插得好入吓……」
 
賤婦低頭查看下身,只見自己的淫穴被金田的肉棒,插弄得淫水漉漉,果然主動套弄肉棒,就是不一樣,只是這種快感不足以滿足賤婦。賤婦一邊聳動,一邊在心裡想著,他的長度並不能直插到底,或許要是那個人的肉棒,想必頂到花蕊也不成問題。她的屁股輕輕挺動,說:「好爽 …… 好舒服…… 嗯……」
 


「呀…… 郁快啲 ……」賤婦蹙眉呻吟道︰「好…… 再深啲 …… 插再深啲 ……」她停住了動作,仰頭張唇,吐出一口氣出來,反諷的說:「你……好長好大哦……」
 
「真係好長好大咩 ?」金田問道:「你喺上面郁都好舒服呀 !」
 
良久,賤婦左扭右扭,總覺得這姿勢使不上勁,於是她對著金田雙開黑絲美腿,蹲坐起來,宛若青蛙一樣的趴在胯上,這樣做更容易擺動起屁股。而且阿朗心想,金田想必把賤婦的肉穴看得光光。過了不久,粉臀果真更輕快的聳晃擺動,小穴不停地套弄著金田的肉棒,賤婦舒爽得一直呻叫道:「好爽吖 ……插…… 得好深……呀……呢個姿勢正好多 …… 」
 
賤婦低頭看去,阿朗亦從門縫看去,見到豐腴的肥穴,開合開合的把雞巴上下吞吐著,淫水止不住的,從穴口濺射出來。賤婦再次捉著金田的大腿,往後仰起腰肢,不及肩的短髮披在了頸後,胸前那對貧乏的乳房,也跟隨著動作小幅度的上下晃動著。金田伸手雙雙接住,並揉躪一番,賤婦的粉臉和美頸,再往後仰起一些,半瞇著媚眼,兀自享受著美妙的感覺。大汗淋漓的她,胴體上滿是汗珠,加上胸前在剛才塗滿了蜜糖,在外面的陽光反射下,映出陣陣淫糜耀眼的亮光。
 
「唉吖……嗯……頂到最入喇……呀呀……」金田的肉棒也只算是中等大小,要深入到花蕊,可說是有點難度,現在用了這種深插的姿勢,真的肉棒真的頂到她的花蕊,她全身彷彿被電流通過,舒服得飛往天上。
 
「好舒服……好爽……好正……呀……都係後生嘅……最舒服……」她不停的叫,阿朗到現時也不相信,這就是校長的本態的。平時嚴肅端莊,處事公正嚴明的校長,竟有如此淫糜放蕩的一面。此刻,阿朗的褲襠腫起一團東西,心中起一了個狡猾的想法,他拿出手機開始錄影面前的一切。同時他一抹賤婦以往的形象,腦海中同樣幻想著,要是他本人的話,必定把賤婦的雙腿分得更開更大。
 
「好……深……好過癮……呢下……又……最入喇……唔唔…… 好爽 …… 好爽 ……呢個姿勢 …… 先係最好…… 點解 ……可以咁正…… 呀呀呀呀呀 ……」
 
金田看賤婦呻吟得起勁,也忍不住開始用力向上挺,而且插得異常激烈。


 
「我都有 …… 冇叫……郁 …… 同我停 …… 吖……」本是仰起腰肢的賤婦,受不住金田的進擊,向前倒在金田的胸襟上。
 
阿朗放大了手機的鏡頭,把賤婦的胴體一覽無遺,臀溝間,那個粉嫩無比的菊門後庭。也許是受下方正與肉棒緊密糾纏的蜜穴所影響,菊花圈一開一合的,像在喘著氣,而且淫水因抽插不斷四處飛濺出來,菊花上全是淫汁,在手機的螢幕上看,濕潤的嬌豔無比。他再放大了鏡頭,從螢幕上,更可清晰見到她菊花外面的一圈是暗紫色的,由外到內漸漸的化成粉色,密密麻麻的皺褶也以粉色的洞眼為中心,由外到內往洞眼聚集,在沾滿淫汁汗水下,恰似一朵剛曉水且花含苞欲放的小菊花,靜待著某人探進來開採洞裡的花蜜。
 
金田越抽越勁,越插越快,奮力地向上挺動。
 
「吖……唔好吖……好爽呀……好正呀……」賤婦突然身子一軟,倒在金田身上,偎著他的胸膛,肉棒仍然套在緊湊濕暖的穴中。賤婦全身上下都染上一層淡淡的淫蕩汗息,剛才強烈的快感,讓她欲仙欲死的出了神。她的玉手伸到臀處,緊緊抓住豐滿柔軟的淫臀嫩肉,死命地掰開臀瓣,讓粉嫩的菊花更凸顯出來,洞眼也因此張開口來,對著阿朗的鏡頭打招呼,讓他一探洞裡的情況。
 
阿朗幻想著,把手指放嘴裡嘬一嘬,弄點唾沫,然後插入賤婦緊緻的菊花。
 
阿朗幻想著,把龜頭抵在菊花上,先是輕磨柔蹭,隨後用龜頭擠開括約肌,慢慢陷入洞裡,讓整根肉棒頃刻間被給菊花吞噬掉,猛然的把直腸撐得脹脹。
 
阿朗幻想著,當他的大肉棒插進去時,賤婦把菊花自動的放鬆開來,讓他的進入更順暢,往更深處探取花蜜;而當抽出來時,菊花又本能的縮緊,緊緊捏壓磨擦著他的大肉棒;他的龜頭冠邊沿的棱溝,反覆前後的,刮磨著直腸壁上幼滑的嫩肉。
 


阿朗幻想著,趴伏在賤婦的背臀上,一邊快速抽插著她的菊花,一邊舔舐著她的白皙滑嫩的脖頸和美肩,雙手亦分別伸向前方,把玩起一對堅挺柔軟的小山丘,甚或用手指抽插、挑弄起淫水滿泄的肉穴。
 
阿朗越是幻想,他的褲裙越是脹大。他那隻閒著的手,不知不覺間,抽進褲袋裡,搓揉著越發堅挺脹大的肉棒。只是隔著薄薄的褲袋和內褲,他仍感受到肉棒特有的火熱。
 
「喂,你呀,抱起我吖,抱住我嚟屌。」
 
賤婦將雙臂掛在金田的脖頸,金田抬起賤婦的雙腿,向前翻過身來,把她整個人都抱了起來,說︰「校長,我嚟喇 ……」語末,他便重新擺動腰肢。
 
金田快抽狠插,賤婦也早已呻叫不已:「插大力啲…… 嗯……好爽………」
 
「校長,你同上次一樣,都係咁緊。」
 
「插你就……插啦……咁多……呀嗯……嘢講…… 呀呀呀 ……好爽呀……呀……再……再大力啲……校長差唔多……俾你插死……呀……呀……」
 
賤婦最終也是被金田抽插到另一境界,她緊抱金田,淫臀一下一下向肉棍壓去,配合著金田的猛挺,她只覺花蕊陣陣顫抖,失聲呻叫道:「冇喇……呀……冇喇……我要俾學生插死……呀……冇喇……呀呀呀呀…………” 語末,肉穴的花蕊一熱,淫水直衝而出,撲在金田的龜頭上。


 
金田被賤婦突如其來的高潮,弄得歡悅,忽然腰身一麻,龜頭脹大,精關欲鬆,不禁說:「校長 …… 我都要 ……」
 
賤婦雙手飛快的鬆開他的脖頸:「唔好 …… 射入嚟 ……」
 
她跑了落地,蹲了下來,對著他的胯下,張開紅唇,把龜頭含進嘴裡,右手握著肉棒,上下套弄起來,左手抓住春袋,左右揉捻起來。
離開溫暖潮濕的肉穴後,金田的快感又延續回來了,他精關一鬆,熱滾滾且濃稠的精液就噴射而出。賤婦「雪雪雪雪」的,加快吸吮肉棒的速度,似是把年輕一輩的精華榨取乾淨,才覺盡興。
 
「呀 …… 校長好正吖………」
 
良久,精液被吸吮得一乾二淨後,賤婦從紙巾盒抽出兩張紙巾,抹了抹嘴,便說道︰「你可以返出去先,今日唔該晒你,再需要你嘅時候再搵你啦。」
 
金田聽罷,當刻愣了一下,然後強壯微笑的,穿好校服,拿著幾支的蜜糖,準備回到班房。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