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校長室內的嬌啼
 
「呢邊嗰位同學仔,拎張傳單睇睇呀 ! 五樓有女僕cafe喎。」一把熟悉的聲音在阿朗的耳邊說道。
 
阿朗轉身查看,只見身穿女僕裝的Cherry朝他遞向傳單,樣子恭恭敬敬,一抹以往的冷酷形象,只是看起來稍稍有點不自然,特別是嘴上掛起的微笑,分外牽強。
 
「派咗幾多傳單吖 ? 」阿朗接過Cherry的傳單。
 
「你係第一個接我嘅傳單。」Cherry垂下派傳單的手,臉上露出氣餒的表情。
 




阿朗眼見如此,撫摸起她的頭來,安慰道︰「緊係啦,你啱先個表情真係有少少恐怖,係人都驚啦。」
 
話音未落,Cherry用手肘大力的批了阿朗的腹部一下,瞬間,阿朗慘叫聲連連,痛得眼淚都快飄了出來︰「講笑啫,Cherry大人,對唔住。」
 
Cherry怒目圓睜的斜睨著阿朗,問道︰「仲恐唔恐怖吖 ?」話語期間,她的手肘也經已各就各位,對準阿朗的腹部準備下一輪的攻擊。
 
「唔恐怖,緊係唔恐怖啦。」阿朗求饒地說道。
 
「算你啦。」Cherry放下手肘,阿朗才得以鬆一口氣。
 




Cherry掂起腳尖,繞過阿朗的身影,遠望著身影遂漸模糊的阿魚,問道︰「你鍾意佢 ?  定又係你啲女朋友 ?  」Cherry 走了上前,吃醋的扯著他的衣領。
 
「都係以前嘅事嚟,都算鍾意過嘅。」Cherry本以為阿朗會慌張的搪塞過去,可是他卻平平無奇的解釋道,眼眸中亦透露出一點悲傷。
 
Cherry被阿朗那憂鬱的眼神所影響,徐徐地鬆開他的衣領,語氣態度亦開始軟化︰「真嘅 ? 真 …… 係過咗去?  冇舊情復燃 ? 」
 
「嗯,有你哋喺度,已經足夠喇。」阿朗學起Cherry的招牌絕技,強顏歡笑起來。
 
「你個樣好搞笑,哈哈哈哈,笑得好樣衰。」Cherry被阿朗牽強的笑容逗笑了。
 




「你平時格硬笑嗰樣都係咁㗎咋。」語末,阿朗已見Cherry的手肘又各就各位了。
 
見此,阿朗選擇了逃避︰「唔講喇唔講喇,我返上去先,上面仲要人。」語末,便拔足狂奔。
 
「想走 ?  你咪走吖。」Cherry放下女僕的身段,亦放下派傳單的職責,追起阿朗來。
 
「我賽跑冠軍嚟㗎嘛,你都 …… 」阿朗本是沾沾自喜的邊跑邊說,但他回頭一看,Cherry經已跑到他的背後,面露兇光,緊緊握拳,準備攻擊。
 
如是者,他們兩人便在綠油油的操場上,展開短暫的追逐戰。
 
「嘩 ! 暴力女僕吖,救命吖。大家可以去五樓揾到佢㗎。」縱使阿朗被Cherry追趕著,也不忙為他們班的女僕cafe宣傳。
 
「你企喺度吖,我今日一定要打鑊你。」Cherry絲毫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可是,她的臉上竟掀起自然且幸福的微笑,看起來異常地享受。
 
她一邊追趕著阿朗,一邊對著他嫣然一笑,那一笑不只傾國又傾城,更似日劇裡男女主角在沙灘上奔跑的情境。男的走,女的追,嘻嘻哈哈的幸福度日。




 
「其實你而家笑得幾靚,我好鍾意吖。」阿朗跟旁邊追了上來的Cherry說道。
 
「吓 ?  你話咩話 ? 乜真係咩 …… 你鍾意就好。」Cherry頭上冒起煙來,雙頰泛起層層的紅暈,宛若兩顆熟透的蘋果掛在臉頰上。
 
「Cherry,你冇嘢吖嘛 ? 塊臉咁紅嘅。」阿朗放慢腳步問道。
 
「冇嘢吖,冇紅吖,Er …… 你 …… 你望咩啫,去死吖。」Cherry可愛且害羞的說道,然後一拳打在他的背部。最後她以破紀錄的成續,以及阿朗的慘叫聲,終結了這趟追逐戰。她把阿朗捉起並且溫柔的打了他一頓。
 
良久,「我番上班房喇。」阿朗指向班房,Cherry指向校門處︰「我都要番去派傳單,你哋上邊加油吖。」
 
阿朗答道︰「你都係吖。」
 
說罷,兩人便揮手暫時告別,Cherry回到校門繼續派發傳單,阿朗亦走回班房去了。
 




剛回到班房的阿朗,只見班房裡的客人滿滿,門口處亦排起一條川流不息的人龍,不少排隊的人更是穿著外校校服,不敢想像Miss Lee和思穎的知名度,連外校的人也有所聽聞。更甚在女僕裝的加持下,正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雄性動物又怎會逃得過她們的美色。
 
「唔好意思,龍尾嘅人大約要等四十分鐘先入到。」龍尾的工作人員舉著牌,大聲喊道。5B班的各單位都非常忙碌,阿朗見狀,摺起手袖,準備加入戰團,幫輕大家。
 
「我返嚟喇,有冇嘢需要幫手。」阿朗走到Miss Lee和思穎的身旁。
 
「你捨得返嚟喇 ?  實同個姣婆玩得好開心啦。」Miss Lee捧著一杯咖啡,飛快的略過阿朗。
 
「唔係玩囉,仲有 ……」阿朗欲想解釋,只是另一旁正收拾餐具的思穎打斷他的解釋︰「係囉,你好開心㗎,佢又挨身挨勢,又放晒電咁,你唔陪多人一陣 ?」
 
「唔係呢,我有拒絕㗎,但係佢……」阿朗再一次解釋道,只是她們兩人的攻勢還未完結,更是合擊起來,打斷他的解釋,可說是姊妹情深。
 
「嗰邊嗰個。」她們一同指著阿朗,並呼呼喝喝的說道︰「我哋需要一支支嘅蜜糖,但係幫手拎嘢嘅金田仲未返嚟,可唔可以落去睇下咩事,快手啲呀。」
 
美人難過賣酸攤,也許美人都是會吃醋的。軍令如山,娘娘為大,更何況是兩位娘娘的指令,阿朗又怎會膽敢違抗 ?  還差點對著她們鞠起躬來。




 
聽罷,他只好褪下手袖,動身前往食堂,尋找金田。
 
走到食堂的阿朗,問了今天所有值班的姨姨,她們均不知金田去了那麼,只知他拿走幾支蜜糖後,便離開食堂,看似要回到班房。
 
「金田去咗邊吖,又拎咗嘢,但上面又唔見人。」撲了空的阿朗,喃喃自語道。
 
於是,阿朗便在比肩繼踵的學校裡,四周找尋金田,可是連垃圾筒也翻轉,也找不到他一根汗毛。
 
「連呢度都唔見佢嘅,金田到底去咗邊度吖。」阿朗叉起腰子,擦著額頭的汗珠說道。
 
忽然,一絲婉轉嬌啼的呻吟聲,隱約的劃過阿朗的耳旁。「呀 ……… 呀呀呀呀 ……… 好爽好爽 ……… 插快啲插快啲 ………  再頂入啲啦 ……… 你係咪未食飯吖………」他聳起耳朵,四處張望,查看聲音的源頭。這刻阿朗才驚覺,他無意中走到校長室的門外。
 
他把耳貼在校長室那道冷冰冰的木門上,那銷魂蝕骨的呻叫聲,變得更加清晰,在女聲之下,夾雜著一把少年的喘息聲,是阿朗為之熟悉的聲音。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