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好講呢樣住喇,出面仲有好多人,我哋使唔使……」金田本想把話題支開,突然,一聲叫罵聲從廚房外傳入來,分散了他們的注意,可說是天助金田也。
 
阿朗等人第一時間衝了出去,問道︰「咩事 ?  發生咩事 ?」
 
「呢個鹹濕仔啱啱抽我水。」Miss Lee指著那名身穿名校校服的男學生說道。
 
「嗱,冇證冇據,你就唔好亂講嘢老屈我。」那名名校生,翹手翹腳的,目中無人的續道︰「仲有吖,你著到咁吖,預咗俾人抽水㗎啦。」
 
這刻,完美的證明了,名校不一定全都是禮義廉恥之人,也有害群之馬,宛若現今的執法和執政者。
 




「你講咩吖……」思穎本想上前跟他理論,但話音未落,身旁的阿朗已衝了上去,一拳打在那個臭嘴臉上。那傢伙「呀」的一聲,隨後應聲倒地。
 
此刻,眾人都被阿朗的行為所震驚。
 
「你打我 ?  你知唔知我係邊個 ? 」臭嘴臉捂住自己的臉,含著淚水說道。
 
「你係邊個又關我鬼事咩,你把口咁臭就關我事。」阿朗單膝下跪,扯著他的衣領,舉起拳頭,怒目而視。
 
「你 …… 你…… 知唔知 ……」 臭嘴臉被嚇得連說話也支吾起來。
 




「我知,你係高官陳明個細仔,陳子健。」忽然,一把女聲從別處傳來。
 
阿朗稍稍看了一看那名女生,微微一笑。
 
是她嗎 ?
 
阿朗心中暗道。
 
臭嘴臉馬上答道︰「你知就好,同埋……」
 




「同埋你抽水個樣真係好鹹濕,你睇過。」那位女生也蹲在臭嘴臉的旁邊,向他遞去手機。
 
「你 …… 你……」
 
「你咩呀你,你咪係條片入面囉,傻仔。」她恥笑說道。
 
「但 …… 但 …… 但係佢打人喎。」臭嘴臉撐了起身,狂妄自大的對著阿朗說︰「哈 ! 你好大鑊吖,仲要打我。」
 
「啪」的一聲,那名女生摑了他一記耳光︰「喂 ! 我同你講緊嘢吖,望住我啦,名校仔咁冇禮貌嘅咩 ? 」
 
「你…… 你仲咩打我。」臭嘴臉擺著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說道。
 
那名女生望向阿朗,問︰「你有冇見到我打佢咩 ? 」
 
「冇喎,見唔到。」




 
她又望向眾人︰「大家有冇見到我打佢 ? 」
 
眾人異口同聲答道︰「冇喎。」
 
她續問道︰「咁大家,呢位男同學啱啱有冇打佢吖 ? 」
 
眾人又答道︰「都係冇喎,見唔到。」
 
那名女生的臉掀起一絲恐怖奸詐的笑容,看起來似笑非笑,她又伸手拍走臭嘴臉肩上的灰塵︰「唉唷,冇人見到喎,咁即係冇啦 ! 少爺仔,咁你做咩趴喺地下喊吖。」
 
「你 …… 你 …… 你好嘢吖 ……」語末,臭嘴臉便拔腿就跑。
 
「少爺仔,我叫余家談吖,歡迎返嚟尋仇吖。」那名女生揮手說道。
 




臭嘴臉敗走後,班房也恢復了營運,余家談坐回座位去,享用她的咖啡。
 
身為班長的思穎,托著一碟蛋糕,款款走到余家談的旁邊︰「余同學,啱啱多謝你嗁仗義相助,呢個蛋糕就當係我哋多謝你。」
 
「嘩,睇落好好食咁,你哋太客氣喇,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啫。」余家談輕輕的向思穎道謝。
 
「噗。」不遠處的阿朗忍不住笑出聲來︰「睇得多武俠片咩,當正自己你係大俠咁。」
 
思穎怒盯了阿朗一眼,然後微微鞠躬,向她謝罪︰「唔好意思,阿朗佢係咁直接,所以………」
 
「唔緊要啦。」余家談擦了擦嘴邊的律液,微笑說道︰「多謝你哋嘅蛋糕 ! 」而她雙眼,就只有眼前的蛋糕。
 
「咁我返去做嘢先,余同學,再一次多謝你。」然後,思穎便回到廚房工作,余家談亦把蛋糕大口大的放進口裡。
 
說時遲,那時快,門口的長龍慢慢消褪,藍天懸起的紅日,也漸漸沉落。Miss Lee趴在桌上歇息,而思穎她們則補給了明天所需的食材,為第二天的開放日做好準備。




 
思穎拍了數下手,如領袖般的,向眾人說道︰「大家今日辛苦晒喇,聽日係開放日嘅第二日,要再辛苦晒大家喇,大家換好衫就好早啲返去休息喇。」說罷,眾人便更衣回家。
 
思穎拉著阿朗的衣襟,說︰「阿朗呀,阿朗呀,我要去一去校長室先,一陣校門等吖。」
 
阿朗指著漸入夢鄉的Miss Lee︰「好吖,冇問題,我都要同Miss Lee去轉教員室拎番啲書。」
 
「佢好似瞓得好稔喎,你唔怕整醒佢 ? 」思穎笑道。
 
「唔怕啦,你趕時間,你走先啦。」阿朗輕輕答道。
 
「一陣見啦。」思穎揮手準時向他道別,然後她便走出班房。
 
趴在桌上的Miss Lee支起身子,不懷好意的笑著問道。︰「李子朗,教員室有啲咩書好拎 ? 」
 




「嗯,書就唔知喇,可能有其他嘢拎呢。」阿朗走到Miss Lee的身後,搭著她的雙肩。
 
Miss Lee也很識趣,扭頭斜望著阿朗。
 
二話不說,阿朗俯下腰來,Miss Lee也伸長脖子,就這樣他們的雙唇在班房裡連結起來。接著,兩人如膠似漆的纏繞不絕,相擁相扭的化成一團。然後,他們雙雙走到更衣室前。阿朗拉開簾子,扯開她的內衣褲,關上簾子,插進她的體內。中出後,他轉另一姿勢,再中出一次。禮成。隨後,他們穿回衣物,拉開簾子,又雙雙走出更衣室。
 
「嘩,做咩今日咁大食嘅。」Miss Lee淫蕩妖媚的笑道,手指亦不時掃弄著,那根剛抽出體內的肉棍。
 
阿朗一手摟起她的水蛇腰,一手揉搓起她那仍淌出精液,被抽插得紅腫的私處︰「冇,今日見到啲緊火嘢啫。」
 
Miss Lee誤以為阿朗說的是她。
 
Miss Lee撫著自己的肚子,說︰「咁今晚不如上嚟我度,我哋再玩過吖。 」
 
阿朗想起要送思穎回家,答道︰「今晚唔得吖,我仲有嘢做,不如聽晚 ? 」
 
「就約定你聽晚啦。」Miss Lee很是歡悅地笑道,心裡已經開始想著,明晚要嘗試一些什麼玩意。
 
阿朗鬆開手來,向她道別︰「我走先喇,你仲要留喺學校 ? 」
 
「嗯,既然你唔上嚟,咁咪去圖書館執埋啲書先。你玩得開心啲喇。」Miss Lee揮手道別。
 
兩人道別後,阿朗便走到校門,等待思穎下來。
 
「喂,等咗好耐 ? 」思穎拍了拍靠著在門邊快要睡著的阿朗。
 
「嗯 ? 啱啱到啫。」阿朗牽起思穎的手,緊緊地握住。
 
「做咩拖得咁實 ? 你做錯嘢 ? 」思穎說笑似的問道。
 
「今日有人呷醋,咪拖實啲,驚佢以為我唔要佢吖嘛。」阿朗對著空氣說道。
 
「既然係咁,不如上埋佢度,瞓埋一齊。」思穎亦對著空氣說道。
 
阿朗抱著疑慮的,問道︰「你媽咪一陣唔返屋企咩 ? 」
 
「偷偷地咪得,好似上次咁。」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