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家的車程上,思穎依偎在阿朗的懷中,甜蜜蜜的,說起今天的趣事,又談及明天所需要注意的事。
 
「阿朗阿朗,啱先你打人嗰吓好型吖。」
 
「仲有余同學佢都好有型,身為女仔都咁勇。」
 
「唉,聽日晏就仲要去學生會個選美。」
 
就這樣,思穎說著說著,巴士的報站系統廣播著他們的目的地。
 


車門緩緩關上,走出車廂的兩人,左一腳右一腳的,踏在深紅色的石磚上。
 
他指向不遠處那棟格格不入的高樓住宅,問她住在那裡有多少年來。
 
她摸了摸頭,只答道,記憶中,母親提及過是在機場拆卸後,才搬進來的。
 
她又說︰
 
記憶中,她小時候好像在那裡,看著電視中的政府官員在簽署一些她看不懂的文件,只依稀記得新聞播導員的情緒,相比起那些興高采烈的官員,暗顯著哀傷。
 


那年的春天好像還有一場世紀疫症。
 
那陣時,不懂事的她還在想,可能報導員是為病死的人,以感到哀傷。
 
那次簽署文件後,只過了數天,在午睡前,她又在電視中聽到報導員那哀傷的聲線,報導著在大時暑熱下,另一邊島嶼的馬路上,充斥著大大小小的人民。到傍晚時份,電視中那位報導員哀傷的報導著,接近一百萬人在那邊流汗吶喊。
 
那陣時,不懂事的她還在想,可能報導員是為流汗的人,以感到哀傷。
 
思穎一邊說,一邊用雙臂勾起阿朗的手臂走著。
 


阿朗不顧手臂被思穎勾住的限制,他一邊走,一邊對思穎摸手摸腳起來。
 
先是隔著校裙掃著她那粉嫩的大腿,然後又往後揉弄一下她的臀部,把那淫翹渾圓的肉臀,放在大手裡,上下不停的揉搓起來。那柔軟粉膩的臀肉,被揉的令人眼花繚亂。頭昏目眩的阿朗,開始把手伸去思穎的私處,只是突然被思穎打斷了。
 
「喂 !  衰人,人哋講緊正經嘢㗎,你摸夠未啫 ? 」思穎鬆開了雙臂,輕輕捻著他的臉。
 
阿朗輕撫她的頭,安慰道︰「唔好嬲唔好嬲,你好摸吖嘛。」
 
「啍 ! 唔想理你。」思穎別過臉來。
 
「唔好唔理我啦,好耐都冇掂你先咁啫。」阿朗慌忙解釋道,又不忙地哄她開心︰
 
「笑番先啦。」
 
「你知唔知點解海水係鹹 ? 」


 
只是思穎都沒有理會他,看來,她真的是生氣了。
 
那位善解人意的女神,竟然被阿朗觸怒了。
 
說時遲,那時快,他們便到了思穎的樓下。思穎默不作聲的打開大閘的門,阿朗也跟了進去。思穎走到升降機大堂,阿朗按了一下升降機門板的按鈕,乘機偷看著思穎的臉孔。
 
臉無表情,雙目帶著怒火,或許可用一個字來形容,死。
 
阿朗不禁倒抽一口涼氣,心裡打起最壞的打算。
 
「叮 ! 」
 
此刻,升降機的門打開了,兩人走了進去,上了樓。
 


回到思穎家後,她也是一言不發。
 
阿朗剛脫去鞋子,思穎便拉著他進了浴室裡。
 
或許,是要被懲罰了。
 
阿朗本以為要被思穎罵一頓,然而,她只說了一句「我都好耐冇見你個細佬」,然後她就脫掉阿朗的褲子。
 
一條勃起的粗大肉棒瞬間跳出褲子,隨即導引著思頓往地板上跪起,思頓直勾勾的看著眼前那條又黑又粗,而且一整天也沒洗的臭東西,不禁一陣反胃,但是她又乖乖的張開小嘴含住了肉棒的一半,開始濕答答地吞吐起來。
 
含進口裡的一瞬間,雖則浴室的磁磚冰涼,但她口裡的溫度仍是灼熱的。她的雙唇用力地收緊,把那磨擦力大大提升,只是經驗不足的她,笨拙的咬了大肉棒一下,痛得阿朗往前挺身,將大肉棒整根盡插進思穎的嘴裡。
 
「嗯 ……… 」她本能的拍打著阿朗的大腿,示意著慢慢來。
 
見此,他抓住她的頭,慢慢地挺動腰肢,讓大肉棒快速的抽動口穴幾下。


 
那突如其來的抽插,讓思穎有點措手不及,只是她也慢慢地適應了。
 
她放鬆起來,感受著口腔被填塞的飽滿感,越漸高漲的大龜頭,不斷地在嘴裡燃燒。
 
她慢慢地前後吞吐起來,細細品嚐著充滿汗味的大肉棒。她那粉嫩的舌尖不時在他的馬眼打轉幾圈,又再繼續深深的包覆著大龜頭,欲把整個龜頭都舔得乾乾淨淨;也不時在口腔裡繼續轉動,從尖端到根部,又由根部到尖端,舔遍大肉棒每一個地方。
 
思穎含得越加起勁,一陣陣「啾噗 ! 啾 ! 嗯噗 ! 」的吞食聲響徹浴室,用力吸緊並吞吐大肉棒的雙唇,似是在清潔那根臭東西,從嘴邊溢出的律液,沾滿了整根大肉棒,把表皮弄得水亮亮,也沒去了一陣汗味。
 
她的嘴跟陰道一樣都很舒服呀,阿朗心中想到。
 
思穎口中的黏膜既溫暖又濡濕,阿朗低頭看著自己的大肉棒,從思穎那張紅潤的小嘴裡,進進出出,格外刺激,肉棒不禁又脹了幾圈。再加上,思穎陶醉的表情,舌頭纏繞的觸感,被抽動弄得散亂的長髮,那穴心渴望抽插而在扭動的腰肢,這與平常思穎的女神班長形象相反的淫蕩模樣,更讓他性奮激動。
 
或許,欲望是一塊照妖鏡。把人內心深處下的那座冰山,完全的鏡照出來。
 


阿朗望向鏡子,看著自己的臉龐,又看著自己胯前正吞吐著大肉棒的思穎。
 
「含快啲 …… 含快啲…… 你條脷再奶多啲………」
 
「啱喇 …… 係喇 …… 奶呢度啱晒喇 …… 」
 
這份欲望讓阿朗更加興奮,他更用力的抓住思穎的頭,瘋狂地挺動腰腹。看著大肉棒在她的嘴裡進進出出的淫蕩表情,看著每當抽出時所牽出的律液絲,托在她的舌頭上的大肉棒,喉頭吞壓龜頭的快感,這一切一切都讓阿朗有點驚訝。初次的口交就能做到如此舒爽的地步,也許她真的是十項全能。
 
阿朗緊緊抓住思穎的頭,腰腹往前挺了幾下,喉嚨里發出「嗯嗯嗯」的呻叫聲,剩下的便是一番顫抖。終於超出了忍耐射精的界限,龜頭前端在碰到她喉嚨的瞬間,膨脹的龜頭與喉嚨磨擦,這種強烈的快感,使他精關鬆開。
 
「我要射喇………」
 
「射入嚟啦 ……… 嗯嗯嗯嗯嗯嗯……我會吞晒落肚 …… 嗯嗯嗯嗯嗯嗯……射入我個嘴度啦。」思穎真的想把大肉棒盡吞肚裡似的,她將龜頭頂進喉管深處。她呼吸有點困難的咳了兩聲,但她還是前後前後吞吐大肉棒。
 
阿朗射了,舒爽了,卻苦了胯前的思穎,嗓子裡要嚥下阿朗黏糊糊且濃郁的精液,鼻腔裡還全是一股股難以形容的腥臊味,熾熱的精液,一波接一波的湧射到她的喉嚨壁上,經食道,灌滿她的腸胃。
 
即使精液是如此難嚐,思穎還是拼命地吸舔著大肉棒。雙唇包覆著大肉棒,點著頭的,像吸吸管一樣滋滋啾啾地吸吮著,就似要把精液,完完全全的從馬眼吸出來一樣的感覺,爽得阿朗頭也暈了,也快脫力了。
 
「太勁喇 ……  你含得太利害 ……… 你係邊到學返番嚟 ?  」
 
此刻,她含著大圪精液,嗯嗯嗯的說,是為了讓他更享受,而看著A片,拿著香蕉練習的。
 
這答案,阿朗只覺似曾相識的,仿佛在那裡聽過。
 
阿朗沒有多想,在射得乾乾淨淨後,把著思穎的腦袋緩緩的抽動幾下,盡量把精液遺留在她的口腔。由於阿朗那粗大堅挺的肉棒塞滿了她的口,所以每次插進來,抽出去時,仍含在口裡的精液,都會沿嘴角滲出,又隨著地人吸力的緣故,緩緩地向地板淌出一串串精絲。
 
思穎也沒閒著,她一邊咕咚的吞嚥精液,一邊收攏微厚的豐潤嘴唇,用雙唇裹著龜頭的傘棱,緩緩地前後滑動。當龜頭頂到喉嚨時,剛好又碰著吞精,那喉嚨的壓動,讓龜頭有另一番的刺激。
 
思穎確保了輸精管裡一點殘精也不剩,才滿意地鬆開了小嘴,吐出肉棒,發出「啵」的一聲滿意聲。
 
阿朗應聲低頭查看,只見龜頭與思穎的唇瓣上,牽起一道半透明又半奶白的細絲。此時,思穎亦仰起粉臉,妖媚似狐的張開小嘴,由下而上的姿態,殷殷期盼地望向阿朗。此刻,那雙只帶著渴求與欲望的眼珠,驀然對上他灼熱與征服的目光。
 
仰起頭來的思穎,那萬般妖媚的小臉羞紅,讓阿朗更欲罷不能。濃稠的精漿只剩少許盛在她的口內,被粉舌攪拌著。
 
「點 ? 舒唔舒服 ?」思穎一邊舔舐著性感薄唇上的精液,一邊問道。
 
口交對她來說,也只是初體驗而已。雖則她看了片,又用香蕉練習過,但難免也會有些生疏。
 
「嗯,ok啦。」阿朗撫著她的頭說道。
 
「你好敷衍咁喎,即係唔舒服啦,咁我要拎實物再練習一下。」思穎二話不說,對著仍堅挺不已的大肉棒,把舌頭捲曲起來,舔舐著龜頭的傘狀部分。
 
「唔係 …… 呀……… 又嚟過 ? 」阿朗的身體顫抖了數下。
 
「係吖………  除非你話好舒服啦。」思穎邊舔邊答道。
 
思穎又用雙手溫柔的愛撫起阿朗的肉棒,時不時吐出舌尖,舔舐馬眼流出的分泌液,挑逗著他。
 
她不由分說的張嘴,把龜頭的傘狀部分含在口中,似嬰兒吸食人奶的,吮吸起來。溫熱的舌頭也不時在龜頭的棱角舔動,將殘留的精液,捲入口中,也不時吐出肉棒,用那粉嫩嫩的小舌,舔著緊縮的精囊,又握住昂然挺立於眼前的大肉棒,沿著棒身舔舐了起來。
 
她賣力得就如小孩子舔舐棒棒糖一樣,用那靈巧的舌頭,來回舔舐著肉棒,她的口交技巧看似慢慢地進步。
 
再者,那搓揉著阿朗大肉棒根部的雙手,動作也很是細膩。思穎伸手到自己早已濕淋淋的陰戶處,沾起自己的淫液,抹在阿朗的肉棒上。隨後,一手緊緊地握住大肉棒的根部,用力來回套弄磨擦,配合著舌頭舔舐的動作,一手又抓著精囊搓揉搓揉,輕輕地搓揉著囊中的蛋蛋,試圖刺激他的射精欲望。
 
思穎吐出肉棒,又問道︰「點 ? 舒服唔舒服 ?」
 
「嗯 …… 」阿朗閉目享受著她的口交,身軀微微顫抖著。
 
思穎面露陶醉且興奮的表情,緊抱著阿朗的屁股,把臉緊貼在勃起得高高的大肉棒上,享受棒身的觸感和碩果僅存的雄性味道。同時她又伸出香舌,舔動精囊。
 
「嗯 ……」阿朗不禁發出哼聲。思穎見此,雙手由下往上的捧起精袋,用臉頰和鼻子磨擦棒身,再把精囊吞入嘴裡,盡情的吸吮舔舐。
 
突然,阿朗全身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精囊劇烈地收縮了,剛噴射而出的熱精,又再開始沸騰,急於尋找出口。
 
「嗯 ……唔得喇,我又要射喇!……喔……呀 …… 又射出嚟喇 ……」阿朗最終也忍不住,精關一鬆,他又射精了。
 
濃稠熾熱的精液,驀然地如同山洪爆發般的,從馬眼洶涌而出,直射在她的臉上。思穎稍稍往後退,仰起粉臉,飢渴似的張開雙唇,又再次由下而上的姿態,欲求不滿的盯向阿朗,希望精液一滴不漏的射入嘴裡。
 
大肉棒不斷地痙攣起來,精液一股又一股的狂射,整個畫面都是子彈橫飛。他的精液量,在射了數次後不減反增,以至思穎反應不及。為不浪費亂噴而出的精液,思穎只好張大小嘴,並吐出小舌托著龜頭的底部。可是,精液不受控的故亂噴落在思穎的頭髮、額頭、眼眉、鼻樑、校服上,然後,臉上掛著的精液,沿著臉頰,流下去。
 
「嘩 ………  好多好多吖 …… 射到我成身都係 ……… 」受到精液的洗禮,思穎露出陶醉的表情,香舌不斷的掃弄舌前的龜頭。見此,阿朗也忍不住情欲,握緊肉棒,時而壓在她那溫熱且細膩的香舌上磨擦,時而捅著她那吹彈可破的臉頰上。
 
「點 ? 舒服唔舒服 ? 係咪仲係ok啦 ?」思穎放任情欲的衝動,任由他把肉棒壓在香舌上磨擦,又或捅壓她的臉頰。
 
「 今次真係冇得話唔舒服啦 !」
 
「Yeah,終於都得咗喇。」說罷,思穎又把龜頭含進嘴裡吸吮一番。
 
「又嚟過 ? 嗯…… 」年輕人的本錢還真是雄厚,阿朗剛剛才泄了精,但被她吸吮刺激後,本是微軟的大肉棒,再次在她的口中充血,變得更大更硬起來,為下一場戰鬥備戰。
 
思穎吐出大肉棒,櫻唇邊懸起一串白絲,連接著粉紅色的龜頭。思穎用那迷離的眼神,望向阿朗,用手指輕輕在馬眼上沾上一點點的精液,妖媚的舔了一口,再抱以一種滿足又淫蕩的眼色,盯著他。
 
品嚐完後,思穎站了起身,在阿朗面前脫起校服來,她的身形婀娜多姿,全身沒有一絲的贅肉,除了她胸前那雙巨物。在阿朗眼前的,是樸素且淡黃色的胸罩,裹著的便是白嫩豐滿的雙乳。乳峰緊緊地撐起胸罩,乳峰與胸罩間,沒有一絲縫隙。性感淫糜且可口的媚肉,就這樣的被裹在樸素的胸罩裡,直勾勾地綻放在阿朗眼前。由於胸罩是倒v型的,幾乎露出了一大半碩大飽滿的豪乳。
 
阿朗的視線再往下看,只見一條同色的內褲,遮蔽不住私處,內褲邊上稍稍露出了茂密的黑色芳草。那陣陣女性獨有的芳香撲鼻而來,讓阿朗看得極之入神,幾乎快要暈倒。
 
她那泛紅的俏臉朝向阿朗,一邊用媚眼如絲的眼神色誘阿朗,一邊除下黃色的胸罩,試圖用豐滿的身體達致同樣效果。那白嫩得如雲似霜的豪乳,瞬間解除束縛,一下子彈跳了出來,無情的阿朗眼前蕩了幾下。
 
面對這般淫蕩的情景,就算是和尚也把持不住。阿朗伸手捏住嬌豔欲滴的乳頭,又揉了揉粉紅的乳暈,另一隻手,直接伸進內褲的襠部私處位置,揉摸起她飽滿肥厚的神聖之地。
 
「喂,唔好…… 唔好淨係掛住摸啦 ……  你唔使除衫沖涼咩 ? 」思穎扭動著身子,看似掙扎又似享受。
 
「原來你想同我一齊沖涼 ? 」阿朗一邊微笑問道,一邊玩弄著她的私處。
「嗯 …… 係呀 ………」思穎情不自禁的嬌喘了數聲,那時她的俏臉經已羞紅得像個熟透的蘋果,表情春心蕩漾,渾身一陣酥麻的感覺,就連呼吸也漸漸急促。
 
「好吖,但係俾我摸多陣先。」此時她的私處也已淫水潺潺,阿朗的手只感一片滑膩,也覺她肥厚飽滿的陰唇已泥濘不堪。愛液止不住的從蜜穴湧在他的手上,他的兩指也毫不留情的揉捏著,那肥嫩微啟的陰唇,唇瓣間拉起一串串滑膩的淫液絲。
 
「你再摸我就唔理你喇,衰人。」思穎淘氣的說道,阿朗見此,才願意停下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