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脫去身上衣後,思穎率先走進淋浴間。
 
她趕忙打開蓮蓬頭,轉眼間,白霧四起,水珠淋灑在她的嬌軀上,水聲響澈浴室,如同催情的節拍聲。
 
催情的又怎只如此,光著身子的思穎,隔著磨砂玻璃,不斷地在阿朗眼前,擺出各種誘人的姿勢,又是搔首,又是摸身。那淫蕩妖嬈的嫵媚身影,就是如此的,映在磨砂玻璃上。更大膽的是,思穎又故意的貼在磨砂玻璃上,扭動嬌軀,那上下身的肉團,不斷地處於被壓的狀態。這既帶有少許透視感,又有些朦朧美的挑逗,看得阿朗喉嚨發癢。
 
「衰妹幾時變到咁㗎。」阿朗也跟著走進淋浴間。
 
水珠如暴雨般的灑在兩人的肉體上。在阿朗眼中,或許是燈光照射的作用,又或霧氣的緣由,她的嫩膚更顯晶瑩剔透,如霜似雪。那嬌嫩飽滿的豪乳,在霧氣下,還是隱隱可見,而且亦隨著水珠的滾落,似是上下上下的,晃動起來。
 


阿朗往思穎走近。在近隔離下,雪白且碩大渾圓的乳峰,近乎如此般的嬌挺且嫩滑,形狀又呈完美鐘乳型的,高高傲然的挺立於她的胸前。乳尖微微在阿朗的胸脯上磨擦起來,弄得他按捺不住,二話不說,雙唇便一下子埋進她誘人的乳溝之中,雙手握著豐滿嫩滑的雙乳,來回抓捏把玩,嫩膚濕滑,手感滑膩,如抹了潤滑油般的,況且雙乳柔軟,摸起來舒服至極。不一陣子,那雪白的乳峰,隨著思穎被揉弄的急促喘氣聲,而起伏連綿,拋起一道接一道的乳浪。
 
阿朗把口湊到她的乳尖前,含住經已濕滑的乳頭,然後繼續盡情的把玩她那雙雪白的淫乳,捏著捏著,乳肉經已被搓揉成各種淫糜的形狀,見此,他情不自禁的加大了力道,五指深深陷入乳肉中再彈回來,指縫間,一團團嫩滑的乳肉全都溢出,仿似能捏出水來。
 
思穎嬌軀微顫,輕咬下唇,臉頰變得更為紅潤。她的玉臂不知何時,已掛在阿朗的肩脖上,小手按著他的腦袋,櫻口微張,吐出香舌,鼻子裡,啍出一聲短促而低沉且魅惑的嘆息。
 
「要鍚鍚吖,俾我 ! 」思穎撒著嬌說。
 
此時,淋浴的水仍不止的沖洗著他倆,阿朗吐出乳頭,把唇湊前,思穎亦閉目迎接,就這樣,他們緊緊地的相擁熱吻。
 


擁吻間,豐乳碩臀的嬌軀,站在水流之下,更顯迷濛且妖媚,充滿挑逗的淫糜氣味。聳在思穎身後那肥美且微翹的豐腴碩臀,瞬成了阿朗魔手的目標。他一手伸到她的後方,抓著肥嫩可口的淫臀,肆意搓揉,又是一團團滑膩的軟肉,從張大的指縫間溢出。他就像玩麵團的,不斷將其揉弄成各種淫蕩的形狀。同時他的小手也忍不住的,在她豐腴的大腿間,胡亂愛撫,挑逗著女性最為敏感的大腿內側。另一隻手,則仍把玩著如淫臀般柔軟的雙乳。
 
阿朗揉捏淫臀的手,慢慢地撐開思穎肥厚白嫩的臀瓣,從股溝住腿間的私處探去。不知是淋浴的水,抑或是穴內分泌的淫水,此刻,她的私處全是濕得一塌糊塗,用手指愛撫著那緊閉而濕滑的肉縫。
 
「都叫你 …… 唔好……唔好…… 再摸呢度 …… 今日仲摸唔夠咩……… 呀……」思穎吐出一聲銷魂入耳的呻吟,兩條性感且筆直豐腴的美腿,頓時死死的往死裡合,作惡的魔手瞬被夾住。只是男人又怎會輕易放棄,阿朗大手死按住沾滿濕濕黏黏淫水的陰唇,先是一陣的掃動揉搓,在肥美多汁的肉縫裡,磨弄出更多的淫水。一股股濕潤黏滑的淫水,按照如期的,從穴中溢湧至他的指尖,如是者,他更進一步的,把伸指進穴,在溫熱濕潤的美穴裡,來場激烈的摳挖扣插。
 
思穎被玩弄得春情勃發,嬌哼幾聲「呀…… 呀…… 呀……  咪插啦 …… 你嘅手指好粗吖 …… 」她俏臉仰後,臉上全是羞紅,柳眉輕輕皺起,香唇又微微張分,淫臀更隨著阿朗手指的玩弄,淫蕩的左右擺動,雪白豐滿的雙乳,也跟著劇烈晃動。「唔好啦…… 唔好啦 ……  呃 …… 好舒服吖 …… 」媚眼緊閉的思穎,從性感的紅唇中,吐出甜絲絲的呻吟。她的表情,她的話語,雖則分不清她是痛苦或是愉悅,看似仍在抱怨阿朗,但是明顯的,從那誘人的嬌態,可看出她是很想被玩弄的。
 
「嗯 ……… 哼 ……… 呀呀呀呀 ………」思穎不停地顫抖,那兩顆乳球波濤洶涌的左搖左晃,起伏不定,而下面的肉穴更是仿佛失禁一般,淫水把阿朗的手全部打濕。
 


「點 ? 舒唔舒服 ? 」
 
「嗯 ……… 嗯 ……… 唔想 ……… 答你 ………」
 
「濕到咁,不如幫你搽沐浴露。」
 
阿朗關上蓮蓬頭,本想把咖啡色的沐浴液打在手心裡,準備把思穎那性感豐腴的肉體,清洗得乾乾淨淨。
 
「我幫你先吖。」
 
她搶著把沐浴液打手心裡,雙手互相揉搓,直到手上全是白花花的泡泡,用那雙纖纖玉手,在軟掉的大肉棒上,來回搓揉,誓要把那根又大又臭的東西,清洗乾淨。
 
「污糟鬼 …… 」她輕柔地翻開了包皮,並將其褪後,露出整個龜頭:「呢啲位吖,特別容易污糟,要好好咁洗吖 ……」
 
阿朗低頭查看︰「我知 ! 但 …… 」一陣快感如雷似電的襲遍全身,打斷了他的言語。思穎的指尖輕柔地在龜頭和包皮的隙縫間,挑來掃去,又用沐浴乳仔細的搓洗。


 
「你咁熟手嘅,你成日都搵嘢練習 ?  定係同其他人練習 ?  」阿朗忍不住,說起笑來。
 
思穎彈了肉棒一下,也跟著說起笑來︰「係吖係吖,我就嚟被人搶走㗎喇,建議對我好啲。」
 
「哎 ! 痛 !」阿朗不理她手指的清洗,用龜頭頂住她那倒三角的黑色芳草︰「咁樣對你唔知好唔好呢 ? 」
 
「好 !」她淫猥一笑,然後邊洗邊說: 「點解你咁快又勃起 ? 明明啱啱射咗兩次。」
 
阿朗湊到耳邊,輕聲細語地說道:「你咁樣洗碌鳩,就算係不舉都好返晒啦,同埋 ……」阿朗回望思穎,此刻,兩人眼眸交錯,彼此的眼眸中都只有對方的身影︰「同埋你好靚 !」
 
  「哼 …… 剩係識賣口乖,但你都講得啱嘅。」思穎被讚得滿臉通紅,她又說道︰「叫碌鳩好似好粗俗咁,不如改用其他名 ? 」
 
阿朗舉例道出︰
 


「大肉棒 ? 」
 
「大屌 ? 」
 
「大賓周 ? 」
 
「就大賓周啦,幾可愛咁。」思穎很是滿意的說道。
 
思穎將大肉棒和龜頭都塗滿白泡後,蹲了下來,玉手漸向眼前的精囊摸去:「蛋蛋都要洗乾淨吖 !」她那柔細纖纖的玉指,來回在精囊上搓洗:「蛋蛋咁大 ,唔怪之得可以射咁多次。」她搓洗完精囊,再一次握住他的大肉棒,來回搓洗,自言自語的說:「你嘅大賓周真係好大,好想好想 ……」他只覺大肉棒上的快感,越加強烈,她那激烈的手交,讓阿朗達致射精臨界點。
 
他快要忍不住了:「思穎,我又要 ……」雖說阿朗本想提醒她,但內心的深處的快感,卻阻止了他,一陣熾熱的精流,恰如火山爆發般的,似要穿過整根肉棒。
 
「阿朗做咩 …… 哎 …… 呀 …… 呀 …… 」
 
蹲著的思穎來不及反應,一道滾燙的精液,瞬間暴射在她的臉上。她慌張的鬆開玉手手,並抵在馬眼處,試圖阻止精液射到臉上,但這使射精更失控的,亂射周遭。思穎見此,將頭轉側,本想避開精液的亂射,只是精液反而射在粉潤微鼓的臉頰上,有些飛濺在眉毛和捷毛上。此刻,思穎的臉上、脖子、肩膀、上半身到處黏滿了一絲絲白濁的生命烙印。


 
「對唔住 …… 我 ……」阿朗見思穎的雙眼被精漿弄得睜不開,嘴角和鼻孔上,都掩上乳白的精液,當小小的鼻孔吐出氣來時,還吹出一個小小的半透明的精液氣泡。思穎抹去雙眼的精漿,稍微睜開眼睛:「衰人 …… 」才一開口,她覺嘴邊掛上一滴乳白的牽絲,於是她急忙的吐出香舌,舔起唇間那一點點精液。
 
阿朗急忙也幫她抹去雙眼的精漿,一陣手忙腳亂後,她才完全睜開眼睛︰「 射之前又唔講聲,搞到我成身都係喇。」
 
「對唔住 …… 對唔住 ……」她站了起身,臉上的精液沿著脖子,順流到雪白豐滿的雙峰上,她摸了摸頭髮,察覺頭髮上也沾上精液,便抱怨的說︰「你睇吓,頭髮都係喇。」
 
「對唔住 ……」
 
「罰你幫我洗乾淨佢 ! 仲有洗乾淨全身吖 !」
 
「咁益我。」阿朗陰陰笑著說,在雙手手心打上沐浴液後,開始往眼前的雙乳發起攻勢。
 
「仲笑到咁,正哀人。」思穎輕鋤了阿朗的心口數下。
 


阿朗二話不說,便往手心裡,倒上些沐浴液,先是輕輕搓揉,揉出泡泡,再把塗滿沐浴露的雙手,向前輕柔的按在高聳雪白的淫乳上,把雙乳抹上白泡。那滑膩柔軟的觸感,又再似電流般的,從手心傳遍了他的全身,白皙嫩滑,豐滿誘人,只需略微擠按下,就像麵團一樣變成各種淫蕩的形狀。
 
從正前方看,雙乳上方那精巧的鎖骨,纖細性感,看起來很吸引人,阿朗的雙手,不自覺的按摩起來,手指公由左到右,又由內推往上,時而輕搓慢揉,又時而加大力度。
 
見鎖骨全是泡泡後,阿朗的雙手緩緩地往下移,滑到平坦且雪嫩的小腹,打圈圈的輕揉幾下,特別是小腹上那小巧可愛的肚臍眼,阿朗的食指仿佛被吸引了,不知不覺按在上面,順時針的打起圈圈。
「好痕吖…… 哈哈哈哈哈 ………  唔好 …… 唔好咁啦 ……… 」
 
「又係你話要洗乾淨。」
 
「你 …… 哈哈哈 …… 你 ……」
 
思穎被弄說不出話來,仁慈的阿朗見狀,便把大手往小腹的兩邊滑去,給纖腰抹上一陣泡泡。抹了抹數下,他把臉枕思穎滿是泡泡的乳溝上。又滑又軟,而且香氣芬芳。同時,他的手掌往背後滑去,似是摟著的,在玉背上磨擦起來。阿朗把玉背全都塗上泡泡後,他收回雙手,臉頰也抽開乳溝之中,把手伸向思穎粉嫩的脖頸,抹繞一周,然後往兩邊移去,從香肩滑下,抹過修長的雙臂,又分別向他光潔的腋下,用手塗上泡泡。
 
她上半身的精液,在阿朗的用心下,全都化成泡泡,還仔細的檢查著她的頭髮,思穎碎碎唸:「幫我搽埋洗頭水吖。」
 
「係嘅,大人,你揼低頭先。」阿朗把手放到心口處,恭恭敬敬的說道,然後倒了些洗頭水在手心上,就輕巧溫柔的搔著她的頭髮。
 
「你條大賓周又精神返喎 ! 你仲想射 ?」思穎低無意中瞥見。
 
「咁最上次射已經係同你做嗰陣,都成兩個星期啦。」阿朗張大眼睛撒著謊。
 
「唔 …… 」思穎想了一下:「唔怪之得咁腥啦 ……」
 
「 腥?」
 
「你啲精呀 ! 衰人 !」思穎羞紅著臉,頑皮地笑著說。
 
阿朗望向她笑時,才覺原來眼前她的笑是如此的美,笑容下方的胸部奚又另一漂亮之物。豐滿碩大,而且白白圓圓的,十分可愛,小小的粉粉的乳頭和乳暈頂在乳尖上,與白雪般的乳肉相得益彰,櫻粉色的兩粒小小凸起的,看似軟軟的,嬌豔欲滴,讓人想湊向輕咬一口。
 
阿朗的手故意不小心的,捏了思穎的小葡萄一下,她似乎有了反應:「唔係啱先洗好咗咩,又洗 ? 」說著,便撥開阿朗的魔手。
 
阿朗又怎會放過她,他的手繼續輕握揉著她那白滑豐碩的雙乳,手指則捏捻那顆小葡萄:「未洗好吖,真係㗎。」
 
「已經全部都係泡泡喇喎。」
 
「呢度呢,仲有呢度 ……」他的手指捻夾著乳頭,轉來轉去,思穎低著頭,一手抓著他的胳膊,欲想再次撥開他的手:「嗯 ……… 明明就 ………  好乾淨 ……」最後,她並沒發力,或許她也是十分喜歡這樣的洗澡方式,後來,就鬆開手來。
 
思穎低著頭,有點不服,剛好見到阿朗龜頭的馬眼上,還殘留一點點的精液:「你都唔乾淨喎,明明一開始同啱啱都清潔咗咁多次。」接著,輕輕抹去馬眼上的殘存精液,然後湊到嘴前,吐舌舔去︰「真係好腥 !」
 
「緊係啦,啱啱咪講咗成兩個星期冇射 !」阿朗繼續撒起謊來。
 
「嗯嗯 …… 大賓周又變大咗喇 ……」肉棒在她手上迅速變硬,思穎眼見及此,本想去下一步行動,並說:「好似洗乾淨喇,不如我哋 …… 」
 
「你知唔知仲有咩地方未洗 ?」語音未落,他便蹲了下來,掰開她的雙腿,思穎嚇了一跳:「吓 ? 」反應不切的,趕忙夾緊雙腿,但最後還是被阿朗掰開:「又係你話洗乾淨嘅 !」
 
思穎別開羞紅萬分的俏臉,點點頭:「咁你又冇講錯。」
 
「嚟啦 ! 等我幫你洗乾淨啦,你睇吓我幾聽話。」阿朗打算伸手幫忙。
 
思穎鼓起腮幫子,可愛得似個水泡金魚的說:「啱啱叫你唔好摸都冇聽啦。」
 
阿朗隨即答道︰「妳啱啱都幫我洗賓周啦,咁禮尚往來,我幫妳洗閪都不為過吖。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