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啍嗯嗯嗯嗯 ……… 啍嗯嗯嗯嗯 ………」
 
廚房裡頭,Miss Lee一邊啍著歌,一邊忙著清洗生蠔、牡蠣等海鮮。
 
Miss Lee往圍裙抹了抹手,從口袋抽出手機,看看阿朗有沒有回她訊息,見只有單剔,又按去Google Chrome,看了看生蠔牡蠣的煮法。她看了數個煮法,擔心起煮不來煮不好,又擔心起影響食用價值。於是,她再次查閱一番。她按回歷史記錄的頁面,只見密密麻麻且整齊的,排列出男人補精、補精食品、堅挺食療等,各種保身保精的搜尋記錄。
 
Miss Lee逐一按下搜尋記錄,逐一查看。可是,其中一個顯得格格不入的記錄,她卻沒有按下去。
 
怎樣更容易懷孕 ?
 




「乜咁難整㗎,咁辛苦收咗工即刻去買,唔係整唔好吖。」Miss Lee用手背抹去額頭的汗珠。
 
突然,叮噹一聲,門鈴一響,Miss Lee隨即放下手上的工作,理了理秀髮,又脫去圍裙,走到門前,準備開門迎接阿朗。
 
只是捉著門柄的她,想了又想,不敢開門。
 
她對著木門,擺出了數個淫蕩的姿勢,試圖一陣子用來色誘阿朗。
 
擾攘十數秒後,在門鈴的催促下,她決定用貝齒叼起自己身上薄薄純白的T卹。
 




被豐乳撐得脹脹的T卹,需Miss Lee花點功夫才能叼起,叼起的那一瞬間,柔軟彈滑的豐乳,似是掙扎的,在衣服內微微晃盪了兩三下,而T卹的邊亦剛好落在乳頭上,遮蔽住鮮嫩嬌人的乳頭,卻把粉嫩紅人的乳暈袒露出來。
 
Miss Lee 心中暗爽著,這樣般的露出自己的南半球和肚皮,想必讓阿朗垂涎三尺,食指大動。
 
因T卹緊緊勒住Miss Lee的胸膛,不只令豐美雪白的乳峰伴隨著她的呼吸,盪起微弱連連,卻令人滋味的乳浪,又讓T卹邊的乳頭,忽隱忽現起來。
 
Miss Lee再一次想到,這樣做定必吸引到阿朗的注意與歡喜,她的一隻小手就不自覺的,在南半球的兩乳間,上下掃蕩起來。
 
經歷了一輪思緒上的自我幻想,Miss Lee最終也捉實門柄,打開大門,用她那自以為淫蕩勾人的姿勢,迎接阿朗。
 




她拉開大門後,鐵閘也跟著徐徐地敞開。此時此刻,似是沒有東西再阻擋著他倆,亦正因如此,Miss Lee更是大膽的把手指公伸進真理褲的褲頭,並向下微微揭開自己的真理褲,稍稍露出那條性感誘人的黑色蕾絲內褲,而口裏也不忙說道︰
 
「點 ?  Coffee Tea or  ……… Me ? 」
 
「唔會要你囉,賤女人。」Miss Lee那精心策劃的計劃,被一道冷冷的女聲所摧毀。
 
當Miss Lee回過神來時,只見眼前回應她的是凱晴,而不是阿朗。
 
凱晴緊緊的搭著阿朗的肩膀,將自己的巨乳完全靠攏在他的胳膊旁,並指著Miss Lee罵道︰「你呀,實係你搞到阿朗近排成日唔返屋企瞓,你點做人老師㗎 ? 」
 
Miss Lee 放下叼起的T卹,雙手交叉抱在乳前︰「可能係佢覺得屋企冇返去瞓嘅價值,所以先成日咁啫,根據我嘅經驗,呢啲情況通常都關屋企人事。」
 
「你講咩吖,死八婆 ! 」凱晴反擊道。
 
「我有咩唔講得吖,臭婆娘 ! 」Miss Lee也跟著反擊道。




 
「就係唔講得囉,死八婆 ! 」凱晴又反擊道。
 
「我係要講吖,臭婆娘 !」Miss Lee也跟著又反擊道。
 
如是者,她們便展開兒戲的罵戰,令一旁的阿朗不禁嘆一口氣。
 
可是此刻,她們兩人都處於箭拔弩張之際,本是沉寂已久的大戰,如今又一觸即發,夾在兩人之間的阿朗,只好讓女人事,交由女人了,嗅著戰火的火藥味,靜觀其變,甚或靜待大戰的結束。
 
「細佬,我哋唔好理個八婆,今晚玩得開心啲。」凱晴一邊盯著Miss Lee,打起眼色,似是拋下戰書,另一邊廂,小手不斷的在阿朗的褲襠上打轉揉弄。
 
語末,她便準備拉著阿朗離去。
 
「唔走得 …… 仲有嘢未做 …… 」Miss Lee捉著阿朗的手。
 




「仲有咩未做 ? 」凱晴停下來問道。
 
靈機一動的Miss Lee接著說︰「決鬥囉 ! 之前你咪喺電梯大堂講過嘅,輸咗嗰個以後唔可以再同佢扑嘢。」
 
她又補充一句︰「家姐,你唔係驚輸呀 ?  啱先唔係好招積㗎咩。」
 
Miss Lee沒想到這招激將法竟對凱晴有用 。
 
「好呀,雖然知你用緊激將法激我,但我今日就要你輸。」凱晴笑意滿滿,看起來信心十足。
 
她又問道︰「想點比 ? 」
 
「入嚟再講 ! 」Miss Lee招手示意他們進屋。
 
「點解要我哋入嚟,你過嚟我哋度唔得嘅。」凱晴情不自禁的反駁道。




 
「入咗嚟先啦,到時再去邊個度都得。」Miss Lee捉實阿朗的手心,拉了他進屋。
 
「喂,你好放開 …… 」凱晴也跟了進去,可是,一進來只被廚房的境象嚇了一跳︰「吓 ? 我哋比鬥食海鮮 ?  係咪個個老師嘅腦都有問題 ? 」
 
「你個腦就有問題,緊係唔係鬥食海鮮啦 ! 」Miss Lee掛著淫蕩的笑意,搭起阿朗的肩膀。
 
這刻,阿朗心裡一寒。
 
「阿朗,一陣交俾你煮,交埋俾你食。」Miss Lee攤開手掌,指向一盆盆的生蠔、牡蠣。
 
「吓 …… 點解關我事 ? 」阿朗擺出一幅囧樣,口中仿佛吐出吃不下的樹葉,如同一隻呆若木雞的樹熊一樣。
 
「緊係關你事啦,而家即刻補一補先,一陣你就係比賽嘅關鍵。」Miss Lee指向阿朗的褲襠,舔了舔唇邊。
 




「咁即係比啲咩 ? 」阿朗續問道。
 
「比邊個令你射最多次。」
 
阿朗聽罷,倒抽了一口涼氣。
 
當他真正回過神來時,他的眼前已是一盆盆剛料理好的由生蠔、牡蠣堆疊而成的海鮮拼盤。
 
拼盤的旁邊,亦有秀色可餐的Miss Lee,眼巴巴的注視著他,似是當他成了食物。也不知她是阿朗的食物,抑或是,阿朗是她的食物。
 
不過,話雖如此,由料理,到進食,都是交由阿朗一人負責,而Miss Lee則像個小丫鬟的,從旁觀賞著他的一舉一動,絲毫想沒有插手的意欲。
 
那麼凱晴呢 ?
 
阿朗一口一口把生蠔、牡蠣放進口裡,腦中只回憶起四十四分鐘前,凱晴所吩咐的話︰「細佬,咁交住俾你先,家姐返去準備一下先,一陣見 !」
 
「說好的齊上齊落呢,家姐真係 …… 」阿朗在內心抱怨起來。
 
說時遲,那時快,整桌上的海鮮拼盤都被阿朗吞食殆盡,沒剩一件在盆上,而Miss Lee則仍側頭輕睨一眼,眼角含笑的,凝著觀賞著阿朗的進食。
 
她的眼神,宛若在動物園裡,看著小動物張口進食飼養物一樣。
 
「食晒啦,而家點 ? 」阿朗撐著肚子開口問道。
 
「我拎啲碟去洗先,你入房睇陣書,等埋你家姐返嚟就開始。」Miss Lee逐一收起碟子和殼子,然後轉身走到廚房。
 
「有咩書睇 ? 」阿朗挺著吃飽的肚子,款款的走進Miss Lee的書房。
 
她的書房,古色古香的,與阿朗的書房不同,格外的有種讀書人的氣息。
 
白樺木色的檯面,配上黑色的四肢,檯面上是一疊疊的紙本,與數本夾著書籤的書籍。粉白色的牆邊,座立著一排棕木色、表面亮麗發光的書櫃,肉眼數下去,有七層左右,每層均塞進林林總總的書,這些直立的書前,有少許的空位,打橫的堆疊著一些塞不進的書本。
 
阿朗很是後悔,後悔上次光臨她書房運動時,沒有亮燈,把內裡仔細的看夠本。
 
這時,廚房傳來沖洗的水聲。
 
「Miss Lee近排買咗啲政治書,你睇吓啱唔啱 ? 」在廚房裡,Miss Lee一邊洗著碟,一邊隱約的說道。
 
「唔啦,有冇啲輕鬆嘅書睇 ? 」阿朗上至下,左至右的瀏覽著她的書櫃。
 
「咩話 ? 你講多次,喺廚房聽唔到。」Miss Lee張大嘴巴,大聲喊道。
 
「我話,有冇啲輕鬆嘅書睇 ? 」阿朗聽此,亦跟著在書房大聲喊道。
 
「你唔係鍾意政治嘅咩 ?  你睇吓書櫃第三行嗰啲啱唔啱。」Miss Lee拉下水龍頭,用毛巾抹起碟來。
 
「冇,我一直都唔太鍾意政治。」阿朗挑了本書,悠悠地掀開數頁後,滿意的點了點頭,坐在床邊,準備細閱一番。
 
可能是飯氣攻心的因由,又或一整天的奔波勞碌,阿朗一打開書的瞬間,濃濃的睡意襲來,而在一旁廚房的Miss Lee續問道︰「但你又成日講 ?  上次出街嗰陣你仲問示威嘅人係咪好人。」
 
見阿朗沒有回應,她一邊抹著碟,一邊走向書房查看。
 
「嗯 ?  阿朗 ? 揀啱咗想睇嘅書喇 ?」
 
她一到書房,只見阿朗睡在床上,一動不動,手中亦拿著剛掀開的書本。
 
「佢都攰㗎喇。」Miss Lee放下抹布與碟,拿走他手上的書,走到床前的書櫃。
 
Miss Lee瞄一瞄書名︰「戀人絮語,佢最近失戀咩,唔係喎,琴日聽班長佢哋講阿朗好著緊嗰個舊生,莫非 ……」
 
她回首,凝望著他一會兒,內心擔心起他來︰「個傻仔係咪又咩都唔講 …… 」
 
那刻,她放回書本後,本想脫下身上的衣服,用自己最有信心的肉體來安撫阿朗,可是,門鈴再次打破她的想法。
 
Miss Lee衝去門前,本想責罵那位不知趣的人,但一打開門,卻發現門外的是凱晴。
 
「仲咩一副想打人嘅樣,你係咪想偷步 ? 你講 ! 」語末,凱晴又在走廊,大聲喊道︰「阿朗,快啲離開呢個虎穴吖,家姐入嚟救你。」
 
「殊 ! 你細聲啲啦 ! 」Miss Lee試圖阻止凱晴的無理。
 
「做咩 ? 你驚俾人知呀 ?」好戰的凱晴反擊道。
 
Miss Lee只好解釋︰「唔係吖,佢啱啱先瞓著咗咋。」
 
激動的凱晴拉起手袖,怒氣沖沖的說道︰「瞓咗 ? 你係咪迷我細佬 ! 你同我出嚟,我而家同你一對一。」
 
「唔係吖,一咩對一啫,你唔好咁好想像力啦,聽我解釋先,實情係咁呀……… 」Miss Lee打開鐵閘,並拉了凱晴進屋,娓娓道來她所認為的事。
 
想像是可怕的,永無止境的。
 
女性的想像,是更可怕的,更永無止境的。
 
更何況是複數的女性。
 
夜闌人靜,窗外的車聲人聲,全都變得淒涼寂寥。
 
在夢中,阿朗成了一磚冰塊,躺在極度寒冷的冰川上,柔和的極光照射在他那破碎的身上。在寥無一人,荒涼得一毛不長的冰川上,只剩下他和那空洞的世界,渺小的身形彷彿被遺忘著,白茫茫的風雪,擱淺的破船,也不及他心中奢望的暖光。
 
忽然間,太陽重臨,他自身開始溶化,阿朗被突然其來的境象嚇醒了。
 
「嘩 ! 」
 
回到現實的他,只覺全身如同夢中一樣,寒冷不堪,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膛,又摸了摸自己的大腿,才發現身上的衣服全被褪去,而且手部的行動亦極不靈活,胳臂上似是被什麼東西捆綁著,可是,又有種令人舒適且柔軟的溫暖感覺。
 
阿朗用力眨了眨眸後,環顧左右,只見Miss Lee和凱晴都箍著他的胳臂睡著了,她們睡著時的臉容,還真是動人。
 
左側的Miss Lee,頂著一頭剛好及肩的中長髮,黑髮散落在側起的精緻而白淨的臉蛋上,與雪白得似白玉般的肌膚,相映相輝,幾根髮絲,貼著那薄薄的櫻唇,微開微合,香豔絕人。
 
右側的凱晴,也是側起那冰冷且美絕人寰的嬌容,躺在軟綿綿的枕頭上,枕頭的邊上,是似天鵝般挺直的玉頸,配上白淨柔滑的桃腮,動人心弦,而她那一頭只過耳根的短髮,則整齊的攏在腦後。
 
不只如此,她們那雙高聳絕倫的豪乳,左右夾擊著阿朗的兩側,他的胳臂死死的被深邃的乳溝所夾住。白膩柔軟的肉球,實在誘人,肆意的揉捏著阿朗的胳臂,而且那滑膩豐美的乳肉,以及露出來的似雪藕般的柔軟玉肩,時不時隨著她們微弱的呼吸,微微晃出一陣陣的乳浪和肩浪,挑逗著阿朗的雙眸。
 
阿朗的雙目被她倆的肉體深深吸引,但一想到昨晚在思穎家中暈倒一事,然後她倆又要榨乾自己,他便打消所有念頭。
 
正當阿朗小心翼翼的起身,準備偷偷摸摸走出廳,脫離兩位女魔頭的魔掌,時卻突如其來的,被兩隻魔手拉著左右的雙肩。
 
「阿朗,你想去邊吖 ? 」兩位女魔頭不約而同地問道。
 
「今次仆街了。」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