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街道的一刻,氣溫微熱,風打在臉上,只覺微微濕潤,阿朗抬頭看看天空,純純的藍色,白白的浮雲,思穎也跟隨著,抬起頭來。突然,就在轉角位的十餘米外,又是那位藍色外套的眼鏡少年,手拿大聲公吶喊,那雄厚的聲音似能把白雲吹散,還瞬間吸引他們的注意力。
 
只是趕著回校的他們,並沒有多留步,一眼也沒瞥見他,便趕上擠滿乘客的巴士。
 
下車的紅燈閃了數次後,兩人按下停車鐘,便跟隨著穿上同一校服的同輩,井井有條的下車。
 
他們跟隨著人群,走到校門,可是,在人群中卻有一人,朝相反的方向走向他們,就像逆流而上的三文魚。阿朗細心一看,才發現那人竟是昨天來搗亂的臭嘴臉。他掩著自己的臉,卻遮掩不住下巴的鼻涕與淚水。
 
原來他又落荒而逃,阿朗心想。
 




再走近兩步,思穎似是見到熟悉的身影,走上前打招呼。
 
「余同學,早晨吖 ! 」
 
「嗯 ?  早晨吖 !  你係 ?」余同學回頭一問。
 
「我係嗰一個女僕,琴日你去嗰間女僕Café呢。」思穎揮手問好。
 
「噢 ! 我有D印象喇。」余同學微笑說道,然後向思穎握了握手︰「你好,我叫余嘉談,同你哋同年嘅。」
 




「余嘉談 …… 個名好少見咁,不過好好聽。」思穎嫣然一笑。
 
「係咩 ?  談家瑜呢個名好聽好多,係咪吖,談家瑜同學 ? 」阿朗笑道。
 
談家瑜聽罷,臉色瞬變,擺出鄙視的面容。
 
「既然俾人拆穿咗,唯有承認啦。」她冷冷的說道,而思穎則一頭霧水的站在旁邊︰「你哋一早就識 ?」
 
「都算係啦。」阿朗雙手抱胸,悠悠然然的解釋道︰「琴日你幫Miss Lee解圍已經知佢唔係姓余。」
 




「你琴日唔講俾我知 ? 」思穎有點生氣的,又有點吃醋的說道。
 
「覺得唔係咁重要,咪冇講,嘻嘻嘻。」阿朗笑著解釋道。
 
「咁點解你而家又講嘅 ? 」談家瑜溫文有禮的問道,語氣中略顯不悅,但仍算是客氣文雅。
 
「因為重要囉。」阿朗再以一抹的微笑,配搭不快不慢的語速答道。
 
「係喇,我嗰班仲有好多嘢未準備好,我要返上去班房先,拜拜。」談家瑜揮了揮手道別,然後光速走往有蓋操場。
 
「古古怪怪。」阿朗喃喃自語道。
 
「唔古怪吖,佢都幾特別。」思穎望著她漸漸消失人群之中。
 
「特別怪咋。」阿朗沒有理會思穎的話語。




 
思穎用手肘頂了阿朗一下︰「話晒人哋都幫過我哋,唔好咁講人啦。」
 
阿朗敷衍的說道︰「係係係。」他一想到談家瑜得知自己所有的淫行壞事,又怎能放下心防,而且她那棕黑色的雙瞳,散發出一種深不可測的神秘感,讓人不寒而慄。
 
「仲有,你覺唔覺近排你暴力咗好多,係咪跟得Cherry多 ? 」阿朗偷偷地在思穎的耳邊問道。
 
「不如我同Cherry講返你話佢暴力吖,唔知一陣會發生咩事呢。」思穎對阿朗報以奸詐的微笑。
 
「我返上locker換番套新衫先,而家仲著緊琴日嗰件,唔講喇,一陣見。」阿朗光速向思穎道別後,隨即走到升降機處,坐上頂樓。
 
用鏽銀色的鐵皮所鑄造的儲物櫃,一排又一排的樹立在教員室的左右兩旁,阿朗的儲物格是鄰近升降機處的,升降機的大門一開,只需數兩三行便能見到。
 
當阿朗拿好更換的衣服,閉上儲物門的瞬間,碰巧撞見了Miss Lee與其他老師準備走往升降機。他們兩人四目相交,點了點頭,打了聲招呼。她身旁的老師見是阿朗,以為他是因圖書館或café的事,來找Miss Lee,便說道︰「Miss Lee,睇嚟呢位同學有嘢搵你。」
 




Miss Lee本想簡單的點個頭,打聲招呼,現在只好上前裝作問起阿朗︰「李子朗,係咪有嘢搵Miss Lee ? 」
 
「Miss Lee一陣你會唔會嚟幫手 ? 」阿朗也裝模作樣的問道。
 
「應該嚟唔到喇,Miss Lee今日要去嗰啲家長簡介會,你哋今日要加油吖,聽日Miss Lee會過嚟幫手。」Miss Lee 像是安慰學生的撫摸著他的頭。
 
「不過 …… 」她把小嘴湊向他的耳邊,溫潤香甜的櫻唇微微張開,輕聲吐出銷魂的淫語︰「今晚就等你插死我 …… 」
 
然後,她把小嘴抽開時,亦不忙媚眼如絲的向阿朗電了一眼。
 
隨後,她的將小手放在俏臉旁,輕輕揮撥幾下玉指,向他道别︰「拜拜。」
 
想不到她竟然如此大膽的在數名老師面前,偷偷的與他調情,不禁讓阿朗疲軟無力的下體為之一硬。
 
臭婆娘,今晚就要幹死你,阿朗在心中暗自想到,嘴角也跟著興奮的翹了起來。




 
思淫片刻後,阿朗亦拿起校服,動身走落只隔數層的班房。
 
就在阿朗準備轉身之際,他遇見了金田,他手上也是拿著一套新的校服,身上所穿的那套顯然就是昨天的,胸口那處淡黃黏糊糊的蜜糖漬仍舊在此。
 
「你琴日冇返去咩 ? 」金田率先問道。
 
「你都一樣冇返去 ? 」阿朗以問題回應問題。
 
「我琴日 …… 漏夜幫隔離班整嘢。」金田支支吾吾的答道。
 
阿朗想了想,那名賤婦昨天也沒回家,難道 ……
 
兩母女昨晚也被餵飽了,他心想。
 




「咁唔一樣啦,琴日返到去攰得滯,冇沖涼換衫就瞓咗,一起身咪搞到而家咁。」阿朗輕易的就說了個謊,把金田的懷疑化解了。
 
就這樣,兩人便一同走回班房更衣,然後忙碌的一天,正式開始。
 
或許,是沒了Miss Lee的坐鎮,又或,同學經已駕輕就熟,今天好像沒有昨天來得忙碌,門外的長龍很快就同心協力的被同學們消滅。
 
如是者,黃昏漸漸到來,昏黃的街燈也隨之亮起。落日的餘暉,溫暖無瑕的映入班房,淺藍色的地板彷彿披上淡淡金色的衣裳,就像收割時,農夫披上身的禾稈草。
 
正在收拾東西的阿朗,又抬起頭來,望向窗外。
 
夕陽染黃了藍藍的天空,一片片薄薄的雲霞,更顯絢麗多姿,唯美而不通俗。
 
「今日就去到咁多先,聽日就係最後一日大家都要加油 ! 」思穎向眾人說道。
 
阿朗收拾好東西後,便向眾人道別,結束忙碌的一天。
 
可是,那淫蕩糜爛的夜幕,正等待著他本人揭開。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