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事後不久,他們三者把糾纏的肉體分離,Miss Lee和凱晴坐到床邊,回味剛才的交媾。另一邊廂,阿朗則平躺在床上,眼皮只有一種越來越沉重的感覺,視線也漸漸模糊。
 
可是,就在他準備入睡拜見周公之際,床邊的兩人卻又爭論起來。
 
「1比1 喇,家姐,你可唔可以勁少少呀?」Miss Lee照常的挑釁著凱晴。
 
凱晴回嗆道︰「你都係衰好彩啫,同埋原本係我俾佢中出㗎,係你咁無恥搶走佢咋。」
 
「輸咗都唔認真係肉酸。」Miss Lee繼續不遺餘力地向她開炮。
 




「你都識講係1比1啦,我仲未輸呀 ! 」凱晴拍了她的大腿一下,堆起笑容的說道。
 
那抹微笑,帶了點敵意,又帶了點寒意,讓人心裡發慌。
 
Miss Lee也報以微笑,說︰「好吖,睇下邊個勁啲。」
 
「驚你呀 ? 」凱晴答畢,回眸一看床上的阿朗,她本想準備第三輪的比賽,但見赤裸的阿朗昏睡了,而且不論她們爭論聲怎樣高頻,也吵不醒他。於是乎,她便朝身旁的Miss Lee打了一下眼色,又向著大廳擺了擺頭。
 
大抵是說,我們走出大廳再說。
 




Miss Lee斜睨了阿朗一眼,嘆了口氣︰「咁快又瞓過 ……算啦,佢都攰㗎啦。」她體諒的幫他蓋她被子後,穿好衣服,便走出房間。
 
走出了來的凱晴,好奇心大發,在半明半暗的大廳裡踱步,不時左望望右望望,環視四周,參觀屋子的裝潢。
 
「喂,唔好行嚟行去啦,飲唔飲酒 ? 」Miss Lee左手拿著一瓶紅酒,右手的手指,夾掛著兩個倒吊的葡萄酒杯。
 
「可以吖,乜你平時都係咁chill㗎 ?」凱晴坐到梳化上,等著她給自己斟酒。
 
「間唔中啦,又唔係成日嘅 。」Miss Lee跪坐在茶几前,先是拔起紅酒的塞子,再側起葡萄酒杯,往內斟酒。
 




鮮紅的酒液,儼如鮮血的從酒瓶的傷處蜂擁而出,衝撞著弧形的杯壁,以致衝湧起數股酒浪。
 
斟好酒後,她們優雅的輕輕搖晃酒杯,本是靜止的酒液,又在均勻的在弧形的杯壁上迴轉流動,她倆停下搖晃後,酒液在杯壁上回流,慢慢的沿著壁面向下滑落,仿若一條條細細的、長長的小河。
 
有的人把這景象稱之為「酒腿」。
 
又或,奉行浪漫主義的人會形容這為「葡萄酒的眼淚」。
 
她們淺酌一口酒液,然後互望了彼此一眼。
 
在酒液的薰陶下,醉醺醺的兩人,瞳孔漸漸放大,說的話題也跟著越來越開放,彷彿拋開了往常的底線。
 
「啱啱你個kiss都好正,幾舒服吓……」此刻,Miss Lee舔了舔唇瓣,看似在回味著剛才與凱晴的濕吻,又似舔嚐著眼前杯中的酒液。
 
「多謝喎,原來你都識讚人㗎 ? 」凱晴笑問著她,那冰冷的微笑突然融化,看起來,不止讓剛才的那種敵意散去,還加添了不少甜意。




 
「係你唔會讚人啫。」
 
凱晴朝向她舉起中指︰「收皮啦 ! 我平時成日都讚人 !」
 
Miss Lee捂嘴笑道︰「係咩 ? 你個樣睇起嚟咁Cool,唔似會讚人喎。」
 
「Cool …… 乜我真係咁cool咩 ?」凱晴猶豫的捏了捏自己的臉頰。
 
「不如你試吓好似啱啱咁樣笑呀,幾Sweet咁,冇咁得人驚。」
 
Miss Lee凝望著輕晃中的酒杯,續道︰「其實你都幾靚女吖,講真嘅,如果我有個咁嘅家姐,我都會真係想同佢做,我呢個老師大概都……」
 
「嗯 ……… 咁呀,有你咁嘅Miss 我都會想同佢做。」
 




「係咩 ? 」
 
「唔係嘅話,我又點會咁緊佢俾你搶走呢,Miss 俾啲信心自己啦。」
 
「嗯 …… 我都唔知。」
 
「咁係呢,你有冇家姐 ?」
 
「有吖,一個咁大把,雖然得嗰一個,但而且靚過我出色過我好多,同埋我應該係成家人之中最廢嗰個。」語末,Miss Lee 把杯中的酒液一喝而盡。
 
大抵,酒液配上前塵往事,才能嚐出更深韻味。
 
「想唔想聽故仔吖 ? 」Miss Lee給她斟起酒來。
 
「可以吖,今晚就開心事台啦。」凱晴坐到她的身旁。




 
斟好酒後,Miss Lee便開始說起那屬於她的前塵往事。
 
她說,她是生於一個富有的家庭,父親是官員,母親也是官員,連她的姊姊也是,可以說,是政治世家。在她懂事前,父母已經灌輸自己的個人思想給她,對她的管教也是嚴厲得令人難以想像,家教每天在教授課也不在話下,就連睡眠也要求她早睡早起。
 
說著說著,杯中酒液在不知不覺間,被她傾飲而盡,在醉醺醺的狀態下,她的兩頰經已泛起陣陣醉紅,控制情緒的杏仁核也罷起工來,淚腺亦開始逐漸失控,縱然如此,但她仍舊有條不紊的說著。
 
她泣著說,那陣時,日子很苦,每天都要父母順從的指示,稍有差錯換來的不是安慰,而是更嚴厲的指示。那陣時,眼淚是她的朋友,但是她不能讓這位朋友給父母見到,否則只會遭到他們的責罵,而不是安慰。
 
有時他們更會說,李家的人是不會哭的,會哭的就只有窩囊廢。
 
凱晴望見她的樣子,或多或少,也有點共嗚。
 
有人說,記憶是蒙太奇的,人們只會記著過去的一些瑣碎片段,大抵是不會記著全部的,除非,除非那是極度痛苦的,深刻的,痛苦得如撕如裂,仿如刀割,那傷痕深刻得儼如烙印在身上,永不磨滅。
 




「得喎,唔使勉強自己講㗎。」凱晴放下酒杯,摟著她的肩膊。
 
「我冇嘢吖。」Miss Lee伏桌托腮的喊道,不少的髮絲夾在手與腮盤之間。
 
「咁你都冇嘢 ? 」
 
「冇 ! 你俾我講埋落去先。」Miss Lee搔了搔頭,把那頭中長髮弄得凌亂不堪。
 
「好,你講埋落去啦。」
 
她續道,本來她有意反抗家人的控制,可是,懦弱的她並沒有踏出第一步,直到在她中五時,遇見了她的初戀。
 
他是籃球隊的隊長,樣貌平庸,身高沒有190,只有178左右,讀書成績中規中矩,可以說,是一名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不像那些青春偶像劇裡的籃球隊隊長,他並不耀眼萬般,更是不受萬千少女喜愛的萬人迷。
 
她仰頭續道,她與他,很快便雙雙墮入愛河,進入熱戀,很快便獻上自己的初吻,甚至還差點擦槍走火。不過,能說得上是初戀,那麼就必有它的終點。正因為他過於平凡,所以她的家人不怎麼喜歡他,就算她不如姊姊一樣優秀艷麗,但他們想要的仍是個有權有勢的女婿,而不是一個籃球隊隊長。
 
「咁到最後呢 ? 最後你點做 ? 」
 
她說,本來她是想說服家人的,只因某件事,才決意與他們反目。她不聽他們的勸喻,照舊與情人相好,甚至把他帶回家中,將自己的處女奉獻給他。至此,除了回家睡覺和帶情人上床做愛外,基本上甚少接觸家人。
 
「其實你都幾勇吖,細細個就咁,好叻㗎喇。」
 
「叻鬼咩,到最後咪又係同佢散咗……」
 
「因咩事散 ? 」
 
「佢出軌 …… 仲要係同我個家姐………」
 
她說,由那刻開始,時間也成為了她的好朋友,與眼淚一起相伴。
 
聽罷,凱晴沒有多說什麼,只默默地為她的空杯斟酒︰「飲啦。」
 
Miss Lee支吾答道︰「我冇事喎,其實呢………」
 
「唔使講咁多喇,呢啲嘢係人都明,辛苦你。」
 
「唔係吖,我想講其實你都幾識安慰人。」
 
「一早就講咗。」
 
「雖然係咁,但我唔會讓阿朗俾你,點都唔會,如果唔係………」
 
Miss Lee沒有把說下去,只擺出一幅欲言又止的樣子。
 
「唔係啲咩 ? 」凱晴問道。
 
Miss Lee輕晃酒杯,只答了句沒有,然後舉起酒杯,把酒液傾盡肚裡。
 
「我執埋啲嘢佢啦,你想瞓嘅可以瞓先。」凱晴收拾起酒瓶酒杯。
 
「唔使啦,呢啲嘢交俾我就得。」醉醺醺的Miss Lee本想支起身子,可是一站起來,下一秒便感到頭暈目眩,整個人不穩的又坐了下去。
 
「我先係講唔使呀,你睇吓你,啲杯洗完之後我幫你擺喺鋅盤度啦 !」
 
「唔該晒你,咁我瞓一陣先。」
 
「早抖喇Miss Lee ! 」
 
「洗完你都早啲抖啦,家姐 !」
 
語末,兩人不自覺的紛紛笑道︰
 
「你咁樣叫我做家姐都幾唔慣」
 
「係吖,我都冇諗過我個學生咁大年紀」
 
「早抖啦你。」
 
「咁我早抖先,你慢慢洗杯,拜拜。」
 
就這樣,就這樣,凱晴便走了去洗東西,而Miss Lee也躺在梳化上休息,身旁亦留了一半的位置,給那名一樣年長的洗碗工。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