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寥的海上,一艘帆船隨風飄盪,沒有方向的,往著未知的航道進發,迎接著他的會是空無一人的荒島 ? 是小島怡人的島嶼 ? 抑或只是吞噬一切的漩渦 ?
 
不知道。
 
陽光害羞的穿過窗紗,無意中弄醒了阿朗。他醒來後,不見那兩位女魔頭躺在身旁,感到很是出奇,畢竟昨晚她們互不相讓的淫況,沒有理由今早會放過他,而且他還有點期待再次被她們一同服侍,男士們夢寐以求的一皇兩后,又有誰能抵抗呢 ?
 
「佢哋去晒邊吖 ?  咁早就返晒工 ? 」阿朗走出房外,只瞧她們爛醉如泥的靠在梳化背,呼呼大睡,渾身散發著酒氣,令人難以忍受。
 
「做咩飲到咁醉呢,明明咁大個人都唔識睇住自己,兩個夾埋都成半百歲啦 !」阿朗以防她們著涼,於是便回到房間撿取被子,貼心的蓋在她們身上。
 


不只如此,阿朗還走到廚房,沖了兩杯蜂蜜水,放到茶几上,給她們醒後解宿醉。
 
他瞅了牆上的圓形掛鐘一眼,見快到他們班的集合時間,又見梳化上的兩人仍在昏睡,於是便決定不打擾她們,安靜地離開,然後匆匆的回家更衣,又匆匆的出門回校。
 
幸好最後阿朗趕上了,沒有遲到。他氣來氣喘的走進班房,踏入門口的那刻,已經穿上女僕裝的Cherry面色有異的朝向他走。
 
「喂,咁遲先返嚟吖。」Cherry勾起阿朗的胳臂,把他拉到別處。
 
「我好準時喎,做咩拉我去暗角 ? 冇遲都要打 ? 」阿朗一臉疑惑的跟著她走。
 


「唔係吖,你快啲去涼亭嗰邊啦。」Cherry臉上掛著焦急的表情。
 
「去涼亭做咩 ? 」阿朗仍舊癡呆的問道。
 
「思穎佢俾人表白吖 ! 」
 
「吓 ? 」
 
「吓你個頭吖 ! 仲唔快啲去 !」
 


話音剛落,才剛歇息了一陣子的阿朗,又再揮動他的雙腿,以最快的速度,動身跑去涼亭。
 
他跑到涼亭時,迎面碰見了一名男生,他面帶哀傷,一幅失敗了樣子,似乎他就是Cherry口中所說的表白者。阿朗仔細瞧一瞧這人的樣貌,不知是因同校的緣故抑或是以往曾經同班的關係,他竟覺有點面善,有種異常的熟悉感,這人的樣子有點像剛出道時的周杰倫,更飄渺離奇的是,又與Cherry很像樣。
 
那這人是 ………  周杰倫 ? 抑或是Cherry的親戚 ?
 
剎那間,阿朗的腦子短路了,沒有察覺那位走過的男生向他點了點頭。
 
「阿朗 ? 你企喺度做咩 ? 」思穎走了上前,牽起他的手問道。
 
「冇,過嚟呃……… 視察環境,係嘞,你過嚟視察環境嘅。」阿朗環視四周,裝作在觀察環境。
 
「你啲大話真係好屎。」思穎雙眼盯著他的眼珠子,捂嘴笑道。
 
「咩大話 ?  唔明 ? 」他側起頭遠望另的一方。


 
「 係咪Cherry同你講咗 ?」
 
「係吖,我一返到去,佢就拉住我嚟講,咁你點答嗰個男仔 ? 」阿朗把頭朝向思穎,凝重的看著她。
 
思穎雙手握實阿朗的手,甜絲絲的又帶點幸福的說道︰
 
「咩點答 ?  仲使講緊係拒絕啦,都有個咁好嘅男朋友啦,唔通應承佢咩。」
 
「咁又係………」
 
「如果有人向你表白呢 ?  咁你會唔會應承 ? 」
 
「緊係唔會啦,我已經有個咁好嘅女朋友啦。」
 


說罷,他便輕輕的把思穎摟進懷裡,在她耳邊說︰「我愛你吖。」
 
思穎鬆開雙手,摟緊他的腰肢︰「我都愛你吖。」
 
「叮噹 …… 叮噹 ……」早會的鈴聲響起。
 
「我哋快啲去禮堂早會先,今日開放日最後一日,好似係媽咪上台講嘢。」思穎鬆開雙臂,仰頭對著阿朗說。
 
就在她仰頭的一剎間,阿朗把嘴湊了上前,親了她一口。
 
思穎的臉瞬變通紅,並輕捶阿朗的胸口數下︰「衰人,呢到學校嚟㗎。」
 
「你唔鍾意咩 ? 」他堆起一抹淫笑,把手滑到平平的小腹上,指尖在肚臍上轉了數圈,然後又緩緩地朝向她的雙腿間進發,二隻筆直的手指隔著校裙,貪婪地挑逗著她的陰部,先是輕輕的磨擦著淫水潺潺的桃花洞口,然後又淫蕩的按摩起洞口處,那挺立且敏感的尖端。
 
 


阿朗再道︰「睇嚟你好鍾意咁喎 !  」
 
此刻,思穎櫻唇微開,嬌喘連連的說︰「衰人…… 鍾意吖 ………緊係鍾意啦 ……」
 
「咁……不如………」阿朗支吾問道,把手移向她的胸前,手指用力地揉壓著那雙堅挺的雪峰,柔軟似綿的乳肉在阿朗的指間變化萬千,還溢出團團乳肉。
 
或許是昨天吃多了壯陽的食物,他的下體頂起了一個巨型的傘狀物,並戳向思穎的大腿間。
 
思穎夾緊大腿,扭了扭腰,輕輕蹭磨起那堅挺之物,害羞的答道︰「今晚先,今晚上嚟 ,我哋再玩過啦。」
 
阿朗邪笑道︰「咁好啦,聽你話今晚先,不過 ……」話語間,小幅度地前後挺擺腰腹,隔著衣物,用那巨型的傘狀物,磨擦玩弄著她的桃花水洞。
 
「喂,衰人,唔好咁啦,搞到我而家就好想要吖 ! 」她蹙眉嬌喘,渾身被阿朗弄得顫抖。
 
「想要咩 ?」阿朗問道,然後放開她,旋即又說︰「 但都係今晚先啦,我哋而家去早會先。」


 
「吓,但我已經 ………」阿朗的欲擒故縱果真見效,逗得思穎飢渴難耐,慾火焚身,她走了上前,主動伸進阿朗的褲子,翻弄起那根粗大熾熱的肉棒,剛才經已昂首挺立的棒身,在她的小手中更龍虎生威起來。
 
「嗯哼…… 都已經咁大 …… 一面個嘴唔得啫,但上面就 ……… 」思穎似乎被龍精虎猛的肉棒嚇住了,她雙手不斷的套弄著它,又擦了擦口水,淫笑道︰「實好好食……」
 
語末,她指了指不遠處草叢的方向,阿朗看了一眼,明白了她的意圖,然後兩人一同走進草叢處,隨意的找了棵樹,便靠在樹旁做了起來。
 
思穎親吻舔舐起他的耳根,見他的大肉棒硬得起勁,她壓下身子,蹲坐在阿朗的胯前,那堅挺豐腴的胸膛順著阿朗的腰腹,一路下滑到肉棒。她張望左右,見四周沒人,因此慢慢地溫柔地,將大肉棒從褲子中解放出來。大肉棒掏出來後,她夾緊雙臂,右手握起莖身,左手捧浮起睪丸,而那雙豐腴的乳峰在雙臂的擠壓下,更顯高聳傲人,實在太美了。
 
阿朗見這對美乳盪在眼前,肉棒瞬間粗了數圈,翹得更高,龜頭充血發紫,尖上的馬眼滲出黏黏的透明液體。思穎望著直挺挺的大肉棒,頓了頓,笑了笑,右手鬆開莖身,仰頭望向阿朗,並學起那些日本女優的嬌艷誘人動作,把手湊到嘴前,擺出OK的手勢,隨後對準由手指圈成的小圓,淫蕩的吐出小舌,舌尖似是要舔觸到龜頭,又似舔不到的,引得阿朗欲罷不能。
 
她銷魂蝕骨的說︰ 「哇…… 嚟啦 …… 趁仲有少少時間 …… 嚟返次先……」說罷,右手又再握住肉棒,並開始套弄起來,為莖身做好熱身運動後,她張開軟香的櫻唇,一步一步的將龜頭含進口裡。
 
阿朗低頭看著肉棒逐漸吞噬在她的口中,征服之心油然而生,忍不住,挺前了腰腹,思穎旋即咳嗽起來︰「咳……咳……咳……」顯然是被嗆到了。思穎狠狠的蹬了阿朗一眼,大抵是向他抗議,他亦知趣的趕緊抽出肉棒,只把龜頭留在口中。
 
思穎雙唇收緊,扣住龜頭的冠狀,開始濕答答地吞吐著龜頭。舌尖捲曲起來,在口腔裡,沿著龜頭轉動,舔舐著傘狀與尿道口,舌尖的動作算不上細膩,但比起前幾次的生疏,確實進步了不少。
 
「比起前日,進步咗喎。」阿朗輕輕撫過她的頭。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