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一。馬上風
 
「係 ! 請問要啲咩 ? 」Cherry招呼著源源不絕的客人,可說是忙東忙西。
 
「思穎,阿朗呢 ? 阿朗佢去咗邊 ?  我哋唔係好夠人 。」Cherry越過思穎的身後問道。
 
「我叫咗佢去拎嘢,但好似仲未返嚟。」思穎慌張張的望了望班房門外,又低頭瞄了瞄手錶。
 
她不敢坦白是好吩咐了阿朗前往校長室,免得惹人懷疑。
 




「拎嘢 ? 拎咩 ? 」Cherry疊起收拾好的骯髒碗碟,小心翼翼的走到廚房。
 
「Er……… 拎啲佈置用嘅嘢,牆上面嘅裝飾好似甩甩地。」思穎又對Cherry撒謊。
 
思穎又道︰「我打俾佢,睇吓佢去咗邊啦。」然後,撥電給阿朗。
 
只是,思穎的手機只「嗶嗶嗶」的響起撥打鈴聲。而另一邊廂,阿朗的手機則藏在地上的褲子袋內,震動連綿,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唯一發出聲響的,只有在他胯上的那名淫賤婦人。她既是整間學校的掌權人,又是眼前正與她水乳交融的男伴的女友母親。
 
「沒人聽。」思穎收起手機說道。
 




「咁算啦。」Cherry雙手托起兩杯咖啡,匆忙地走出廚房,然後卻又回到廚房大聲喝道︰「喂,沖錯咗咖啡吖,我俾住15號枱先,你哋留意返張單。」
 
「收到 ! 」
 
「思穎 !  你個魂魄要返嚟先,呢度唔可以連你都冇埋。」Cherry 把那兩杯沖錯了的咖啡遞了給她。
 
思穎接過後,便款款的走到15號枱,送上咖啡。
 
她又走回Cherry身旁,問道︰「我嘅魂魄一直都喺度喎。」
 




「唔好呃我啦,你呃唔到我㗎。」Cherry翹住思穎的胳臂,雙眼似是看穿世事的斜睨凝視著她。
 
隨即,思穎若是掩飾的撇開雙眼。
 
Cherry傾著身子,企圖追逐思穎的雙眸︰「你成朝都神不守舍咁,做咩事吖 ? 」
 
但,思穎仍舊說,沒有事。
 
此刻,Cherry再也坐不住,雙掌微屈,纏著她的腋下,指尖不斷地抓弄起來。
 
「喂,唔好啦 !  唔好擳……… 好痕吖 !  停手吖 ! 」思穎被Cherry抓得哈哈大笑,渾身顫抖起來。
 
「點 ?  仲係唔講 ? 」
 
「真係冇事吖 !  呃  !  唔好擳啦……… 哈哈哈哈哈哈 ………… 好痕吖 …………」




 
「唉,睇嚟你都係唔會講,算數 ! 」此刻,Cherry只好放棄追問,將注意力放回工作上。
 
「放心啦 ! 我真係冇事吖 ! 」語末,思穎如同母親對待孩子似的,輕撫起她的頭,說道︰「多謝你吖,Cherry ! 」
 
「你同我都係同一類人,我比較擔心你啫,唔想你收收埋埋,咩都唔講。」Cherry又道。
 
「放心啦 !  我仲有你哋喺度吖嘛。」思穎的臉上勾起溫柔的微笑,仿如真誠似的。
 
「好啦 ! 」接著,她捉起思穎的另一隻手,並緊緊握著,望向她的雙眸說道︰「我哋係好姊妹嚟,有咩事我都會撐你㗎 ! 」
 
「喂 ! 你哋兩姊姊吹完水未,過嚟幫手啦 ! 」金田不懂趣的走了過來插嘴。
 
「金田,抵你俾美雪嫌棄,睇吓氣氛都好吖。」
 




「好Mean。」金田雙手掩胸,裝出一副受傷的樣子。
 
「喂 ! Cherry思穎,聽隔離班嘅班主任講,阿朗好似唔舒服去咗醫療室。」突然間,某位同學衝入班房說道。
 
她們兩人還沒反應過來,便舉起雙足,不理咖啡廳的事務,奔跑至醫務室。
 
「阿朗 ! 」思穎慌張的敞開大門。
 
她們來到醫務室時,只見阿朗坐在床上,在他身旁的是駐校醫生兼體育老師Miss Wong。
 
「嘩,年紀輕輕已經咁受女仔歡迎,果然靚仔真係無敵。」Miss Wong身穿女僕服的她們,掩笑說道。
 
「唔好玩我啦Miss Wong,邊係呢。」阿朗沾沾自喜地搔首笑道。
 
Cherry瞪起雙眼,「咳 」了一聲,打斷了他們的談話,又道︰「入得嚟醫療室,仲可以同Miss 嬉皮笑臉,睇黎唔係好唔舒服啫。」




 
「你真係……… 關心下我都好吖 ! 」阿朗似撒嬌般的扁起嘴來。
 
「你好嘔心,唉 ! 思穎我哋走啦」接著,Cherry 欲想拖上思穎的手,帶她離開。可是,思穎仍然站在原地,一副擔心的樣子,問道︰「咁Miss Wong ,阿朗佢有冇事 ?」
 
Miss Wong 站起身來,輕撫起思穎的頭,安慰道︰「佢係攰得滯,所以先暈低啫,佢而家冇咩事,但建議喺度休息一陣,觀察一下個情況先。」語末,Miss Wong為了不打擾她們的探訪,知趣的走出醫務室,臨走前,更向他們揮手道別,並向阿朗親口說道︰「你記住多謝校長呀,唔係佢咁啱發現你暈咗,睇怕你而家都仲暈喺出面 ! 」然後,她就走了出去,將趟門拉上。
 
醫務室內只剩下他們,三人互相凝望彼此的眼眸,空氣一片寧靜。阿朗率先開口,為自己暈倒一事,編起一個接一個的謊言。一個是用來欺騙Cherry,皆因她不知阿朗是去了找校長。另一個則是用來欺騙思穎,原因在於他並不是真的去了慰問校長,而是與美魔女在學校四周覆雨翻雲。
 
如是者,腦袋長滿肌肉的Cherry對阿朗的謊言深信不疑,沒有半點懷疑,但唯獨思穎帶著疑惑,皺起雙眉的問道︰「點解你換咗衫嘅 ?  你件校服呢 ?」
 
「冇,件校服整濕咗,所以咪換咗做體育衫 ! 」阿朗不慌不忙,臨危不亂的答道。
 
「係呀 ! 」思穎鬆開緊皺的眉頭,又道︰「咁你喺度好好休息啦 ! 上面啲嘢我哋會搞掂。」
 




就這樣,思穎與Cherry回到班房,與同學們奮力作戰,務求在開放日的最後一天,拼出更好的業績。阿朗見她們離開,於是便躺在床上,閉上眼睛。身心疲勞的他,很快便與周公同遊夢鄉。
 
夢鄉中,他化成了一朵桂花。
 
早上,他對上太陽微笑。微笑褪去,夕陽也消失於湖水之上,只剩無際無涯的晚霞。他面朝溝渠,凝望著,凝望著,波心上那道皎潔雪白的月光倒影。倒影儼如皎白的瞳孔,他凝望著它,它也凝望著他。瞳中,仿似存在另一個倒著的世界。突然,他的身後刮起微風,本是水平如鏡的湖泊,赫然掀起陣陣漣漪,倒影仿似一邊微笑一邊對著他眨眼。
 
那一個倒著的世界,在微風之下,被摧毀得一乾二淨。
 
「啪 !」,一聲響耳的閉門聲,把阿朗的夢鄉也摧毀得一乾二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