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到天台那刻,他便把淫婦壓至欄杆處。淫婦面朝外方,半個身子掛在欄杆外,自己的屁股被阿朗死死的用下身壓住。阿朗早已迫不及待的握起肉棒,龜頭頂到兩腿之間,悠悠的用力戳著那溫暖潮濕、柔軟微突的肉丘。
 
又沒幾下,不知是否露出的刺激令阿朗過於緊張,以致戳了多下,也未能順利的插對肉穴,先是戳了陰戶上的陰毛幾下,又戳了屁眼上肛塞幾下。
 
淫婦被戳得心癢難耐,屁股開始左右扭擺,見此,便伸直並分開雙腳,將屁股抬高,從兩腿間伸手捉住阿朗的大肉棒,引導它對上正確的入口,並催促道:「快啲……快啲……快啲後入屌……死我啦 ………」
 
可是,阿朗又想到較早前淫婦一副渴求被抽插的樣子,以及甘願為奴的覺悟,於是,他並沒有過多的行動,只把龜頭頂在那火熱濕潤的淫穴門前。
 
「喂 ! 入嚟啦,咪咁吊我癮,插入嚟啦,插入嚟啦 ! 李子朗 ! 我個閪好癢吖。」她已按耐不住,前後挺動屁股來,欲把肉棒吞進穴中,為癢得難耐的淫穴止癢。
 




阿朗見她如此淫蕩般的渴求,絲毫沒有猶豫,微屈雙膝,架起馬步,用膝蓋把她的雙腿分得更開,然後扶正肉棒,瞄準穴口,腰腹一挺,就往前插盡,粗大而熾熱的肉棒,一下子把淫婦的穴壁撐得開開,一圈圈火熱多汁的褶肉,卻又緊緊的收縮、蠕動起來,擠壓起刺進穴蕊的大肉棒。
 
此刻,淫婦的眼兒嫵媚般的瞇起來,環望四處,憧憬著被人偷窺的快感,心中的欲望快要把她的道德吞噬殆盡。
 
她見沒人留意他們後,扭頭用深邃的眼眸向他拋上媚眼,微微勾起雙唇,一幅邪魅淫蕩的樣子。她臉頰上一片嫣紅,艷厚的紅唇,欲語還休,微微張開,長髮垂在胸前和伏在香肩上,跟隨著抽插翻動起來,口中不停唸出淫蕩味十足的嬌吟聲。
 
淫婦粉白的玉臂緊緊的環住欄杆,向著外處吐出淫呻︰「有冇人……望吓我……」
 
見她這麼淫蕩,阿朗毫不吝嗇的十根扣緊她那豐饒白皙的屁股,並對著淫穴一番狂抽猛插,企圖把她抽插得欲生欲死,高潮連連。
 




「呀嗯……… 呃耶耶耶耶……… 好爽好爽 ………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有冇人望吓呢度……… 我愛大支嘢………」
 
舉止端莊、霸氣十足的校長,在大肉棒及天台露出下,竟是這麼淫賤風騷。阿朗更是趴在她的背上,伸手穿過她的胳膊底,手指用力的揉捏緊搓起那晃動不已的雪峰。阿朗看著軟玉溫香的柔峰,在指間變化萬千;聽著騷媚蝕骨的呻叫聲,衝出欄杆,他不禁更為猛力的擺動屁股,往淫穴的深處抽抽插插,衝刺幾次。
 
須臾,阿朗的大肉棒傳來了陣陣舒爽的快感,直衝腦門。他力壓在淫婦的大屁股之上,大龜頭緊緊且熱情的與子宮口熱吻起來,乍然,精關一鬆,陰莖不斷地痙攣起來,馬眼開合開合的,噴湧出一道大股濃稠熾熱、違背倫理的精漿,宛若山洪爆發般的,灌滿她的子宮。
 
「呀呀呀呀呀呀 ……… 好正吖………又射晒……射晒入嚟………」
 
淫婦的子宮口死命地吮吸著阿朗的圓大龜頭,如狼似虎的吞咽著一發接一發狂射而出的精液,仿似要完全榨乾似的,不願浪費任何一滴。
 




阿朗舒爽的伏在淫婦的軟綿綿背上,等到神智稍為恢復,他的大肉棒仍不捨得抽出她的肉穴。
 
 
 
「我哋去其他地方玩啦 ! 」阿朗捉起淫婦的手,隨即帶她走到別處。
 
在圖書館裡,舉辦了一個只有一天的簡單書展,參觀的人數不多,畢竟沒有多少人是會看書的。
 
阿朗站在借書的櫃檯後,幫助Miss Lee看場一陣子。
 
他咬緊牙關的環望圖書館的環境,無意中吐出一絲呻叫。就在此刻,竟有一位外校來訪參觀的年輕有才的男子,前來詢問。
 
「唔好意思,我想問你哋嘅圖書館係邊個負責 ? 」
 
「Er……… 佢暫時唔喺度,可能一陣先返,唔知你介唔介意一陣先問。」阿朗咬牙切齒似的答道。




 
「唔使啦,不如就你答我。」那位年輕有才的男子窮追不捨的問道。
 
「好………」
 
年輕有才的男子不斷地問起那位負責人的瑣碎事蹟,又問起她的人際往事,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一位偵探。或許他永遠都不知道的是,並不是那位負責人曾與眼前的做愛,而是他眼前的櫃檯之下,竟有一名婦人正練習吞吐功夫。
 
淫婦握起阿朗的精囊,輕巧地撫摸囊中蛋蛋,秀頭則在阿朗的胯前漸近漸遠,淫嘴對準肉莖,大口大口地,吞吐舔食起肉皮上的黏性液體。起初只是吐出丁香小舌,試探性的輕嚐一點,殊不知味蕾上傳達品嚐到新鮮的年輕腥味,讓已到如狼似虎之年的她,身上的欲火如星火燎原似的,燃遍全身,促使她用舌頭舔清整根肉莖上面的黏液,又為肉莖鋪墊新的律液衣服,然後又順著莖底的龍筋,往精囊舔去。
 
「其實佢呢係咪…………」男子續問道。
 
男子詢問間,淫婦乖巧淫蕩的張開櫻唇,憑著多年的經驗,熟練般的用舌尖剝開包皮,圍繞著龜頭反復又吸又舐又舔又吻的,可說是百般愛憐。她張大櫻唇的淺淺含住龜頭,舌頭墊在龜頭下,左右搖晃,舔舐龜頭的冠狀。在她前方的阿朗,也只好繼續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邊享受著口交之樂,一邊聽著男子的問長問短。
 
淫婦仰眸見阿朗一副忍受舒爽的樣子,而且櫻唇只含了一會,這程度根本上滿足不了她倆,於是她放鬆了口腔內壁,把大半根粗大猙獰的肉棒,一口氣吞進口中,用柔嫩的喉嚨,細細地按摩品味起年輕肉莖的獨特滋味。
 




慢慢地,淫婦口交的幅度大了起來,櫃檯下不斷傳來「滋……滋……滋……」淫蕩卻微弱的吸吮聲。
 
阿朗想到,再這樣被她吸下去,就要在人面前射了,他本想抽出肉棒,但見德高望重的校長跪在他的胯前,屁股挺翹,擺出性感的姿勢為他口交,可說是英雄難過淫婦關。更要是,她拉起自己的短裙,一邊被跳蛋震出穴水,一邊用纖細手指,熟練地摳挖早已泥濘不堪的熟穴,而且十分賣力的吸吮大肉棒,阿朗又怎能抗拒。
 
他稍稍向櫃檯下打起眼色,正在吞吐的淫婦一望,便知口中的大肉棒,待會勢必把自己的小穴抽插爛掉,穴蕊不自主的又再湧出一股淫水。
 
趁著在淫婦吞吐大肉棒期間,阿朗撩起她的小西裝,並脫了下來,完好無缺的在櫃檯下暴露身材。肩背到臀部,有著滑順優美的曲線,大屁股的圓翹,仿似一對肉制的水蜜桃,不大不小的白皙騷胸,恰似小山丘般的,屹立在胸前。
 
片刻後,男子詢問得七七八八,留下一張卡片給Miss Lee,然後便揚長而去。
 
就在圖書館的大門關上那刻,忍耐已久的阿朗終也爆發,龜頭緊抵著喉嚨,熱精激烈地從馬眼噴湧出來,射到深處,熱精不似已射數次的又濃又多。她本來就被跳蛋震得亂七八糟,現在又被他口爆,穴蕊一抖,跟著也高潮了。
 
淫婦一邊「咕咚咕咚」的吞咽,一邊收攏起裹著龜頭傘棱的豐潤紅唇,並緩緩來回前後地滑動。她確保把濃精吸吮得殘精不剩後,才發出「啵」的滿足聲,鬆開小嘴。
 
阿朗低頭只見,龜頭和唇瓣上牽起了兩串細細的透明水絲,過沒數秒,淫婦便吐出香舌,把唇瓣上的水絲勾入口中。




 
隨後,淫婦爬到櫃檯上,用那濕淋淋的肉穴朝向阿朗,她的穴口一片狼籍,剛才射出的精液混合著淫水,呈乳白色的流淌而出。
 
這時在緊要關頭,阿朗又怎管她有什麼流淌而出,望著這般濕潤溫暖、淫盪誘人的淫穴,只覺肉莖暴脹。他把龜頭貼到淫婦的穴口上,攪入陰唇之間,在穴洞四周磨擦數圈,愛液的滋潤很是不錯,再加上自己的精液,讓人無比興奮。她感到龜頭靠近自己的穴上,也安份的張開雙腿,把肉穴完全地呈現在阿朗的眼前。
 
就這樣,她的穴口仿似小嘴的含著阿朗的龜頭,阿朗的龜頭也似舌頭的不停地舔著她的陰戶,舌頭深深地插在陰唇之間。如狼似虎的淫婦,怎受得起如此的逗弄,她淫心大動,屁股不安定地左右扭動,胸口上兩隻雪白的小兔兔,連同跳蛋,劇烈地的左右晃動,嘴裡忍不住的淫叫道︰「嚟啦,Honey!……… 真係忍唔住 …… 搞唔掂搞唔掂…… 你都係快啲 …… 用………唔好喇…… 快啲插入嚟啦 …… 屌入我個閪 …… 狠狠咁屌 我 …… 插入嚟啦!插入嚟我個死淫閪啦!阿朗!」
 
淫婦淫盪的扭動著豐滿雪白的臀部,將大腿盡量打開,並用兩指不知羞恥地,撥開那早已濕淋淋的雙瓣,驅使不少乳白晶亮的淫液從肉穴中,滴落下來。
 
美艷淫婦張開大腿的躺在櫃檯上,真是個嬌媚透骨的尤物,看得阿朗的大肉棒更是暴漲,他猛地把龜頭壓到豐滿滑嫩、濕漉漉的穴口上,迫不及待地,手握粗硬的莖身,腰腹隨即迅速向下一挺,堅硬似鐵的大肉棒就這樣「滋」的一聲,全根而沒,又再戳進那成熟的陰道裡。
 
淫婦的粉臀向上一迎,大龜頭正好撞正子宮口,宮口又宛若小嘴的深深含著龜頭不放。
 
接著,便是一輪抽插。淫婦的雙頰被插得羞紅,淫情放蕩,呻吟連連,陰道陣陣的顫抖,股股的淫液噴湧流出。她的靈魂裡,仿似隱藏著追求這種禁忌的亂倫快感。當不見世俗時,那條道德底線,便被撕下,可有可沒似的。
 




淫婦一邊扭動屁股,一邊嬌喘吁吁、顫抖連連,此時此刻,她經已陷入前所未有的淫亂狀態,各種淫聲穢語吐唇而出︰「噢……屌……好撚正……老公仔……屌撚死我呢個淫婦………屌大力啲……… 呀………」她的雙腿緊緊地箍住阿朗的腰身,拼了命的扭動淫股,迎接一次又一次衝擊,陰道肉幾乎在本能上,只知瘋狂地劇烈地扭動收縮,緊緊得箍住他的大肉棒。
 
淫婦眼看阿朗的精關快要不守,見他沒有拔出停下的意願,又覺穴中的肉棒更強更大了,她便索性收攏起大腿的肌肉,夾動起穴肉,緊緊套弄著阿朗的肉棒,配合他的抽插。
 
「呀……… 好撚爽吖 ……… 呀呀呀…………」
 
一股灼熱的淫流乍然包圍阿朗的肉棒,陰道更是劇烈地抽搐起來。阿朗被那熱浪和抽搐弄得身心一顫,他用盡全身的力氣,猛地往穴蕊一插,龜頭直抵宮口,幾乎把整個大龜頭也要插進子宮內。突然間,阿朗只覺整根陰莖連番抽搐,馬眼像是爆裂似的噴灑出灼熱且火辣辣的濃精,一股腦門的全噴湧子宮內,燙得淫婦隱隱作叫。
 
「嗯 ……… 嗯嗯嗯嗯………… 又中出我……… 老公仔好衰吖…………」
 



未完待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