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毒的我,每年生日,除了10歲前,和一些同輩親戚(年紀相若的表兄弟,表姐妹也沒有,我的家族就如「真正的」香港人口,嚴重男多女少)在麥當當渡過外,10歲後的日子,每年也只會在家中靜靜地和家人渡過,直到認識了Tina。然而,可能真是天命天意,有朋友記得真毒生日,又如何?幾乎每一年,也被她氣死。

*************************

2007年(時序:第3章):

認識了Tina數個月,我這個除家人外,從來無人在意無人知悉生日的真毒,第一次接到一個「生日快樂」電話,她有提出過出來吃飯,但我覺得她有記起已感意外,而且當時和她尚未熟悉(真毒就是慢熱),推卻了。

*************************



2008年(時序:第4章):

Tina約我晚上到葵涌廣場某食店(好像是「小雨天」),平日例遲半小時的她,這次竟然早到半小時,她一到步,已立即打電話來催。

到了約定時間,她分秒不差地再打電話來催,當時我要約15分鐘後才到,她立即大發雷霆:「你要準時丫嘛!!!我地買左蛋糕畀你,你再唔黎溶晒喇!而家唯有叫個朋友幫我拎去雪著先....bi li ba la....」嘩,我想「你使唔使咁?」。

我到步後,她第一句不是「生日快樂」,而係「遲左三個字」(事實上係12分鐘)。我心想,以往的約會中,我每次準時,你就幾乎例遲半小時,我從沒批評半句。現在你忽然準時,我遲了12分鐘,還要是我生日,你就這個態度對我?難道這些就是典型港式男女關係,處處嚴男寬女,女遲半粒鐘是準時,男遲半分鐘是無誠意不可靠?

話說回來,當時還有怪獸和Tina的一隻兵,我到步時,她已指使了那隻兵把蛋糕帶到葵芳neway(已摺)雪藏。在葵廣吃過簡單晚膳後,一行4人就到葵芳neway唱K,唱了一會後,Tina給那隻兵打眼色,示意那隻兵order侍應上蛋糕,我心想「知有蛋糕啦!仲扮乜神秘」。




就這樣,當天剛剛而立之年的我,終於收到第一個朋友送出的生日蛋糕,上面還有名牌「拋棄夢裡人生日快樂」,也是Tina送給我的生日蛋糕中,唯一一個有名牌的。

*************************

2009年(時序:第5章):

Tina已辭了診所的工作,當天不用上兼職,我也請了假。

她約我下午到深水步某茶餐廳,我點了個 $2x的下午茶餐,我們兩人在此坐了一個下午並閒話家常。結賬時,本來打算AA,她說「你生日我請啦」,但又說無零錢,要我出$2。真係啤~~~



還未步出茶餐廳,Tina就提出這晚我和她,還有一隻兵(不是2008年那隻,是另一隻),3人一起唱K,跟著說了一句超勁爆的:「請左你食飯喇,陣間唱 K各自畀喇」,嘩,$2x茶餐廳下午茶的生日飯,還要我出$2,跟著立即急急關大閘,真係多X謝。再啤~~~

又回到了一年前的老地方:葵芳neway,路過新都會某西餅店,她又借故支開我,我當然知甚麼事。

到了 K房,一打開個蛋糕,嘩,與其說是蛋糕,不如說是一件稍大的西餅。還要是她最愛,我最怕的芒果。

不久之後,Tina就開始失蹤了,上文提及兩隻兵,之後我再無見過他們,即使Tina重現後,亦不見她再帶出來。

上述兩隻兵也是公屋仔,一隻石圍角村,一隻石籬村,所以無怪乎只能做兵,不能升正印男友。

*************************

2010年(時序:第5章):



失蹤,電話也沒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