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時序:第7,8章之間):

雖然此時我和Tina密密見,也是最開心的時期,但這年生日,完全一肚氣。

Tina提出去澳門一天(她是半個澳門人,不知為何很喜歡到澳門),但我剛剛去過,又是極度酷熱的8月(我怕熱),不想去。但除了怪獸,有誰能異議她?

約定上環港澳碼頭,她又遲到半小時不在話下了,幸好沒有預購船票(船票指定航班時間,早到可候補較早航班,遲到則作廢),我真的想知,她乘飛機旅行時,又會不會這樣?

當時我、Tina、TB(又是那個弄到Tina「鎖電話」那個)、路人甲共4人,期間,我見識了她自私一面。



其一,要先說說澳門的交通。澳門乘公共巴士,如使用澳門通(類似八達通的電子貨幣)付車資,有優惠價,約為正價六折,但現金就須付正價。而這個澳門通售$130,當中$30是按金,退款制度極不合理----只退按金,票值餘額不論多少,一概完全不退(現在好像改了),比香港八達通更斂財。

Tina是本身持有澳門通,她提意我們3人各購一張,但由於只去一天,又不常到澳門,這張卡又不是美麗,加上其退款制度極不合理,我們均無意購買。我並提意Tina,嘗試以她的澳門通,一次繳付我們4人車資,在巴士上連續拍卡4次,看看是否可行(只是要求她「嘗試」,也預計了99.999%不可行),如果可行的話,則請她這樣暫代付車資,我們還她現金。

結果,她以「唔想阻著後面」這個不知所云的「理由」,一口拒絕,連試也不願試(其實如果她願意試,結果是不行的話,已沒有東西可批評她),此其一。

其二,在茶記吃下午茶,她的一份$27,結賬時,她拿$20出來,說沒零錢(其實是有的),又「唔想畀$100佢找喎」,著我替她付$7。我不理會她,路人甲為她付了。然後TB不識趣地問:「你冇散紙咩?正話你買零食($2x),畀左$100佢找架?」,Tina不作聲。此其二。

其三,晚飯吃了蟹粥,4人$240,正常每人$60,她才說我生日不用付,她們每人付$80,比正常多付$20。啊,繼 $2x茶餐廳下午茶生日飯後,再一次多X謝,也算了。



跟著一行人打算由氹仔到外港碼頭乘船回港,只有28A巴士適合,一到巴士站,已見28A上客中,我已立即對她們說有車快上,Tina卻不知為何說不上(不知是否因看見好像無座位),結果,當然又是個個聽她那枝笛。

就是這不上,出事了。

接下來,同站其他路線巴士,全部車海,有的3分鐘來5班、有的1分鐘來3班.....唯獨那架28A,時間表上寫10分鐘一班,但苦候逾一小時仍芳蹤杳然......(題外話:澳門當時剛有大規模巴士路線重組,成立了一間綠色新巴士公司,坊間對此綠公司劣評如潮,後來極速倒閉,而這條28A,正是此綠公司經營)。

我們已購回港船票,如遲到便作廢,澳門市道暢旺,的士也難找。我已極徬徨不安,她們3人還在嘻嘻哈哈。逾一小時後,唯有登上一架不到外港碼頭的另一路線巴士,到了新馬路(大三吧下、議事亭前地一帶),然後幸好找到的士,Tina還優哉悠哉地,叫的士到外港碼頭旁的漁人碼頭,還要在那裡自拍一番才登船。

上的士時,她們3人極速佔了車尾,我唯有坐車頭,付款時,當然....



的士車資不是多,$16,下車後,她們3人毫無夾錢意識,只顧著像港女般到處自拍。我為何不開口叫她們各付$4?如果這樣做,恐怕日後會很難挨,被她們在背後大說壞話「男人老狗$4都要計,好計較好孤寒...」是最低消費。

我知道$16是小數目,然而責任真的不在我,之前到達巴士站時,剛好有28A,我已著她們登車,是Tina不知為何說不上,就弄至要飛的,責任在Tina(當然最大責任是那間該死的垃圾巴士公司),但竟要我承擔飛的後果去付的士錢?

如果責任在我,莫說$16,$160、$1600我也毫無怨言。

此其三。

事後,Tina還不只一次有意無意的提及,說我生日她有請我吃飯....哦$60的生日飯,還要3人合資。跟著因為你的問題,我花了 $16的士錢,你們又毫無夾錢意識,不了了之。真是多X謝。

此外,這年連「稍大的西餅」也沒有。

*************************

2012年(時序:第14,15章):




已在第14,15章詳述,不重覆了,簡單而言,就是Tina已甩了A,B做了兵,但由於是公屋仔,所以只有做兵的份。

兩個月後,在我生日前數星期,居屋仔C去馬(雖是居屋,但屋苑名稱不是傳統的XX苑,而是儼如豪宅的XX居,其中一個字是「龍」,Tina不上網又無甚頭腦,被騙到不奇),那時Tina已被C(父母的物業)迷著,我的生日會,由選日期,到結賬,都給C攪串party!

*************************

2013年:

最平淡又最無火的一年,簡簡單單地和Tina及一名路人甲,在「高級茶記」椰X閣吃過便飯,和一件「稍大的西餅」(當然又是無名牌)了事。
這個路人甲,正是2011年有去澳門的其中一員,雖然只是路人甲,但出現頻率頗高,幾乎每次Tina做主人家的聚會活動也有她,但我和她始終無法混熟,她從不主動和我談話,我主動呢,她就永遠不會回應多於十個字。

*************************



2014年:

完了,一切結束了!Tina,再見了,也許這生不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