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5日重陽節,又有飯局,這次有除了我和Tina,還有Gigi和路人甲乙丙。這次是Gigi自2008年  2月開始,3年零8個月以來,首次與我攀談,由於已事隔多時,我氣已下,也打算和她重新認識。Gigi依然迷何韻詩,但不迷容祖兒(原因前述)改迷劉浩龍…..
 
那次主要談她的家事,說甚麼那個弟弟已讀初中,進了間band 1中學,「好難追」,我攪了一個很爛的gag:「乜野好難追呀?D女同學好難追?」
 
期間,她又做了件仆街事,這件事,使我深感我自己是蘿底橙。
 
Gigi當時有個煩惱,她將和朋友Mandy(非Tina圈子中人)到韓國旅遊,但Mandy帶同男友同行,使當時單身的Gigi很為難 ( 當時Gigi仍然係渴望拍拖渴望到發燒),又想去,又怕三人行會成電燈膽。她也想找個男孩向Mandy示威,唯有向Tina的男性朋友著手。
 
當時在席的男性中,有個叫阿春的(非化名),樣貌像豬、身材奇矮(我170CM,此阿春高度可能不到我頸),有錢嗎?不是,住公屋的。和Gigi相熟嗎?不是,他倆連對方電話號碼也沒有。
 


Gigi就是邀請這個阿春陪去,但慘食檸檬,跟著我試探一下Gigi,表示我有興趣,怎料輪到Gigi請我食檸檬。我心想,草泥馬趕羚羊,我再差,我不信會比阿春更差。
 
據說,此事最後以Mandy男友不去,僅Mandy與Gigi二女同行了事。
 
不久,就到我同Tina的沙灘談心之夜,Tina居然對此「呷醋」:「我地識左咁耐都冇去過旅行,點解你唔話同我去,反而撩Gigi去丫」…….
 
你以為我不想?!只是你做這份垃圾工作,你個無良僱主不給你放假!(按:Tina任職屋村小型診所助護,老闆,即醫生,幾乎年中無休,她也要幾乎年中無休,除了星期六下午、星期日和勞工假期外,基本無假放,即使勞工法例規定的7天年假,那個賤醫生也是以薪代假了事,即使這是違反勞工法例)!
 
之後數個月,沒有和Gigi來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