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終說不出口認她是我女朋友,有次行過旺角的小商場,想買對刻名情侶戒指玩玩,但也買不下手。Tina叫我們「去拍下拖去撐下檯腳」,我只覺反胃。
 
而大家話題,除了Gigi工作上的事 (相反我工作上的事,Gigi似乎無心裝載,再對她誠意存疑),就是我和Tina這數年以來,種種點點滴滴,畢竟我這個真毒,和Tina的相處,幾乎已是生活可談的全部,我也很不濟,有時也忍不著說了Tina壞話,始終Tina那種極自我中心、嚴人寬己的性格,我也受了不少氣,又怕開罪她,不能向Tina直說,所以除了Gigi外,幾乎從無訴說途徑。說著說著,Gigi似乎有點呷醋,「唔好成日講Tina啦,講下我地啦」,我事後我才明白,其實Gigi心底,應該係很妒忌Tina那從未間斷的桃花運的。
 
除Tina外,另一個較常提及的,就是萬惡的根源:時任Tina男友,人渣A。其實沒說甚麼,只說這個「人」明顯討厭我,我不想和牠有接觸,有牠的活動場合也盡量避席。然而Gigi總是維護牠,堅稱牠對我「冇野」,只是我想多,為此,我們還試過幾乎吵架。
 
有關加家用一事,Gigi無再提,付賬時亦不會繞起雙手,會自動自覺拿錢包出來,那我也說一人付一次,或者我付晚餐她付甜品糖水、我付齊頭她付零頭之類,只是有時比較貴如放題就AA,整體而言,大約我7她3。
 
之前提及5月尾Tina生日到澳門過夜一事,拍拖時,亦時有討論。大家也知澳門酒店是天價,還要星期六晚入住,天價中的天價,甚至有人瘋狂提意住威記(不是醫院),真是聽一聽也嚇得半死!我甚至試圖游說Tina,選擇珠海的酒店、星期日晚入住等較經濟的做法,當然,我不是怪獸,休想她會聽片言隻字,而且對她來說,再天價也是那人渣A的荷包有難(其實其他人也是,但牠雙計),與她無關,誰有他媽的空去理會?
 


Gigi經常說無錢無錢,雖然對某要求無說到出口,但也使我很大壓力。
 
後來我才知,原來到澳門過夜一事,是Gigi提意的,我真又是粗口橫飛,你無錢就不要作這些燒錢的意見,好不好?提了這些燒錢的意見,再和我拍拖,就大叫無錢,是甚麼意思?是加家用問題作怪?還是有甚麼企圖?
 
拍拖一個多月後,我見她沒有甚麼,加家用一事無再提,付賬不會繞起雙手,開始放下戒心,只是,天意又一次告訴我,我不可以樂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