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剎,是算命師傅所說,後述。
 
2012年4月,我和Gigi一個多月了,已比我當初想像為長。這個時候,Gigi開始有意無意中,說了一些我極不喜歡的說話:「阿John會畀晒 (所有拍拖使費)」。
 
又有新人物登場了,阿John是誰?既是Gigi的前度,也是Tina的兵團之一員,也是我2003年的舊同事,因為他,間接使我認識了Tina,有關這人的事,甚至可作為前傳,現階段我只會說,這個世界真的很小,表面上,我和Tina是2007年認識,但原來早在2003年,Tina已在我身邊擦過,就是因為這個John。
 
我也很沒用,不只對Tina而是,對Gigi亦如是,從不敢正面反駁她們(須知港式男女關係中,錢銀問題上,女性先天佔道德高地,男人和她們吵,主流觀念只會認為是男人無本事又無品,養不起女人/沒有風度/不負責任/不願付出/斤斤計較……還大大聲),面對她們這些港女言論,我一般都是「以和為貴」,找個籍口說自己負擔大就推過去,起初Gigi也還算知趣,回一句「我知」、「我點可以要你為左同我一齊而加重負擔呢?」。然而,不口是心非就不是女人,是常識吧!
 
到了4月下旬至5月初,可能糧尾,她這些說話越說越多,越說越過份:「我冇晒錢喇!聽日返工搭車食lunch都唔知點算」(我真心不相信一個粗粗地也是出來工作數年的人,會連上班的車費午飯錢也沒有,可能我見識少)、「以前同阿John落bar,跟手唱K直落,全程唔使我畀錢,我幾開心呀!」、「有D男仔唔會畀自己女朋友畀錢架囉」……….最離譜是有次在K房,當著我面前接聽John的來電,我只聽到她說了幾句 :「你阻著我唱K……出黎食飯?我問下拋棄夢裡人先啦。」我問她為甚麼還接聽John的來電,你猜猜她怎樣答?「我點解唔聽呀!佢有時仲會約我出黎食飯,會請埋我唔使我畀錢,我幾開心呀!」
 




我告訴自己,那個John已婚(娶了一個奇醜的大陸女人),且已是兩子之父,不會和Gigi有甚麼,最多只是普通朋友,我忍。
 
有次我終於忍無可忍,對她說:「你同John拍拖時,你仲讀緊書冇收入(當時她正讀十九學店低級文憑),而John當時已出黎做野,咁佢出埋你o個份都好正常,而家你已經出黎做野,咁點同呢?」,很傻很天真地以為她會知趣收聲,誰知她還自以為得戚地:「唔關事,我地散左後我出黎做野,有時出黎食飯,佢一樣請埋我唔使我畀錢,佢好有瘋度….」….真是越來越討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