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日晚,Gigi說和一個親戚去買鞋,很晚才回家。5月4日 1:00AM左右,我還見她的whatsapp斷斷續續地上線下線,不知在幹甚麼。
 
5月4日,晚上相約「咖喱后」。早上,我上班途中,打電話給Gigi,循例喧寒問暖數句「尋晚好夜訓嗎」之類。她忽然重提我之前批評Mandy一事:「你唔好咁話Mandy,Mandy唔係港女」……之後是一大堆為Mandy以惡劣態度指使男友搬行李的港女公主病狡辯,全部廢話,可以不理。
 
Mandy的港女惡行何止這樣?還有更嚴重的,每次旅行也要男友「畀埋Mandy份團費」,當然Gigi對此又是狡辯一堆,她推說這不是Mandy要求,是其男友堅持要付(當然又不知真假),「有D男仔唔會畀自己女朋友畀錢架嘛!」,又是這句,已在半個月內聽過不知多少次,我終於忍不著:「你咁講係乜意思?你成日咁講我好大壓力架!」
 
當然,形已現,停不了,當初逼我和她拍拖時,甚麼也可以,此刻甚麼也拋到異次元了。跟著的,我大都已聽不進去,有印象的,大概就是:
「以前我同阿John都唔使畀啦……阿John唔使我畀架阿John唔使我畀架」(所以咪散囉!佢咁好,你死返去佢度啦)
 
「我同D朋友出街,我D朋友都會請埋我架」(打死都唔信!憑你?你乜新鮮蘿蔔皮呀?!)




 
「我同你開頭時,我好唔慣呀,係過左兩個星期啦,就慣喇」(又係你話「一人畀一次味幾開心」既。唔慣?食飯要畀錢好唔慣?嘩乜原來你萬人女神黎架?真係委屈你咯陰公豬!失覺晒!Tina咁多兵爭著幫佢畀,同我AA都冇話「好唔慣」!你?!)
 
「我都好辛苦架,返工車錢都好貴架」(關我L事?份膠工又唔係我叫你做既,你未同我行前,都係咁畀錢搭車返工啦!其實你係咪想拍拖後唔使畀返工車錢?)
 
括號內的紅字(如果你看得到),就是我的心聲,但因某些原因(下述),我只能啞忍,不能反擊。
 
我已差不多回到公司,要掛線了,我記得最後一句,「以前我個個星期去阿John屋企食飯,佢會送埋我返屋企,送我返屋企時搭巴士我都唔使畀錢」。


 
「搭巴士唔使我畀錢」,日後竟一語成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