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述,和Gigi拍拖時,時有討論5月尾Tina生日,大夥到澳門過夜一事,Gigi除了叫「冇錢」外,還似乎十分期待,不時對我說:「o個日會好開心架」、「Happy Day」、「到時我攬著你訓,你攬著我訓….」
 
怎料,2012年4月18日,聽到他們說,那個萬惡根源,當時作為Tina男友的A,屆時請不了假(還是其實是連牠也不想去?),無法出席,就這樣,因為牠,澳門之旅告吹了,改為深井燒鵝飯局。
 
本來,這是我千載難逢的真正脫毒機會(Gigi也看似很期待),結果,又是牠,那個萬惡根源的A,一切又告吹了。

同時,4月中後,Gigi不斷「冇錢冇錢冇錢」、「阿John唔使我畀錢阿John唔使我畀錢」、「有D男仔唔會畀自己女朋友畀錢」、「阿媽話阿媽話」地叫,我已感極煩厭。

碰巧我有些快到期的「咖喱后」餐廳小恩小惠折扣券,Gigi已使我極煩厭得不想和她去吃 ,那唯一的可以找的就只有......。但打電話給Tina,是厭惡工作,她幾乎一定miss call,她一miss call,我就不安,傳訊息也是,待她回覆是極為痛苦,還要擔心那罪該萬死的A是否在她身旁,唯有找機會當面說。
 




2012年4月29日,原定是下訂澳門酒店的日子,雖然此旅告吹,但因某事,我、Gigi、Tina、A、路人甲乙丙等又聚首(期間Gigi又向我施壓,說甚麼前來途中鞋子破爛了,臨時買了雙新鞋,花了約$300,因為這樣,明天上班的午飯錢也沒有了......但我認為這是不可能的事,只覺她「唔知博乜」,所以沒理會),我打算待Gigi和A同時離開後,就邀約Tina數天內到「咖喱后」。又不知走甚麼衰運,Gigi全程寸步不離,終於待到A上洗手間,我唯有趁此時邀約Tina,但被拒,亦無可避免地被Gigi 聽到。
 
我正想在自己一個去吃好了,也不想和Gigi去。
 
但果然,Gigi毫不識趣,之後又打來:「係咪「咖喱后」呀?想見下你呀」,唉,但我不想見你。
 
我提出和Tina  3人一起吃,她即發爛:「佢咁晏放工(Tina 8:30PM下班、Gigi 約7:10PM),唔好等佢啦!你黎接左我,我地早D去啦……」得得得,怕了你。約了在5月4日晚。
 


跟著,Tina才打來說和我去「咖喱后」,唉,為甚麼你之前不答應?我說已答應和Gigi 兩人去吃,還把以上Gigi嫌Tina下班時間晚的對話告訴Tina,Tina像有點不敢相信又難堪地說:「下…..我唸佢都係想單獨見下你同你撐下檯腳,至搵過籍口咁講姐」。
 


此刻的我,雖然已知和Gigi已風雨飄搖了(但她好像不知,另,同時A和Tina也是風雨飄搖了),但仍想見步行步,救得就救,未想開口說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