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內容, 係從Tina那處,聽回來的二三手料。
 
Gigi對A這人渣,肯定比對我好,而那人渣亦對Gigi做到一些我做不到的事。但不是牠本事,全部都只是好彩。
 
牠倆不到數個月,已經半同居,Gigi每星期有三四天到那人渣家吃飯兼留宿,而牠可以提供這些,不是牠有本事,全部是走狗運:牠住在葵涌,較接近Gigi在荃灣的上班處,又湊巧地,牠本來和某親戚同房,而那親戚剛好此時進了醫院,長期昏迷.(不知是否死了),就造就了有位給Gigi留宿。
 
我呢?遠居於沙田,家中又沒地方給Gigi留宿。
 
而且,牠住的是私樓(廢話,否則當初Tina不可能和牠拍拖,也不會出現這個故事),雖然只是很普通的70年代的單幢式住宅,而且睇死味又係上一代買落,但在女方父母心中,已秒殺我這個公屋仔。
 




還記得我和Gigi一拍拖,Gigi即說被父母開刀一事嗎?以供那件十九大學生弟弟到泡菜國交流為名,要求Gigi家用由數百加至$2500,即使那十九回來,也不可減,要負返個責任云云……也不知是否這樣,使收入微薄(還要沉迷追星)的Gigi透不過氣,不斷對我講錢錢錢,使我忍無可忍下分手….
 
此時,那十九大學生已交流完畢回來了。據Tina說,Gigi所付的家用,亦由$2500減到$800 ------ 之前同我行時,說好的話要負返個責任,條十九回來都也不可減家用呢?
 
2013年2月,Tina邀約Gigi參加一個人均消費約$100的活動,Gigi拒絕,因為即將和那人渣到台灣旅遊,自由行,機票連酒店,每人要約 $5000(天價,很明顯,是兩件垃圾痴痴呆呆,進了謀人寺),AA制,Gigi付完約$5000後,連$100也沒有了-----我真是聽到粗口橫飛,Gigi你現在即使山窮水盡,也和那人渣的AA ------ 你之前又怎樣對我?那些甚麼「阿John會畀晒」、「阿John唔使我畀錢,我幾開心呀」、「有D男仔唔會畀自己女友畀錢架嘛」、「Mandy個男朋友一齊去旅行的話,就要畀埋Mandy份團費」…….此等逼到我分手的廢話,……你會不會、敢不敢對那人渣說?
 
後來我才知道,此行又是追星,蕭敬騰在台灣有生日show(可自行WIKI),剛巧識逢復活節旺季,所以如此天價。此外,當地的使費,除了購物自付外,其他吃飯乘車參觀等,由那人渣全付。



不過也是因此,我才相信Gigi或許真的窮得在我想像以外。其實我們拍拖初期,也有討論過一起去台灣,但她說要儲錢儲足一年,到約2013年初才可能儲夠旅費,當時我感到很誇張很荒謬,曾經,我的收入和她相約,但也沒有窮得這樣離譜,至少有能力自費到過韓國、泰國、星馬、台灣、甚至日本,我以為她這樣說,是在「唔知博乜」。現在看來......!



她身上沒有那條負資產,真是不幸中之大幸,否則,「他」那條負資產,鐵定終身要與五姑娘為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