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尾,Gigi和A才拍拖數個月,已傳出牠們即將結婚,據說係那人渣的老母的意思。
 
終於2013年7月,拍拖10個多月便結婚了,據Tina說,只註冊,之後和婚前一樣,依然分開住,最多每星期有數晚Gigi到那人渣家留宿。不擺酒,可能將來補擺,但即使擺酒,也只是很少圍數, 「幾圍左右」 ----- 之前和我行時,說好的「阿媽話要擺返十幾/幾十圍」呢?
 
Gigi和我拍拖時,出現加家用、「阿媽話我結婚時要擺返十幾/幾十圍」的情況,和那人渣拍拖時卻減家用,結婚時不擺酒(或只擺數圍),完全是恰恰相反。我很懷疑,我遇到的,其實是Gigi父母趕我走的技倆(如果Gigi沒說謊)。
 
為甚麼這樣對我,對那人渣卻是另一咀面?除了是公屋仔和私樓仔的分別外,我想不到任何其他原因。
 
另外,還記得,外傳第15章提到,我和Gigi分手當天的早上,Gigi在電話中,再一次大數「阿John唔使我畀錢….」,其中數句,就是怨自己上班交通費貴,又說和John「搭巴士唔使我畀錢」。
 




那人渣,正是在狗疤鑽車底的。「搭巴士唔使我畀錢」,竟一語成讖。狗疤又加價了,也與她無關了。
 
天煞的狗疤,狂收車狂脫班,車費已貴還年年加,樣樣差過城新,已是人所共知,就連在車廠鑽車底的,也是人渣,整間狗疤,全部等天收。
 
Gigi對我得寸進尺,lur要拍拖時就甚麼也可以,拍了個多月便反口現形,沒得到應得的懲罰,反而數個月就下一個、大半年就結婚,連「搭巴士唔使我畀錢」也一語成讖。
 
千古罪人的A,我現在連唯一的精神支柱Tina,也失去了,全是因為牠。而牠得到的,是改良版的Gigi。但不是因為牠有本事,全部是走狗運:上一代有買樓,住處剛好接近Gigi上班地點,同房的親戚死得合時,所以有位有理由接Gigi半同居,又剛好在狗疤鑽車底(只是讀書不成的死o靚仔,走的其中一條熱門路),可提供「搭巴士唔使畀錢」………
 


之後,Tina仍多次批評那人渣對Gigi不好,又批評那個台灣之旅「機票酒店AA」:「A係鐘意Gigi既就唔會AA得咁緊要啦」。平心而論,當地使費除購物外,已是那人渣全付,還想怎樣?只可說Tina仍脫不了愛找男人著數的港女本質。
 


最後一次聽到Tina說Gigi的近況,是2013年尾,說Gigi很窮困,甚至連那堆何韻詩的CD,也想賣掉,但嫌$100 五隻太賤價而作罷。

其他的,Tina沒說,我也不想聽不想知。 正確一點說,是以後和Tina,也沒多少次單獨會面交談,不久後,連見面的機會也沒有了。

Gigi是不是真的成熟了,不再做追星這等膠事?



2014年秋,雨傘革命,何韻詩公開高調支持黃營,Gigi的態度怎樣,會否受何的影嚮?黑警催毀金鐘佔領區時,何高調到場被捕,當時Gigi在場嗎?有一起被捕嗎?

對我來說,永遠是謎。
 


殺人放火金腰帶、公屋仔的原罪。
 
大家又不妨想想。假如Gigi是男的,又是這樣的條件,結果會怎樣?
 
單是26歲月入不足$6500這項,已是十頭不夠斬的死罪了,還說拍拖,甚至結婚?
 
男和女的玩法差別,大得難以致信,甚至是極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