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事之後,無意中從家母口中得知,原來70年代,家母家父拍拖時,家母曾提出合資置業,目標是當時新建的單幢式住宅大廈(和那人渣A住的類似…),但我那個死鬼老豆不理不啋,所以不了了之,之後,就令我成為公屋仔。公屋也算了,還要是一條配套設施及交通均屬垃圾級的屋村。
 
一早已知我那死鬼老豆是害人精(嚴格來說,我死鬼老豆的老婆不是家母,是另有其人,道德上法律上,他根本不應和家母一起,不應帶我來這個世界的…),但想不到是害到這個地步。
 
為此,我已和家母吵過數次,她堅持我不應埋怨那死鬼老豆不置業,「剩層樓畀仔女」不是必然責任,又說Gigi家長如果因我是公屋仔就嫌棄要逼我走,那麼他們是無質素、貪婪之徒,我甩了Gigi算走運,如果不走,做了親家就是無底深潭……
 
然而,她的未來女婿,和舍妹拍拖十年的男友,也是公屋仔,她對此卻甚有微言,還記得,當年她得知舍妹男友的背景後,第一時間對我呻:「佢個男朋友窮到燶、住公屋、搵萬零蚊.......我真係心都實晒.......好心佢搵過有D經濟基礎架啦…….有邊個阿媽唔想自己個女係徐子淇第二......」
 
果然天下女人都一樣,口裡說不……她和Gigi家長沒兩樣:一樣會因女兒的男友是公屋仔而嫌棄;也和Tina沒兩樣:一樣是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
 




公屋仔,不一定無機會娶妻生子,但起跑線已落後一大截。只恨那人渣A不是公屋仔,否則這一切也不會發生。
 
縱使我一直認為高登教父只是一名癲佬,但也不得不承認公屋潮文,不過對高登教父的言論,我仍然認為大部份是癲佬廢話。
 
和Gigi分手一年後,2013年5月,我向一個八字師傅提及此事,我只提供「2012年拍過拖,但好短時間就散」,沒說2012年哪段時期,沒說時間短成如何 (有錄音,重聽多次確定 ),他立即一輪咀講出,「(舊年有拍拖)係年頭2,3,4月既事….新舊曆都係2,3,4月」,全中,聽到這裡已毛骨悚然,我承認後,他繼續:「舊年拍過拖都會散,因為……(一堆玄學術數理論,略)…..所以一轉辰月(新曆4月),過左清明後,即刻生剎,分手勒」,又中,Gigi那些討厭的廢話,就是4月開始大說特說。
 
所以第13章講述有關情況時,以「生剎」為名。
 


再嘆一句「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只恨說將來好的一面,從沒應驗過。
 


其實,這個故事,除了正傳和外傳外,還有…前傳,但其實不是太重要,只是反映出,世界有時真是很小,六度分隔理論,可能是對的,這個故事看似是2007年,我認識Tina時開始,事實上,2003年,已稍稍醞釀了,而Tina,早在2003年時,已經在我身邊呼風喚雨了……..
 
--- 外傳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