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我曾有兩次邀約Tina,她起先答應,但之後卻為了遷就她其他朋友,而對我爽約,這已使我很不開心(當然,相反是她約我,我答應了卻又爽約的話,她就會不斷埋怨投訴);更甚的是,有次她為了另一朋友,而對我爽約,之後那人對她爽約,竟然翻兜我!那次我真的很氣憤,Tina你到底當我是甚麼?後備嗎?Plan B嗎?

然而我卻只能啞忍。

2009年8月,Tina辭了診所助護的工作,聲稱一邊讀書一邊做兼職。10月開始,對我明顯疏離。

2009年聖誕過後數天,她約我吃飯,我雖應約,但也終於忍不著,豁了出去,投訴她以上行為,她表面上道歉,還說「我係當你朋友喎,唔係收你線啦!」,但之後的,「當然」,就是進一步疏離。

踏入2010年,只有持續的疏離。1至6月,我們只見面4次,1次是她生日,1次是她約我,另2次都是我約她。



2010年6月,又忍不著打電話給她,但竟然一接通便被斷線,依然是無留言信箱。我瘋了,瘋狂的再打給她.....不知打了多少次,終於接聽了,我盡量裝作冷靜,問她你的手機怎麼了?沒有電或是接收不良?她說是「鎖電話」。

她說有一做兼職認識的TB向她示愛,但她不是sheshe,不可能接受TB,之後那TB還不斷打電話騷擾,最高記錄一天過百次(好心,報警吧),她唯有「鎖電話」,任何人打給她也自動線,但又無留言信箱,那我問要怎樣找她?她著我可以照樣打電話給她,即使立即線,但也有來電記錄,她會回覆。

我半信半疑,其後,用不只一張太空卡打給她,結果也是一樣,接通後立即線,看來不是特定針對我,我才稍為安心。

當然,我知道,她「鎖電話」的方式,可能是「白名單」,不在「白名單」的號碼會自動斷線,而我的號碼不在「白名單」內,這與特定針對我斷線沒多大分別.....但這些無法查證,也想不了這麼多了。

說回當時,聽完「鎖電話論」後,想約她吃個晚飯,她雖應約,但明顯不太情願,約定前一小時,還在說甚麼「你係咪黎緊喇?未開始黎就算啦,唔好黎喇」,我當然厚著面皮說已在途中,很快到了,而且我還約了她另一個朋友(註:她這個朋友,曾與妹妹一起參加<殘酷一叮>,參賽那集,被擔任評判的Twins問及「你們的偶像好像是Twins,為何你們唱Cookies的歌」...),那人也在前來途中,她才不太情願地赴約。雖然該次飯局表面上氣氛愉快有說有笑,但我心底當然知道甚麼事。



本來已難找的她,還要「鎖電話」,約她她又這個態度,還敢再找她嗎?

果然,這次晚飯後,她音訊杳然。8月,小弟生日,當然也.....,我以為Tina已經在我的人生消失了。

但之後,世事難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