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尾,認識了Tina一個女仔朋友Gigi,她非常猴琴,明顯是渴望拍拖渴望至失控的地步。2008年2月,我收到人生第一份手作情人節朱古力,就是Gigi送出。然而,因某些原因,我不想拍拖,加上Gigi某些方面令我反感,故一直沒積極回應。
 
2008年3月,本來很熱情的Gigi,忽然消失了。有次見她MSN online,便對她喧寒問暖數句,竟被她臭罵,不是因我不和她拍拖,而是因為當時那宗石籬村情殺案,很離奇吧?對,她說那情殺案,使她「驚左D男仔」、「對男仔好失望」,就拿我來罵。此後數年,我和Gigi再無來往,總之沒多少朋友的我,又少了一個朋友了(Gigi的事,我會以外傳形式再述)。
 
同時,肥妹那邊也有問題,她表現得怪怪的,認識了她5年,講電話時她從不會提收線,但這時開始,經常說不到數句就「唔同你講著」,總是不太願和我多談(看來八九成是拍拖了,這樣質素的「女」也有拖拍,可見香港女性拍拖門檻之低或無,與及香港男多女少之嚴重)。

2008年4月13日,和Tina認識一週年,又是肥妹生日的日子,這天我打電話給肥妹,響了兩聲後就轉留言信箱,很明顯是被cut線了,我還厚著臉皮,留言說生日快樂,今晚出來吃飯嗎?結果,當然......
 
至此,仍然願向我伸出友誼之手的、與我唯一的精神支柱,就只有Tina了。
 


Gigi和肥妹,本來和我關係不錯,但竟都短時間內變臉,接連兩次的打擊,對我傷害極大,尤其是肥妹。曾經,我自信爆棚地以為,像肥妹這樣質素的人,我不嫌棄她、願和她做朋友,是她走運。從來認為只有我有資格嫌棄她,我不嫌棄她的話,我們會是終生朋友,但竟然......

我從此不停憂慮,Tina會不會是下個這樣無故離棄我的人?尤其Tina的手機,如前述九成miss call,她一miss call,我就憂心如焚,不停看著自己的電話(所以我很記得Sony Ericsson k800i 這款手機,這些日子,我拿著它看著它,渡過了不知多少這種惶恐不安的日子),希望她盡快回覆,然後少則3分鐘,多則15分鐘,最多最多30分鐘,還未回覆我的話,就喪打給她......最誇張可以一小時內打超過10次,我也知道這是很煩人很嚇人,但我也控制不了自己......就是這樣,不知不覺中推了她上神台,開始漫長的痛苦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