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灘之夜後,我們的關係似乎有所倒退。
 
之後,有時和Tina一大班朋友出來,吃飯唱 K乘車,Tina少了坐在我旁,甚至大合照,Tina常常叫我當「攝影師」(當時還未見有所謂「自拍神棍」),即是將我排除於外,看回那些照片,有我的十最多得二三....
 
至2011年12月,有次在酒樓,Tina有已叫我當了數次「攝影師」,我已有點不悅。拍了數張後,原來坐在我對面的Tina,忽然來我這邊說再拍照。我這邊,右方緊貼是另一桌,Tina走過來後,我左方也堆了Tina和幾個她的朋友,即是我左右也無路可走了。這時,原在Tina旁的一名柒頭,仍呆坐在我對面,我心想,這次我的位置,已難以為你們拍照,你應該叫對面那柒頭當「攝影師」吧!

但!Tina居然叫那柒頭過來,把相機遞給我......!那次,我罕有地對Tina動怒,結果是那TB主動請纓當「攝影師」了事,那張照片,我的表情想要殺人,其他的,全部圍著Tina,作「嘟咀」狀。

之後數天,我一直怒火中燒,不知Tina知不知........
 


另一邊,我有感2011年,整體上和Tina過得很開心,認識Tina數年,也未試過和她除夕倒數。所以早在11月,我已三番四次邀約Tina除夕倒數,但Tina一直推卻。
 
2012年元旦,Tina無電話打來,我已有種心寒感覺,記得2011年元旦早上,因我miss call,Tina一小時內5度來電,只為對我說句新年快樂,但現在居然.....
 
我打電話給Tina,這次輪到她多次miss call,終於接聽後,循例新年快樂後,問她昨晚有否出去倒數?
 
Tina:有!
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