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a說和一些「我不認識的朋友」出來倒數,因為我不認識她們,所以沒有邀約我。這些明顯是藉口,出來玩,誰說一定要所有人都互相認識才成團呢?否則何為「friend能friend」?

那次酒樓拍照事件,那個柒頭,也是除Tina外,沒人認識他。
 
雖然,我明白,Tina無責任每次活動聚會也預我一份,但我自以為是地想,以我當時和她的密切曖昧關係,她又無拍拖,為何我多次邀約也她也推卻,轉身就和另一班「朋友」出來呢?
 
我為了此事,不開心了好一陣子。Tina又一直三緘其口,支吾以對。
 
約半個月後,2012年1月中。



2012年的農曆新年很早,1月23日已是年初一,所以1月中已開始年宵花市了。Tina說有個朋友在維園開檔,我說和Tina一起去啦,Tina又是支吾以對地推卻,予我感覺是她會去,但不會和我去。OK,我自己去,去時,我已有種心寒感覺,總之是不好的預感。
 
1月24日,年初二。我和Tina和她的一些朋友,相約去看煙花,期間尚算開心,較特別是,整晚和我來往最密的,不是Tina,而是久違近4年的Gigi(又是外傳再述)。

看完煙花後,大家相約1月29日年初七唱K,但翌日,Gigi來電,說Tina臨時有事,改遲一星期,我追問是何事,Gigi三緘其口,著我問Tina。

打給Tina...........才揭開了背後一場風暴。

這場風暴,把這個故事推向結局,也把我推向地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