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述提到一件人渣,還有牠的兩陀糞便,我不會開名,只會以ABC作代號,不是為所謂私隱,而是此等物體極度厭惡,不想提及牠們的名字。
 
這件人渣下稱 A,是Tina的中學同學的弟弟,和Tina住同一大廈(70年代的單幢式私人住宅),A 和Tina雖算相識,但不熟落,只是HI BYE。
 
2011年11月尾,A去診所泡Tina,一個月後,12月26日,得米了。

Tina追求者多如繁星,為何誰也不選,偏偏選這個?很簡單,在我已知範圍中,Tina的追求者,被拒的,無一例外是公屋仔,只有這個A家住私樓。不解釋,看倌自行參透。
 
還是這一句:「有樓有XX,冇樓咪白撞」。



A有兩個朋友,亦是同事,即是B 和 C,全男( A 的工作近乎無女性),嚷著無女很想拍拖,Tina也有些單身女性朋友。
 
原來2011年除夕倒數,就是Tina和A各自帶同性朋友出來互泡,但雙方均看不上對方,無結果。

維園年宵一事,看來Tina之所以不想和我去,就是因為要和A去,但又不想給我知道A的存在。
 
這些Tina一直對我隱暪,她的朋友全都知道了,只有我不知。

可能是她認為我對她「有野」,不想我難過才隱暪:又可能,她根本當我甚麼也不是,連朋友也不是,所以不用對我說。
 


1月25日年初三,Tina借Gigi之口,對年初七K局臨時改期,我向Tina追問改期原因,她才「被逼」說出:「我最近同個男仔一齊左,佢家姐生左個BB,年初七我要去佢度食飯…」我才知道以上的一切。
 
還有:「除夕倒數o個晚,我係想介紹D女畀 A 既朋友識,咁我叫你呢個男仔出黎做咩呢?」
 
此時Tina還信誓旦旦,說她不會忘記沙灘的承諾,即使她拍拖,我們的友誼仍永不變,不久後某天,她甚至對我說:「你o係我心目當中既地位,比起我條仔(A)更加------」(Tina講到「更加」就打著,但照前文,請自行推斷是「更加」甚麼。)
 
數年後,在網上流傳了一句「他不是男朋友,卻比男朋友更親更重要」,引來網民唾罵,實在異曲同工,原來是如此可笑。